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在YOHOOD有货潮流新品节,你可能没看懂这个“闪电实验室”

2017-09-12
来自:凤凰青年

我是菠仔,1993年生人,在很多同龄人说周杰伦代表了他们的青春时,我的青春却是MC HotDog。在嘻哈还不主流的少女时代,我的偶像被贴上了色情和不入流的标签,直到这个被《中国有嘻哈》点燃的夏天。然而,跟我刚才描述的、以及你们想象的不一样——因为觉得rap很酷而爱上嘻哈、意外走在了流行前沿的我完全不是一个潮人,我穿正常的T恤,喜欢背带裙,化清淡的妆,没有金牙,也没有脏辫。我跟潮流的第一步链接,除了在diss声依旧不断的《中国有嘻哈》赛季中能给朋友讲出个所以然之外,大概就是这个8月,我成为了凤凰青年频道的一名实习编辑,然后跟着青年频道来到了YOHOOD。

必须承认,我对潮流没有概念。作为90一代,《Yoho!》让小时候的我建立起对“潮流”的认知,CLOT肥大的牛仔裤成了我对潮流最初的想象。随着独立设计师的自立门户,越来越多我不会念、或者叫不上名字的潮牌涌现,但是区别它们的却仿佛只是T恤上醒目的LOGO。直到2017年YOHOOD,入职凤凰青年频道仅5天的我在这三天集中见到比过去一年还要多的潮流先锋,他们区别于三里屯和新天地的任何一种时尚派系而独立存在,他们看起来冷漠且难以接近,但同时,他们也会在人头攒动的活动现场,不好意思的碰碰你,问你洗手间的位置。

就在我在青年频道的展位“潮穴”standby的时候,也有一些潮人,他们来到我们的展区,在精选了几件代表潮流精神展品进行多媒体陈列的“闪电实验室”里转悠,触摸、倾听,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在协助我思考——“潮”到底是什么。

1.Bluso原创Rap歌曲

我和一个穿着moschino的男生并排站在饶舌组合bluso为凤凰青年频道此次来到YOHOOD而原创的单曲前,在我带上耳机准备听的时候,他侧头问我“里面播的是新闻吗?”这也是YOHOOD现场大多数游客对媒体展台的疑惑。

对于一个强行混进娱乐圈的媒体而言,凤凰网青年频道也跟我一样在思考什么是“潮”。站在媒体的视角,着装只是潮流的表象,那什么才是潮流的真正内核?《中国有嘻哈》的“忠于自我”,“real”,和大数据里显示的精神几乎一致——“自由”。于是我们请擅长Jazz Hiphop的bluso创作了一首原创歌曲,用流行的方式自由的表达对世界的态度,我觉得这也很real。

2.25小时手表

早在8月初,我就在豆瓣同城活动知道了吴非其人,活动介绍里他说,现在我们谈论自由仍旧无法跳脱时间的概念。很多学者发现,人的生物周期本身就不是24小时,但因为真实生活的需要,而不断压缩自己的生物属性以维持和大多数人一样。这样看来,格林尼治时间具有的不是科学性而是社会性。

于是,他开始尝试25小时每天的生活,这不是知乎时间管理达人的经验分享,让24小时发挥25小时的意义,而是真正跳脱时间的约束去自由的生活和社交。

于是,他找到国内最好的智能手表公司,做出了5等分的25小时制表盘,计划在下午两点吃个早餐,或者凌晨一点去海底捞吃个午饭。有点先锋色彩的社会性实验,在偌大的北京城只吸引到6人参加,而9月再次点击他的豆瓣账号,却是永久停用的提醒。

有点遗憾,没在八月赴他凌晨两点三联书店看书之约,但幸好,在YOHOOD他的“25小时手表”与更多的人见面。有游客问我“这块电子表多少钱?”可是,难道不是该怎样使用才是问题的关键吗?

