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时尚创意人韩火火:所谓“纸媒没落”的现状可能只是一次内部换血

2017-09-08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作者、编辑|胡艺瑛

当年,街头的报刊亭和人们手中的《Vogue》一样多,“时尚”在作为一种产业名目进入大众视线之前,披露的是另一种风情——打着亲民的牌风,却从区别于一般大众读物的厚质翻页到动辄五位数价位的季节单品,都在不动神色地暗示着某种距离感。曾经的纸媒风头多么一时无两,每一季时装周在座各位时尚编辑的在场证明,背后都是代价庞大的来回商务舱和高级酒店账单。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人们手中厚重的时尚杂志变成了愈发轻薄的手机,4.7英寸的屏幕是自媒体内容井喷式外涌的出口。副作用也随之而来——深度阅读被如释重负地卸落,“网红经济”的气泡在短短几年间未经预热就迅速膨胀,他们的存在被直接当作过去意见领袖的替名,受众越是激烈,繁荣越是虚假。

今天,“时尚”二字被前所未有地过度开发,那些曾经以距离感制造噱头的一线品牌,纷纷大张旗鼓地带着明码标价有备而来,内容生产者也争相在这块新鲜出炉的蛋糕上分一杯羹,跨界身份为他们带来天然客户的同时,也带来更加苛刻的舆论声效。韩火火作为其中一个纵切口,由此及远,在他身上,媒体人、商人、品牌代言人、时尚创意人的标签历历在目,他“恰好”经历了市场的每个风口,无数坐过头等舱去看秀的时尚编辑今时今日在自媒体的大环境中随风摇曳,他依然出入在一线城市的高级酒店套房,身穿自有品牌的简单T恤,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凹好造型,在助理及几个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入采访间,理了理衣服很礼貌地说:“不好意思久等了”。

时尚创意人韩火火,就这么面对面地、坦诚且机智地跟我们聊了聊,对当下和最早的“网红”的看法、不同阶段身份的尝新和转型是如何达成、通过“冲击”潮流的方式走红是否会有更高的命中率、纸媒的没落是否是必然趋势、关于艺人试水商业市场中所需要做好的准备,等等时下热议的话题。

“中国真正的第一代网红应该是在论坛时期”

凤凰青年:你介意“网红”这个称呼吗?

韩火火:不介意。

凤凰青年:网上有很多评论认为你是“第一代网红”,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韩火火:我觉得我不是。

凤凰青年:那你觉得初代网红应该是?

韩火火: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微博也没有微信,大家只会玩论坛BBS和MSN——那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东西。初代网红应该是跟我同期的毒药,我们最初都是从周周club走出来的,到住住,再到MCC,我觉得中国真正的第一代网红是在论坛时期,当时每个论坛都有自己的意见领袖,我其实也是其中一个,但我觉得真正的初代网红应该是毒药他们。

凤凰青年:你觉得现在认可度较高的网红都有谁?

韩火火:现在的网红,还有吗?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现在的网红都是卖东西的。

凤凰青年:现在的网红,走红成本确实很低,所以可能反而令这个身份失去说服力了。我们也看到有评论说当下“网红经济”成名便捷化、内容同质化、收益泡沫化,你怎么看?

韩火火:其实没什么不好的,因为人也在变,世界在变,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在变。譬如说一线的品牌以前绝对不会邀请网红去看秀,但现在就连它们都会依靠网红或代购来提升销量,任何有益于市场的动作,或是在这个市场能够行得通的Idea,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

凤凰青年:网红经济的现状是自由经济的后果,这话你认同吗?

韩火火:我觉得一定是,而且是需求的后果。它之所以能够影响一批人,也能让这批人在影响之下买单,必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她真正成为了能够让一个普通女孩向往的对象,她们也想穿大牌,出入高级场所,到国外旅行,拍美美的照片,旁边还有个男朋友。所以我觉得“网红”的存在一定是合理的,但我会质疑她们存在的时长。就像曾经论坛的风头一时无两,当时没有人知道以后会有微博,眼下这种网红经济可能也只是我们身处的一个阶段,至于下一个阶段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凤凰青年:言下之意是,网红经济和社交平台形态有一定的关系?

