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袁泉:不问闲事,是她的骄傲和圆满

2017-07-28
来自:凤凰青年

汪贵贵|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清唱”

《我的前半生》,袁泉饰演的唐晶干练知性,对爱情执着,为友情两肋插刀。

袁泉坦言,这是自己第一次出演“女强人”,感觉很过瘾很满足。

很多人看到唐晶的“优秀”、“温暖”和“好衣品”,袁泉说,她之所以被这个角色打动,是因为看到了她的“脆弱”。

我被袁泉的话打动——一个人的坚强和勇敢可能就写在脸上,可脆弱却常常深埋在心里。

可袁泉一眼洞穿,这是她先天的敏感也是她后天的本事。

遇到袁泉,“唐晶”很幸运。

算咖位的话,有人说,袁泉算是二、三线吧。

其实,她早就有做“一线”的本事和机会。

袁泉今年40岁整。她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1996级表演系,与章子怡、秦海璐、胡静、梅婷、曾黎、傅晶等人并称“七朵金花”。

袁泉就读中央戏剧学院

毕业分配时,中央实验话剧院的院长点名从96明星班要3个人,章子怡、秦海璐和袁泉。最后,袁泉因为热爱,成为话剧舞台上坚持最久的人。

她的起点很高。大三,参演首部电影《春天的狂想》,就获得了金鸡奖最佳女配角。2000年主演电影《蓝色爱情》,获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提名。2002年,她再获金鸡奖最佳女配角。

随后的几年,她也参演电视剧和电影,但还是把重心放在话剧演出上。

话剧《简·爱》剧照

话剧相对于电视电影来说,更小众,曝光率低,收入也少,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力和耐力。

袁泉“甘于寂寞”。

2003年演出《赵氏孤儿》时,她从舞台上摔了下去,锁骨骨折,打了六根钢钉和一根钢条。

两年后,重回舞台。

她主演的《琥珀》,演出门票在香港三天内预售达到3000张,创下香港话剧的销售纪录。

话剧《琥珀》

《简·爱》为她带来了中国戏剧表演界的最高奖项——梅花奖,这部话剧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连续上演了约半个月。

孟京辉说她是亚洲舞台戏剧公主,赖声川说她是“半个世纪以来继林青霞之后最有气质的女演员。”

2007年,袁泉30岁,毕业7年,和老舍、曹禺等前辈一起入选“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是名人堂最年轻的成员。

她还获得中国话剧三大奖项:梅花奖、学院奖、金狮奖的大满贯。

她的《简·爱》至今在国家大剧院一票难求。

话剧《简·爱》

话剧极具魅力的点在于,随着演员阅历的加深,新的巡演,新的演出,角色都会呈现出新的味道。

就在这一次次的打磨中,袁泉的演技越来越好。

话剧舞台和观众面对面,好或不好都能得到及时反馈。袁泉就在这一方舞台上不断地修炼自己,辛勤耕作。

“流量”当前的时代,她想要红,很容易,老公夏雨、多上影视剧、真人秀都可以。不过,袁泉不干。

她低调、简单、专注、不媚俗。

她按照自己的节奏,跟着心走。

你的精力在哪里,收获就在哪里。袁泉的眼睛里,都是戏,层次之丰富令人感动。

演员演戏,有的为名有的为利。

袁泉不同。有位知乎网友说,看到袁泉的表演,才知道“有的人是为观众而生、为戏剧而生、为舞台而生的。”

“有些人,演了几百个角色,却只是演了自己。

袁泉是,演了几百种自己,幻化成不同角色。”

无论是从事哪个行业,相对于流量和容颜,唯有专业,才能得到最长久的认可和最深层次的尊敬。

她说,出道至今,自己的“前半生”并不快,有自己的节奏。“接下来,我就按照自己习惯和喜欢的节奏,慢慢往前走就好。”

袁泉有她的敏感聪明,也有她的固执。

她出生于湖北荆州的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就喜欢文艺,有表演天赋,同时也是个比较传统的孩子,性格有点儿内向。1988年,湖北省为了振兴京剧,在全省中小学生中严格挑选了一批文艺尖子,到北京中国戏曲学院附中代培京剧表演。

11岁的袁泉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被破格录取,独自赴京求学。和家里的联系只有书信。袁父曾向媒体展示过279封家信,其中有116篇是袁泉写的。

京剧班的学习不易,练功、文化课,样样不能落。袁泉曾形容那段时光“非常自卑、非常孤独”。

她的长相非常欧化,一开始上台表演总被人家说成是“外国小孩”。她一度觉得自己很丑。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成长成一个柔韧的人。

作家柏邦妮曾采访袁泉,她说:“她有绝顶的才华,绝顶的敏感,也有绝顶的骄傲,这些东西揉合在一起,她的一生不会是容易的。

十年之后,她好像还像我初见她的时候一样,始终没有大红大紫,却是沉金冷玉那样的女演员,她每次出场,哪怕只有一个镜头,却如此隽永难忘。

她的柔弱和强韧,就像一株风中的芦苇,随时都会折断,却永远不。她的冷香和热毒,就像一味珍稀的丸药,你可以治好自己,但舍不得。”

她天性淡泊,并不太爱别人戴来的“高帽”。她说,并不觉得自己选择话剧是别人眼中的“坚守”,“好像自己有多高尚。”

她并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只是守着门等别人找来,然后挑喜欢的角色。演话剧,不过是选择自己心动的角色,就像是孩子选择喜欢的棒棒糖一样。

她一辈子也就爱了那么一个人。

她和夏雨在大学时期认识,1999年就正式交往。她非常爱他,接受采访时一提到夏雨都会语气欢快,多是赞美之词。

他们俩都是有才华的人,互相吸引,也多有磨合。

夏雨曾和范冰冰、高圆圆等人传出绯闻,袁泉也曾在一次采访中直接大哭导致录影中断。他们也曾分手,此后又复合,如今女儿夏哈哈已经快8岁了。

人生兜兜转转,走到了新的阶段。

结婚生子之后,她的影视剧产量慢慢减少,在《我的前半生》之前,她6年才演过一部电视剧,电影也是两年才一部,只有话剧保持稳定的演出率。

她说,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一线演员。“这么多年,都是以一个相对比较缓慢、平实的速度在往前走,所以我对‘红’这个字也没什么概念。”

她更在意平常的生活。“如果你不踏踏实实地生活,就没有办法真正去理解、明白人们日常生活的状态。如果你每天都被架空,像飘在云端上面,被所有人保护起来,是没有办法演好戏的。那只是一种现象,而不是生活的本质。”

因为《我的前半生》广受关注之后,媒体的摄影机也对准了她。最近,她带着女儿夏哈哈在机场,让女儿自己拉箱子的举动也受到好评。

其实啊,这就是她的日常。

有人说,袁泉的眼睛好像旋涡,能把人拉到一种莫名的感觉。

亦舒曾说:“埋头苦干,不理闲事,是一种骄傲,并非退缩。”

亦舒还说:“做人凡事要静:静静地来,静静地去,静静努力,静静收获,切忌喧哗。”

现在,袁泉的新标签是“亦舒女郎”。

我想,她配得上。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解静 PSY032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