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法医秦明:现场分析比验尸更有吸引力

2017-09-30
来自:凤凰青年

(原文发表于《新周刊》。“美剧:21世纪的长篇小说”之“职业个案对比:法医”。秦明,2005年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主检法医,作家,著有《尸语者》、《无声的证词》和《第十一根手指》。

大陆的法医与美国法医的工作方式不同,比如,美国的法医不必去分析现场——但对秦明来说,这才是最有成就感的部分。

文/杨杨

秦明有一种老实的幽默:“以前一年出差200天,近两年好多了,也就一百五十天。”虽然比起基层法医来说,出差已经不算多,但假期仍是没办法跟家人许诺陪伴的,比如去年,从十月份起,十一、圣诞、元旦、春节,所有节日他都赶上出差,“满贯。”

出差并非全无好处,至少,在命案现场吸附的臭味,可以在回家之前消散,如果平时在工作场所沾染了浓烈的气味,有的法医只好在值班室躲两天再回家。这些气味分子很多脂溶性良好,容易沾染在人的体表、毛发甚至毛孔,很难去除。

他有时候也用这种幽默在微博上。有人在微博吐槽“香菜是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秦明却说,“香菜是最好用的东西,没有之一。”刚入行时,秦明觉得戴两层手套活动不便而只戴一层,工作结束后,因为手上全是尸体的味道,两天没有吃饭。经前辈支招,秦明兜里常装一把香菜,与人握手前,先用香菜搓搓手改改气味。

【“法医不可能因为一些小的利益拿自己的一辈子开玩笑。”】

“写书、写微博,都是希望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工作,澄清大家对‘法医’这个职业的误会。”

最经典的误会莫过于:法医都是和死人打交道。“其实,法医的工作也包括鉴定伤情,或是对那些不能确定是否达到够刑事处罚年龄的嫌疑人进行骨龄鉴定。总体来说,跟活人打交道多,但大家就觉得我们在死人堆里。”秦明有点在意这个误会,认为这样会带来一些歧视。读大学时,高中的同学带着朋友来,第一次见面的人听说他学法医,不愿意和他握手。

“好在,随着港剧《鉴证实录》、《法证先锋》和美剧《CSI》风靡,现在大家的歧视和畏惧已经转变为仰慕和好奇了。”

不大的社交圈里,新认识的人难免会猎奇地问些破案的故事,《尸语者》最后的7个故事的案件原型是他乐意讲述的,最后一个更是被他称作“那将会是我值得一生荣耀的案件”。

但尚未侦破的案子不能讲。不仅仅担心给犯罪分子透露消息,更是为了避免给那些打算替亲人顶罪或包庇的人提供信息。

另一个常见的误会是:“出于一些说不得的原因,法医会贪赃枉法在鉴定上做手脚。”对于专业之外的人来说,很多来自法医的鉴定结果是反直觉的,于是社交网站便成为这类误会传播和发酵的场所。

“这种情况不可能百分百没有,但绝大部分法医,是严守职业道德的。现在的鉴定并不是只有一家在做,如果你鉴定有问题,别人可以要求重新鉴定。一旦发现问题,该辞退的辞退,该追究刑事责任的就要追究——法医不可能因为一些小的利益拿自己的一辈子开玩笑。”

【“如果没有这些现场分析而只是验尸,那法医这个工作对我的吸引力就大打折扣了。”】

1998年,17岁的秦明填报高考志愿时,志愿无一不是与公安系统相关。做警察的父亲给了很多填报意见,秦明自己也觉得,好像没有考虑过警察之外的选择。他从小在警察大院长大,小伙伴都是警察的孩子,更何况,“做警察是很多男孩子小时候的梦想。”读高中前,他就已经读过了所有的福尔摩斯系列小说。2003年,从医学院毕业后,秦明进入中国刑警学院攻读双学士学位,“这里的很多学生都为一身警服而来,发警服那天跟过年似的。”

刑警学院的老师很推崇《CSI》这部剧,会在课间播放给同学们看。秦明觉得,在看过的刑侦剧中,《CSI》最贴近实际。“剧组在能做到的范围内,已经做到最好了。”