韩火火:是的,世界在变,媒介在变,渠道在变,下一个出场人物的角色我们不确定,但下一个角色所具备的属性,我们现在就能确定——必然跟互联网息息相关。

“当时急于让别人看到我,但我觉得那时候的我还挺棒。”

凤凰青年:网上关于你的标签很多,除了“网红”,还有时尚编辑、时装创意人、设计师、作家和时尚创意人等——你对自己的定位又是什么呢?

韩火火:我其实从来没有尝试给自己定位,因为我觉得定位模糊不是一件坏事,我太想做自己,不想特别无趣地只做一件事,但这并不表示它们都要演变为我的职业属性。其实我可以走秀做模特,可以做设计师、老板、造型师,甚至有一个好剧本我就能去当演员。我不希望有一个词能够概括我,所以我的女装品牌就叫DO NOT TAG,就别给我贴标签。

凤凰青年:但其实你最早还是作为纸媒杂志时尚编辑被大众所知的,每一个标签的加入,每一次身份的转型,你一直都站在时尚经济的风口之上。这种不同阶段的尝新和突破是受行业环境影响吗?

韩火火:没有吧。我是那种逆向思维的人,我必须尊重自己的内心,然后再考虑值不值,我不能干在自嗨,而是判断它是否真的被市场需要。无论是服装品牌还是街拍造型书刊,我首先看到了有市场需求,才会将想法落地。当我决定要创造一个服装品牌,我也可以像很多前辈一样,带着它去参加上海时装周、北京时装周、巴黎时装周……当然我也可以那么做,但我恰恰不愿意那样做,因为那不像是我要干的事——第一我并不想成为一个设计师,第二我的初衷是为了让喜欢我的人,稍微学会穿衣风格,那些买不起Chanel和Dior的人,能够用很低的价格在淘宝上买到我的品牌,穿出同样的效果。

凤凰青年:所以你还是希望“美”的东西能够变得大众化。

韩火火:确实是。其实我觉得我现在不算一个时尚潮人,因为我穿得跟路边任何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区别,但是我反而觉得很舒服,而大家归根结底想要的可能也只不过是能够真正让自己舒服的东西,这个就是我想做的。

凤凰青年:但对比你今天的简单,09年的时装周你的造型非常出挑,极大地冲击了当时的大众审美,也是由此才受到大众关注的。

韩火火:其实我已经简单好久了。以前确实是比较浮夸的造型,随着年龄变大,你的穿着会越来越忠于自己的身体和感受,舒服是才是最重要的。

但现在你让我回过头看,我还是觉得做自己最棒了。那个时候的时尚跟现在不一样,那个没有经历过任何事情的我也跟现在不一样。当时急于让别人看到我,当时所从事的职业也不会让我觉得自己穿得很过分——就算看着浮夸,但其实每一件单品也只不过是基本款。我现在觉得,那个时候我还挺棒,因为那个时候我敢做自己。

凤凰青年:但其实大家对于你过去造型的评价还是挺正面的。

韩火火:也没有,因为你们看不到我的私信。

凤凰青年:回过头来看,你觉得通过“冲击”潮流的方式走红的命中率更高吗?

韩火火:其实当时没想这么多,就觉得就跟安排好了似的,只是觉得那样穿挺酷,当时很喜欢那样穿。

“所谓‘纸媒没落’的现状可能只是一次内部换血”

凤凰青年:不管是出格还是回归,做杂志还是做品牌,大众对你还是会保留着“媒体人”的标签,你觉得呢?

