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脱口秀演员李诞:脱口秀来到中国要拔苗助长

2017-07-26
来自:凤凰青年

文|穆拓

编辑|七月

2017年02月03日,李诞在知乎问题“我国脱口秀有什么优点”下写了两个字的回答:没有。此时他参与制作的《吐槽大会》上线刚25天,三期节目的播放量达5.8亿。

作为《吐槽大会》的总撰稿和吐槽团成员,在节目中,李诞和他的团队以模仿美式脱口秀的表演方式广受欢迎。节目每期邀请一位话题名人,让名人接受来自圈内好友的吐槽并自嘲。名人回归到普通人的状态,他们可以听取别人的评价,还可以对自己的争议表现作出解释,他们在《吐槽大会》是卸下聚光灯下包袱的另一面自己。

在过去的几年间,中国陆陆续续也有一些脱口秀节目掀起过短暂的热潮,但从各项数据指标来看,确实没有哪一档节目能像《吐槽大会》一样吸引各个年龄段的眼球。除了互联网时代人与人之间获取信息的路径大为缩短、代际之间扁平化趋势明显之外,节目火爆的原因还跟当下年轻人在生活中面临的巨大压力不无干系。当“人生赢家”成为舆论塑造出来的示范性人生模板,普通年轻人在追赶“赢家”的过程中付出的超出自身负荷的努力、却无法打破阶层固化的天花板的事实,让接受“小确丧”的生活方式成为一种“自然而然”。

李诞的吐槽中就不乏这种“小确丧”。但他说,他对“丧”并不敏感,也不会经常思考人生。在结束了第一季的《吐槽大会》之后,他正忙着准备第二季。李诞想在自己公司筹备的脱口秀选秀节目《未来吐槽王》中担任评委,努力来培养更多的中国本土脱口秀演员。伴随着《吐槽大会》的火热,国内对脱口秀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之前给节目组投稿被淘汰的人,现在也在其他节目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虽然他吐槽中国脱口秀现在还“没有”优势,但他和团队正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来推动脱口秀行业在中国的建立发展。

不过李诞说,平时考虑的还是怎么把段子写好笑这一件事,好笑这件事情就够难了。

让市场看到经济价值的脱口秀

凤凰青年:你是什么时候对脱口秀感兴趣的?

李诞:本身是为了学粤语,同宿舍广州的朋友推荐我看黄子华的栋笃笑系列,听着听着就觉得他特别逗,后来才知道这是脱口秀。所以我的启蒙算是黄子华,反而是后来才看的美国那些人。但其实我从小就对好笑的东西挺感兴趣的,相声、谐星、综艺节目什么的,都觉得挺来劲,但是也没有非得是脱口秀。

凤凰青年:那为什么没有刚开始工作就往脱口秀方面发展?

李诞:因为当时没有脱口秀工作。那会美式单口喜剧能称为行业,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真正开始有脱口秀,不是我自吹自擂,真是从我们公司开始的,有了我们公司它才慢慢变成一个行业。虽然以前也有干这个的,但现在它可以变成比较健康的有上升渠道的产业,可以养家糊口。

凤凰青年:你之前在小场演出基本属于幕后工作,为什么《吐槽大会》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呢?

李诞:我以前抗拒上台表演的,有心理障碍。一是没有学过,觉得是混的、骗钱的,你就能上来演;二也有可能是紧张,当然现在也紧张。但是后来对脱口秀或者美式单口喜剧了解得更深了,就发现这是一个必经之路。我摸索的过程中发现没有基本功没关系,因为这就是没有基本功的东西,很多人他就是半路出家的。

可能他们国外的人比较顺,不会像我们那么拧巴。人家可能从干这一天起,就一边在酒吧里面演,一边给节目组投稿。这是因为国外有健康完整的行业生态,他能看得到他的前辈们就是这样起来的。

凤凰青年:这也没有很具体的专业或者其他的途径进行学习?

李诞:没有,没有师傅。不像相声,它有师承。国外比较健全的是有一些培训班,当然也有一些培训机构,包括脱口秀写作和脱口秀表演。它不是特别问出身的工作,所以我就觉得我也试试呗,说不好还说不坏呢。

凤凰青年:在小场练习时候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李诞:永远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不好笑。没有办法,解决不了,就慢慢练呗。

凤凰青年:脱口秀尤其像《吐槽大会》偏文化类的节目,有引导观点的感觉,大家顺着你们带来的结论来思考,会让社会(思考)更加浅薄?

李诞:我不认为吐槽是文化的东西,现在其实还是娱乐节目、综艺节目。

凤凰青年:但是会有一些观点。

李诞:《吐槽大会》我做完感概的就是,以前老说中国的明星放不开,其实特别放得开。有的人段子说得还特别好,不过以前没有这个机会。非说我们有价值观的话,那就是让大家放松一下,坦然面对。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是句外行话

凤凰青年:你觉得脱口秀的精神内核是什么呢?

李诞:好笑。能做到好笑太难了。

凤凰青年:那你认可“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句话吗?

李诞:这真的是外行话,喜剧的内核就是好笑。怎么可能是悲剧,那你看悲剧不就行了吗?喜剧的内核是讽刺、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喜剧的内核是要引人思考……,好多这样的说法,但说这些没有意义。有的人通过讽刺让你笑,有的人通过悲剧情绪让你大起大落的,有人是确实能教你一些东西,但是所有这一切,如果把笑排掉了,你还听吗?你还看吗?

凤凰青年:那你怎么检查这个东西好笑不好笑的呢?

李诞:就是练,给朋友讲,给观众讲,行就行,不行就扔掉。

凤凰青年:不觉得丧很流行嘛?

