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探险家闪米特】远离人烟,是最安全的选择

2017-08-07
来自:凤凰青年

文ㅣ闪米特

公众号/微博搜:探险家闪米特

水上环中国8

我喜欢水上的世界,看似杂乱无章的波涛里,蕴含着诱人的律动。相比井井有条的社会生活,它能带给人天马行空的自由畅想。

曲曲折折的中国海岸线,有光有影,有晴有雨,暗流涌动中,每一寸光阴都被冲洗得褶褶生辉。

▲能看到像蚂蚁一样的我吗

01

从广东盐灶到企水镇的海岸线非常直,可以近距离贴着海岸线划行,算是起航以来非常罕见的安全航线。

这段航程50公里,独木舟可以在离海岸线一公里左右的海面划行。相对于之前远离海岸的茫茫大海,光从心理层面来说,就会觉得安全许多。

▲我的划行轨迹

研究了一下海情,涨潮会从中午加剧,逆流随之加强。如果能利用早上7点到11点这段缓慢涨潮期快速前行,会让一天的行程压力小很多。这4小时内的洋流很小,不会对独木舟产生很大阻力。

一到晨光破晓,我就赶紧钻出帐篷,匆匆收拾行装,设置好几个摄像机的位置,以防划行过程中的风浪将它们打掉入水中。

7点准时下水。在北部湾开始大幅度涨潮之前,我要尽可能划远一些。

瞬息万变的大海,没有功夫让我感觉孤独,虽然十年的独木舟经验,不至于让我疲于应付这种海况,但“小心”从来都是安全上岸的最大法宝。

11点刚过,桨沉重起来,洋流如预想般加剧了。我想稍微歇会儿,吃块压缩饼干当午餐。测算了一下,如果我停留15分钟,潮汐洋流会推着我往后退,而且不止退一小段距离。

权衡了一下,决定干脆靠岸上沙滩悠闲地歇会。这在我过往的独木舟海洋探险过程中,是非常少有的。

一般都是早上下水,晚上靠岸,中午要么在独木舟上吃点零食,要么干脆不吃。今天算很奢侈了,笔直的海岸线,总是给人很多诱惑。

▲在沙滩边的防风林里歇一小会

休息完再次下水后,划得比较费力,好在剩下的里程并不算长。靠近企水镇时,发现它和广西防城港的企沙镇很像,都是非常优良的港口。只是企水镇的港池更大,是一个5公里长,2公里宽的内海。

从地形上来看,还有一个港口和企水非常像。就是海南梨安镇港门港的内海港口。我2012年环海南岛经过时,一度被它的地形惊艳。虽然看过无数港口,但每一个在我记忆中,都有其独特之处。

不同地貌带给我的喜悦,很难让旁人理解,我只能独自欢喜高兴。

不知道为什么,企水镇的港口,居然有一个天然的沙丘拦在出口处,简直就是一条天赐的港口防波堤。沙丘离企水镇只有500米远,我只需要再划5分钟,就能和羚羊会和了。

遥看岸边的人来人往,从北海到盐灶那晚扎帐篷过夜时的担惊受怕,像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起来。

02

在荒郊野外扎帐篷,最基本的安全原则,是尽量避开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独自一人时,更是要死守这个原则。

如果我能在白天到达有人居住的地方,通常会先与当地人交流,询问他们露营是否安全。

遗憾的是,无论是四年前我独自一人划行中国南海,还是三年前独漂珠江,甚至两年前单漂黄河,所到之处,不管是纳西族,傣族、藏民、穆斯林,还是中原的汉族地区,无一例外的是,当地人都不建议我独自在他们附近扎帐篷。

他们要么拉我去家里住一宿,要么让我在他们自家院子里扎帐篷,要么让我离开不要露营。

可见,不仅仅是我自己觉得在一个未知的、有人的乡村露营不安全。这一路上遇到的善良的人,都跟我有相同的想法。

03

我从广西北海到达广东的盐灶那天,是下午6点多钟。这个季节的北部湾,日落得很晚,太阳高挂在天空,没有要落山的迹象。

白天,在潮湿的船舱里运动了12个小时,再次登上陆地的感觉特别好。

独自一人在大海茫茫中,从天没亮就开始一直挣扎到黄昏,再次登上陆地的时候,能清晰看见周遭的景色,是一件让人非常兴奋的事情。如果是在漆黑一片中登陆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人的士气会打击很大。

顺着海浪冲上沙滩,迅速跳下独木舟,跑到船头抓住把手,借着独木舟冲上沙滩的惯性,一口气把船拉到沙滩的中间。

歇一口气,再拉,太沉,拉不动。带上所有露营装备加上灌了不少海水的独木舟,大概60公斤重。谁拖都费劲,何况我已经连续划了12个小时,手臂实在疲劳得很。

从沙滩的沙质结构看,在涨潮的时候,大半个沙滩会被水淹没。我必须把独木舟拖到沙滩的尽头,然后用绳子把它拴在沙滩边防风林的马尾松上,才算安全。

改用双手拉,还是拖不动。反过身来,双手拉住船头把手,将身体50度向后仰着,加上身体的重量后,终于把独木舟慢慢挪动到防风林边。

▲重新下水

正准备收拾装备扎营过夜,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辆摩托车,开到我旁边停了下来,两个小伙子好奇地打量了我一番。

“你们好”我尝试跟他们打招呼,但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好奇地打量我。过了一会儿,小伙猛踩油门,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这个小插曲让我感到不安,这沙滩附近没有任何建筑物,几十米宽的防风林后面,是大片的虾塘。

愣了一会后,我把从船舱里掏出来的装备,重新塞回去。费力的把独木舟再次拉回海里,跳上独木舟,继续往前划行。

划了大概半小时,眼看就要天黑了,感觉离刚才的靠岸点已经有点距离,赶紧冲上沙滩。除非没有选择,否则我是极不愿意天黑后,依然在大海里划艇的。

这次上岸,我吸取教训,一开始就用尽所有力量,把独木舟加速到最快,冲上沙滩后,利用独木舟的惯性,一口气把独木舟拖到了防风林边。

如此上岸,对独木舟并不好,拖行过程中会对船底造成很大的磨损。但我实在太累了,不想在拖艇上耗费太多时间。

借着天黑前的余晖,我没有立刻收拾装备扎营,而是细心观察了一下这个二次靠岸点的环境。

走进防风林,发现离独木舟只有十来米远的地方,居然挂着一个吊床。用老旧渔网裁剪后做的破烂吊床,系在沙滩边的两颗树上。

吊床上面,有两块遮挡太阳用的黑色密孔塑料布。旁边还堆叠着两个白色泡沫箱,里面有一个破旧的洗菜盘。吊床旁边三四米远处,地上有块黑色塑料布,揭开一看,下面是一个锅。

从种种迹象看,这里大概是一个流浪汉或者其他什么人的窝点。不过并没有发现生火的痕迹,估计有一段时间没人呆了。

经验告诉我,应该尽量离这种地方远点。但两次靠岸,加上白天长时间的划艇和船舵脱落事故,让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我决定赌一把运气,先扎上帐篷,等真有人来,我再想办法离开。

天很快就黑了,防风林的马尾松林里,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松针,软软的很舒服。就算没有防潮垫,直接躺在帐篷里也很舒服。

入夜后,风变小了,防风林后面的虾塘里打氧气的泵,显得格外响。考虑到虾塘里有人看守,为了避免有人发现我,已经挂好的营灯,没有打开。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