韩火火:我同意啊,一我是媒体出身,二我现在身上也具备媒体属性——媒体属性就是影响力,拥有影响力的人都是媒体人。

凤凰青年:作为一个炙手可热的媒体人,你对自媒体当下这种上层沸腾底部冷却的异常现象怎么看?

韩火火:其实我并没有太关注自媒体,但我仍然觉得,这些都是阶段性产物。假设某天一个新型社交APP的出现导致我们不再使用微信和微博,那它会是什么,谁都不知道,所以我觉得眼下种种依靠平台生存的内容,都会随着平台的变化而消失,或是展现新的形式。

凤凰青年:但自媒体的异军突起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挤压了纸媒的利润空间,你觉得纸媒的没落是必然趋势吗?

韩火火:我到现在都不觉得纸媒是没落,因为真的有一批人是爱它的,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接受信息的途径升级,纸媒必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它仍然会是那部分爱他的人的保留习惯。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影响力有限的读物慢慢被代谢和淘汰,但那些已经固定占有一定读者份额的纸媒产品,它们的存在是有绝对意义的。

凤凰青年:所以所谓“纸媒没落”的现状可能只是一次内部换血?

韩火火:我觉得是,而且现在纸媒也没有坐以待毙,它们都在创作自有的新媒体内容,而且比那些所谓的网红、大号做得好多了。

凤凰青年:你觉得纸媒的优势依然显眼?

韩火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媒体再强大,它毕竟和媒体集团不一样,当集团想做成一件事的时候,其他以个体为单位的对手都可能没有胜算。

凤凰青年:在你看来,纸媒无可被取代的优势在哪里?

韩火火:它毕竟是做内容出身的,出品是专业的,纸媒需要调整的只是它的口吻和姿态,因为眼下大家都想看到一些轻松浅层的内容,在内容的专业度、艺人资源、品牌相应上,纸媒拥有绝对优势。

“人们可以因为你是谁,买一次,但买了之后像屎一样,就没有第二次。”

凤凰青年:你曾经表示,义务教育就像流水线,千篇一律的校服会泯灭个性,你现在还同意这种说法?

韩火火:我一直同意。

凤凰青年:你念书的时候会穿校服吗?

韩火火:我会,但也会烫头,我不是一个特别乖的学生,但是学习成绩特别好,所有老师对我又爱又恨。上大学的时候我是大一第一批入党的党员,大二当上辅导员,大三就辍学了。其实我是一个比较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人,而且我很清楚遇到什么事我该如何选择,就像我选择不要上学了一样。

凤凰青年:在不断试水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头撞南墙的经历是大众所不了解的?

韩火火:我觉得不为人知是不确定性。我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天蝎座,在我做一件事情之前,一定要考虑所有负面可能,以及当这些可能发生的时候,我该怎么做,最后才肯去做这件事。所以当我决定离开杂志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未来要怎样,只知道我不要再回杂志。我的生日是10月30号,我应该是10月30号之前的那一刻给主编发出去的E-MILE,就是我不要再做了。当时人人都以为我已经找好了下一家,但其实没有,我是第二天就接到其他杂志的offer,但我真的没有兴趣去重复,我讨厌重复,至于未来要做什么我也不确定。

后来那段时间都在香港,因为丁子高是我表哥,所以他和杨千嬅结婚的时候,我一直在忙他们的婚礼,也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我的第一个经纪人——Kim(Angelababy经纪人),一起走过了6年。

凤凰青年:你享受这个试水的过程吗?

韩火火:并不,你从一个媒体人转型成为公众人物,市场会不会买账,受众会怎么看待,你靠什么生活,你会不会饿死,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而你心里是没有答案的。

凤凰青年:其实近年来尝试跨界创业的艺人挺多的,你最近也在AKOP之后又创立了一个新的自有品牌do not tag,你认为艺人在商业市场中试水至少需要具备哪些要素,需要做好什么心理准备呢?

