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我和一群扛着红旗的社会主义分子,与3K党街头对峙

2017-08-17
来自:财新传媒

文|陈仲伟

来源|世界说(ID:globusnews)

2013年,我在阿拉巴马州一所大学念历史系硕士,听说邻州田纳西的孟菲斯市会有3K党聚集。那是在一节讲进步主义时期的美国南方史课堂上,教授是一位非裔美国人,班上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能有我们一教室的人多嘛?

△ 3K党是美国种族主义的代表组织

在美国的历史上,3K党最早由在内战中战败的南方邦联军队的退伍老兵组成,他们反对联邦军队在南方强制实行的改善黑人待遇政策。在这个组织被取缔之后,1915年,威廉·西蒙斯又建立了一个新的组织,宣传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还对非裔、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施行私刑。这些人还高喊“你们无法替代我们”、“一个人种、一个国家、停止移民”这样的排外口号。

触发的导火线是孟菲斯市议会通过决议将邦联公园、杰斐逊·戴维斯公园(美国内战期间担任美利坚联盟国首任也是唯一一任总统)、纳丹·贝德福特·福雷斯特公园(邦联将军,3K党早期领袖)的名字改掉。

这一消息迅速刺激到了身边的左翼社运朋友们。我所在的莫比尔市有一群大学生和年轻社运活跃者聚拢在社会主义组织“社会主义替代选择(Socialist Alternative)”旗下,这个组织是第四国际分裂之后激进派在美国建立的组织,在全世界范围内五六十个国家都有分支,在理论上宗奉马恩列托。

△  集会之后与社会主义替代选择组织成员在孟菲斯的合影(图片来自作者)

他们打算北上孟菲斯参与反聚集,我出于好奇与他们一拍即合。班上的教授提醒我一定要小心。上一次发生在孟菲斯的3K党大规模集会是1998年,在马丁·路德·金日的前一个周六,孟菲斯是金博士遇刺的地方,那一年是他遇刺30周年。3K主张既然有金博士的纪念日,也应该有李将军的纪念日。(美国将领、教育家,是南北战争期间联盟国南军最出色的将军。)

这场集会尽管只有50位3K党成员,然而由于警方向反3K党的示威发射催泪瓦斯驱散人群,事情一度闹成全国新闻,幸而无人严重受伤。

我们各自准备了野外的帐篷与睡袋,2013年3月29日周五下午一起驱车北上。孟菲斯天气当时天气不佳,在帐篷里与其他7位“同志”商议第二天如何应对各种意外——每个人口袋里装两头洋葱,据说以防警察释放催泪弹。在袖子里面记下紧急联系人与联系电话,万一被警方带走,有人能来把我们保出来。同时也要求不能走散,以便随时支持和策应,避免危险发生。

△  同行成员在集会现场举旗走过(图片来自作者)

在濛濛细雨中,3月30日的集会在当地似乎并没有带来太多波澜,同行的本校白人同学一路上主动搭讪本地的非洲裔美国人:你感觉到3K的威胁了吗?你会一起来参加反3K 集会的游行吗?然而我们遇到的非裔表示虽然听说过,但每个人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

通过Facebook的帖子,一早与其他集会参与者约定集合地点,是在交叉路口路边一处避雨的亭子下面,但这里并不在事先申请过的集会区域,同时也距离与3K党近距离面对面的县巡回法院有一定距离。

现场有来自东田纳西如纳什维尔等地的师生,本地孟菲斯大学哲学系一位博士候选人和他的朋友们,甚至有从佛罗里达州远道而来的社会主义者。从旗帜来看,以东部和中南部为多。所有旗帜清一色以红色为主色调。

只是简单的沟通了口号和分工,有人负责收集各种白人至上主义者社团的传单与口号;有人负责拍照上传twitter和Facebook。随着人越聚越多估计超过100人,为了防止警方提前下手把大家驱散,大家按照原先的小群体各自向县巡回法院门口进发。

一路上不时地听到警笛此起彼伏,警车一辆辆驶过。

离县巡回法院还有两个街区,就有成队的警察列队,维持集会地点的秩序。

△  集会现场(图片来自作者)

在还剩一个街区的地方,场地完全被铁丝网隔开,只留有一个安检检查站,警方拒绝带有尖利雨伞或是标语、旗帜的人入场,当然更不可能有武器,甚至是有标语口号的T恤也会被拒绝入内(我们同伴就有一位因此被拒绝入内)。这挑起参与者的愤怒,起初约定的口号似乎并没有被用起来,开始有人呼喊“条子和3K党,手拉手!(Cops and Klans, hand in hand)”,但实际上一进去,立即变成标语和旗帜的海洋,尽管尺幅都不大。

我们在便利店准备了透明薄雨衣,但大多数人并没有雨具。一旦进去就完全被警方和铁丝网重重隔开,对面3K党一方的场地也是如此。

△  集会对面的警察列队(图片来自作者)

隔着铁栅栏与防爆警察、骑警重重屏障,远远的可以看得见3K党的高帽子在流动,对方没什么声音与口号,并不像这次弗吉尼亚的事件,只能听到这边“条子和3K党,手拉手!”震耳欲聋。

男警与女警各个绷着脸一言不发,据说因为下雨,所以两方动员起来的参与者都不多。根据警方统计,对面约有61位3K成员,而这边围场里也就约四五百人。不过根据第二天媒体报道,两边的参与者一共约1500人。

这边不时有人挥动标语或喊口号,事实上,由于隔开的距离过远,很难看到对面的情况。因为下雨天黑的很早,两边也很快都散了,没有火把,没有直接冲突,也没有警方的强行驱散。

1998年的场景也并没有再现。相比于孟菲斯2013年的如临大敌,2017年在弗吉尼亚罗伯特·李将军雕像拆除事件早已引起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注意。事实上,在弗吉尼亚夏洛茨维尔市的这种聚集上个月已经闹过,并见诸于新闻,同样是火把集会,只不过没有造成暴力冲突。对于同类事件的再度发生,警方显然有所疏失。

△  开车冲入人群的嫌犯(左二)在白人至上组织游行中的照片

这趟旅程一度成为与身边好友的话题。室友的南方浸信会教友来自阿拉巴马州东北的小镇,全镇只有1300人,他说在他们镇上没有一个非基督徒,也没有非白人,来人口近25万的莫比尔市上学是他第一次来到城市。他回忆念中学时候,他们这些男生们装扮成3K党戴上白色高帽,在墓地夜里火把集会,高声尖叫多半是青春期男孩子的恶作剧,平淡的乡村生活他们时常不过是图个乐子。

对于这样的说法,同样在内布拉斯加清一色白人基督徒构成的小镇长大的气象学教授反驳:他们应该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这在美国是常识!

△  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弗吉尼亚大学里明火执仗夜行校园

回来之后在课上与历史教授沟通过为啥3K党当时在美国偃旗息鼓,没什么声音,大家的一个结论是,3K党社交媒体玩的不好。但从2016年大选来看,白人至上主义或者另类右翼网络动员做的也很成功。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