李诞:丧为什么现在很流行,不知道,可能大家觉得这很酷吧。我们小时候总是觉得丧挺酷的,那会儿听摇滚,一定要低着头,不高兴、不满意,谁说你就不满意,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好。但我对这个不是特别敏感。可能我本身很长一段时就比较丧吧,对我来说一直都差不多。

凤凰青年:火了以后,感觉会好一点吗?

李诞:是心态变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钱不是那么重要,比较潇洒,觉得自己是诗人、文艺青年,钱无所谓,够花得了。你不知道钱好,你就会比较丧,然后你就会活得没要求。

凤凰青年:现在也算通过非写作的渠道赚钱了是吧?

李诞:我不会拿写东西来赚钱,不然我最后一点乐趣都没有了。

凤凰青年: 做脱口秀不算让你快乐的事情吗?

李诞:我最开始做脱口秀就是为了赚钱,但做着做着当然也有快乐的东西。你在台上讲,讲完了大家笑,那很开心,但它在根本上不能带给我重大的快乐。但是写小说的过程可以——我一边写一边开心,写完了一合电脑,特别特别开心。

凤凰青年:脱口秀创作没有小说创作的那种快乐?

李诞:可能我比较懦弱,更喜欢那种不需要接受别人评判的自己的小乐趣。脱口秀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台上逗乐子,那可能下台有人给你钱就更开心,反正跟写小说不太一样。

凤凰青年:现在除了工作之外还思考什么问题?

李诞:写东西,去哪里玩,想想这些。比较少自我关注,人太自我关注就会很难过。

凤凰青年:所以现在的青年焦虑,是因为会过度关注自我,没有关注到自己当下应该做的事情?

李诞: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同时又把这个事情当作一问题,就会焦虑。但这真的不是一个问题。

凤凰青年:那什么是问题?

李诞:很正常,先做着。我觉得真正是问题的是,你怎么想。

凤凰青年:你公司的用户是一二线白领,那你觉得他们是不是会有拧巴或者焦虑的状态?

李诞:首先年轻人焦虑就很正常,因为你的生活还在变动。然后又赶上我国高速发展的时代,焦虑就更正常了。焦虑不就是因为怕自己被这个时代丢下,又不想努力。

“山寨”只是一个时代性的东西,脱口秀来到中国就是要拔苗助长

凤凰青年:有没有想过把《吐槽大会》这样的美式风格脱口秀接入到国内?

李诞:就慢慢处理,慢慢做。它肯定有一些问题,但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假定大部分人是喜欢快乐的,那就简单了。因为我们知道脱口秀这事是好笑的,那就得了,然后慢慢弄呗。但其实本土化我有时候觉得它是一个伪命题,不用想这个事情,你想的就是怎么在中国演,大家能笑就行了。

凤凰青年:本土化其实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

李诞:如果考虑行业,建立生态确实要考虑本土化,但是在表演上这是一个末节,我个人感觉没有人在演的过程中想我一定要讲一个本土化的段子,大家想的都是我一定要讲一个好笑的段子。

在美国,单口喜剧脱口秀有很明确的上升渠道,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可以讲开放麦的酒吧。我就可以去练,练习完我就可以写,好多线上的节目、深夜秀都在播,我就可以投稿,我就有可能就变成固定的编剧,编着编着就可以在小板块里出现,出现着出现着有人瞧得起我,就给我开一个秀,越来越有名了我就可以弄剧。但在中国是不能等的,因为我们是一个公司,我们要赚钱,就得拔苗助长。我们现在培养新人,就不会再去考虑酒吧脱口秀,主要考虑的是大学。我们新做的一个节目叫《未来吐槽王》,它选拔的都是大学生,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大学里面建立脱口秀俱乐部、脱口秀社团,这就是拔苗助长。我们的人主动去弄的,不是说人家建好我们来选拔的,这就是本土化的考虑。

凤凰青年:这样根基就不会牢固?

李诞:我觉得中国有天赋的人太多了,肯定找得到,然后给他机会。中国的智能手机(现在)卖得挺好,那刚开始的时候就被骂,骂个三年五年,结果都开始用。说大一点中国好多行业都是拔苗助长。后发展国家一定要先学习,然后才能再超越,这个时代各行各业成功的例子,最开始都会被骂抄袭、山寨。山寨这个词语的消失,就特别有意思,这个词儿在我上大学那会儿到处都有,当时甚至都有山寨大国这样的提法,现在没人提了,都说中国强国,中国梦。那个阶段过去了,它是一个时代的东西。

凤凰文化:接下来除了这些活动以外,还有其他的规划吗,来推动脱口秀?

李诞:一个就是底层的地基,还有就是继续做像《吐槽大会》这样火的节目,因为他必须让大众认识。你必须做那种特别火的,全家老小一块看的才行,才有经济价值。

凤凰青年:让大家先知道这个东西在国内是存在的,慢慢等于是把它修正?

李诞:就是自己提高水平。我平时不用想这些,对具体的表演和创作者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你每天就想一件事儿,好笑不好笑。你不用管行业、中国,跟你没有关系。

凤凰青年:如果说未来节目做不下去了,有可能没有你意想中那么好笑,你怎么想?

李诞:我特别悲观,从来不把它想得特别好笑,很难让我失望的,所以无所谓了。本来我就觉得它是垃圾,所以还闪光的垃圾,我觉得就算成功了。

凤凰青年:脱口秀不受欢迎呢?

李诞:那很难,我觉得单口喜剧和脱口秀作为一个艺术门类在美国生长那么多年,它的生命力已经证明了我们选择的事情能做下去。投资人把钱投给我们,也自然认为能做下去,这个信念感我们还是有的。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