不过,剧中美国法医的工作方式和组织架构都与大陆不同——事实上,在美国,也并没有“法医”这个概念。剧中展现的那些勘察员,可以对应大陆公安系统的好几种专业,比如法医、刑侦和痕检。“比如,《CSI》里的验尸官属于独立的机构,他们不必去现场,而是直接尸检再把情况报告给现场的勘察员,由后者来综合分析;而我们必须去现场,国内的现场分析还得靠法医。”在秦明看来,这恰恰是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部分。“如果没有这些现场分析而只是验尸,那法医这个工作对我的吸引力就大打折扣了。”

与美国法医相比,大陆法医还要多承担一项工作:行为分析——就像《犯罪心理》中FBI下署的BAU(行为分析部)所作的那样,专门研究人的心理历程。“我们国家没有这个部门,破案有时也需要刻画嫌疑人,在命案中,这个工作由法医完成。”

听秦明讲述“行为分析”的过程,就像一场有理有据、追根溯源的推理学习。“比如,一个被害者身上被划出很多没有意义的损伤,可能意味着行凶者神智不清或是精神上有异常;或者,每一刀都砍伤但不重,说明行凶者力气小,可能是女性或未成年人。”在他写过的一个破案故事中,第一人称的主角也曾被“伤势轻重不一”的问题困扰,最后通过网上会诊系统,远程从师父那儿得到解释:受害者当时躺在摇椅上,摇椅会缓冲掉一些力道,因此犯罪分子会一手控制摇椅一手行凶——最终,破案人员在摇椅上发现了犯罪分子的的指纹。

“一个命案的侦破,要靠多个警种,包括法医、痕迹检验、侦查等多个部门合作才能发挥作用。不同案件中,每个部门发挥的作用也不同。可能我写的主要是法医,所以给人感觉是法医主导案件侦破,其实主导还是侦查部门。”

至于待遇,与美国的法医就更不同,甚至与香港相比也差很多。“香港的法医科不属于警察而是卫生署,待遇非常高,可能是10倍于普通警员,而我们就是普通警员。”有同事去台湾,从军校门口拍回的照片有一句话,秦明一直记得这句话:“升官发财请走他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在秦明看来,坚持做法医,就是为了理想、热血和成就感。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精神奖赏,外人有时也能窥见一斑。比如,有时他会在微博提到“出差”,3天后,他转发了自己的微博,“破案。”只有两个字,但你就会知道,世界上又有一桩疑难被解决,又有一群人分享了抽丝剥茧、拨云见日的一瞬间。

(感谢@馒头老妖对本文的各种帮助。)

【附文】美剧中的经典法医形象

那些美剧中经典的法医形象,其实并没有一个英文中表示“法医”的头衔,他们的身份更接近:勘察员。他们各有所长,不过,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相信,只要是犯罪,就一定会留下证据,哪怕是蛛丝马迹,也能帮助法医找出真凶,“尸体会说话!”

《识骨寻踪》中的“法证科学博士”(人们希望翻译成“法医人类学博士”)Temperance Brenna,这个聪明、勤勉、外形香艳又不苟言笑的无神论者,可以根据受害者的尸骨找到常人难以发现的线索,比如,根据头骨的不完整性以及骨质确认死者患有类似红斑狼疮的免疫系统疾病

要论起美剧中,那些与我们心目中“法医”更接近的人物,往往并不是风流倜傥,有时间休假赌马谈恋爱的男一号调查员,而是分散其中的角色——验尸官。

在《CSI》的衍生剧《CSI:Miami》中,很多人喜欢重感情的验尸官Alexx。她在为殉职的同事做检查时忍不住哭起来,对于死者的遗体总是抱一种尊重的态度:“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CSI:Las Vegas》里的Williams医生则会在停尸房做一些古怪的事情,比如拍名人的尸体照片放到自己的博客上,或者和同事一起在停尸房看恐怖片都会讨论哪一种死亡更真实。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卢娜 PSY075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