韩火火:产品为王,如果你的产品不行,你是谁都没有用。人们可以因为你是谁,买一次,但买了之后像屎一样,就没有第二次。所以创业不是小事,创业真的是要做出好东西来。

凤凰青年:相对于艺人自带的影响力和资源优势,从你的亲身经历来看,你觉得艺人跨界创业在商界中的劣势集中体现在哪里?

韩火火:其实劣势同样也是来自于优势——人们对你的高期望值而忽略你作为一个生产者的要点,反而像我这样一个拧着想的人,忽略自身优势,上来就想做一个好的东西。

凤凰青年:听说你挑选模特的唯一标准就是“对方必须是我的朋友”。在利益为王的经济市场当中,这条规矩还是相对另类的。这跟你想做一个好东西的信念有什么共通之处?为什么以“朋友”作为绝对标准挑选合作对象?

韩火火:初心。我的街拍书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六年了,其实我们每年都会有更多的新朋友来,但是老朋友一个都不会缺席。这本书今年会作更大的调整,频率变成月更,同步在公众微信和数码刊物方面率先发出,年底还是会制成合集,大家之所以还愿意来,看重的恰恰不是经济效益。我们不接受融资,只靠最基本的赞助维持,所有的基础赞助一律透明,同时保持固定的赞助商。

凤凰青年:是否存在一个心理价位,一旦冲破之后可以为此放弃标准?

韩火火:没有。其实今天还发生了这样的事,一个品牌希望通过我邀请我的朋友出席活动,他们的PR让我去做这个说客,我说这种事我做不来,这个钱我赚不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条线要划得很清楚。

凤凰青年:朋友这两个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韩火火:意味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过分的索取,要互相尊重,有分寸。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分寸”两个字,你知道什么事要做到什么程度,什么样关心应该给到什么程度。

凤凰青年:其实今天来之前我们主编特别关心我要穿什么,说让我把握好分寸不要给频道丢脸,你怎么评价我今天的造型?

韩火火:那就听主编的吧,不丑。

凤凰青年:我可能回去就要被开了,那你怎样评价面前这辆小汽车?

韩火火:这是什么车?

凤凰青年:这是一辆还没上市的汽车。

韩火火:天逸是吗?很红。

凤凰青年:你对于“新享法”的理解是?

韩火火:作为一个被想法、创造力牵着走的人,我非常遵循内心,我活得比较明白,所以我不存在爆发力的问题,任何事情在我眼中,只有两个可能,该怎么办,和不该怎么办。别人可能会给我贴“特立独行”这样的标签,但我不是为了独特而独特。我觉得通过任何方式去展示自己的个性在我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想SUV天逸这样丝毫不掩饰自己特点的车,应该就是为这群勇于表达自我的人设计的吧,在现在这个时代,它一定不会只有一小撮的拥戴者。

台下观众快问快答:

1、韩火火火火,你吃小龙虾吗?

韩火火:我不吃。

2、DISCO:请问韩火火对现在国潮衣服裤子上的飘带设计怎么看?还有衣服和帽子上镶嵌的金属环?这些设计真的好看吗?

韩火火:飘带是哪种啊?各种绳子?多余。金属扣的话,我觉得一点点是好看的。分寸。

3、O(-人-)O考神保佑:年轻十岁和长高十厘米,选哪个?

韩火火:年轻10岁。

4、JOY预言:想问韩火火想穿颜色丰富的衣服但不知道怎么搭配,有哪些颜色是同个色系?搭配时需要注意些什么?

韩火火:这个问题太大,可能得说一个小时。

5、谢Go hnshion(谢杰):怎么才能把一个土不拉鸡的人变潮?

韩火火:没有办法。

6、殷冰雹:那么!请问火火!小胖子怎么才能酷酷的!

韩火火:减肥。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也是闲着

潮人开包记| 我们在有货潮流新品节翻了翻潮人的包

2017-09-05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