3.气味图书馆

票选你心目中“潮”的味道,这有点像SNH48的总选,同样是在梦想可以照进现实的上海,对象是气味图书馆的三款香水。我实在想不出香水和老牌媒体之间的种种关系,二者结合似乎有讨好年轻人之嫌,但在YOHOOD有点玩脱了的凤凰青年频道,却做的顺理成章。

YOHOOD第一天,媒体日,正式开幕前,普通游客还甚少,就有人在香水展台前徘徊,他是YOHOOD的工作人员,他说,气味的展品太少了。开幕之后,站台人头攒动,有人问我这是什么,但很意外没有一个人问我,为什么潮流的味道,是这三款。

作为为数不多用气味记录潮流味道的展品,在我们给出“请求合作定制潮流的味道”的brief之后,气味图书馆给出了Darkness、Gold、Earth三款香水。一个很酷,一个很甜,一个很大气。根据票选结果,最受欢迎的是Darkness,有游客跟我说,她在其中嗅到了起泡酒的味道。也许黎明之前,Darkness是独自一人喝酒的落坠感。

然后我想,没有人问为什么是这三款,是因为每个人都在其中开启了自己的想象。潮流本身是自己的见解,而不该被他人赋予特别的意义。

4.闪米特

2016年,闪米特成功入选全球十大探险家。

在闪米特成功之前,曾有7人不幸遇难,这是30年来人类挑战黄河漂流的首次胜利。而在更早之前,闪米特是跨国公司做电气工程师。

成功挑战独自漂流黄河,途径黄河流域九省做宗教、水污染、土地沙漠化、教育、经济和疾病六方面调研,写下30万字的黄河记录。在许多年轻人,跟着《花儿与少年》学习明星旅行穿搭的时候,闪米特说,狼狈是旅行的常态。

YOHOOD现场,跟着闪米特漂流的头盔以及他的个人纪录片在凤凰青年频道展台展出,没有潮牌加持,却让所有游客都说,他很COOL。

5.不务正业的W

这个时代变的太快了,以至于“唯一不变的只有改变”这句话流行了很多年。在所有人猜测李三水的W和他们的H5还能火多久的时候,他们又出了新EP。《野岛》是W送给所有半途而废的人的歌,在这个有点“丧”的时代命题里,W用单曲说“没必要,劝所有人发光”。突然想到《中国有嘻哈》的第一期,POLO衫加身的商务说唱孙八一说,我觉得这样穿没有问题啊。

很多人说W是玩票性质的尝试,W却用野狗音乐舱告诉外界这不是自嗨的产物。

W所代表的潮流,不是追随,而是做一直想做的事儿。

6.ROBBBB

像ROBBBB这样能的到家人宽容的涂鸦艺术家毕竟还是少数。

他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专业毕业后,最终走向了与其他同学彻底不同的艺术创作之路——街头艺术。对他来说,毕业即失业,社会角色的转变随着一纸毕业证书而来。

在涂鸦行为尚被一些国家明令禁止的时候,尽管中国相关法令的模糊,但城管的存在仍旧让ROBBBB受到了诸多限制。他用擦边球的方式,以张贴的形式将涂鸦作品呈现在中国的城市空间。ROBBBB也曾因为自己的作品太过写实,而被外国媒体质疑“是否在丑化中国”。

在YOHOOD,ROBBBB的涂鸦作品被印在抱枕挂饰之上,似乎在以一种相对柔和的方式,与更多人见面。

7.坚果兄弟

没人知道坚果兄弟到底有几个人构成,对于这个问题,坚果兄弟似乎觉得这也并不重要。

和吴非的25小时实验很像,坚果兄弟的实验项目多少也有一些先锋的色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愿赌不服输》计划。2017年上半年,坚果兄弟在网络上征集10对男女,通过掷骰子随机配对,24小时后闪婚,离婚者每人获得1314元礼金。

和吴非实验的响应冷清对比鲜明,豆瓣上报名者很多,但最终却因为各种原因拒绝参加,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参与者担心闪婚行为对于自己以后生活的产生负面影响。在科技远超人类自身发展速度的21世纪,离婚似乎仍旧被认定成一种错误行为,一旦产生,就要承担来自最熟悉的生活环境给予的舆论压力。

YOHOOD现场,坚果兄弟带来的是颇有浪漫色彩的《人造星空》,这个项目缘起于他4岁时的一个幻想——进入太空,控制星星。当情侣说出正面词汇时,星空亮起,说负面词汇时,星空熄灭。这个看似对单身狗不太友好的项目,在YOHOOD被无数只身前来的潮人所喜爱,这是白日下的梦,无关诗和远方。

怎么穿得潮,YOHOOD负责教你,怎么活得潮,凤凰网青年频道希望以闪电实验室的形式做出示范,至于怎么做怎么穿,还是在你。就像3天的YOHOOD过后,我仍然没有办法给潮流下个定义,而我,还是那个穿普通T恤短裤的菠仔。

PS:听主编说,“闪电实验室”以后还会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地点跟大家见面哦,敬请期待。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