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探险家闪米特】感谢你没拿刀捅我心脏

2017-07-21
来自:凤凰青年

文ㅣ闪米特

公众号/微博搜:探险家闪米特

水上环中国5

这趟航程,水上就是枯燥和空旷演奏的乐章。孤独地仰望天空,想起曾听过的一句话:

Some people hear their own inner voices withgreat clearness. And they live by what they hear. Such people become crazy, orthey become legends……

我是否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是否依然能一直有勇气在冒险中探索内心的自由。

而陆地遇到的种种,有时,让我宁愿与大海上的枯燥与孤独共处。

01 钱是不能一个人赚的

我们在北海有停留,去了羚羊亲戚家一趟。亲戚说,他怀疑隔壁房子里是搞传销的。北海和防城港的传销窝点,据说已经是全国之最了。洗脑搭配人生禁锢,是现在传销组织的惯常运作模式。

他也告诫了我们在北海的一些注意事宜,我本以为,旅游业如此兴旺发达的地方,任何消费和服务应该都是透明公正的,大家不用花太多心思防坑。但没想到,北海,其实更适合冒险家来玩,而不是普通游客。

北海的公共服务设施非常匮乏,以公共汽车为例,很多班车都不能准点出发,市区的热点路线,有时等半个小时也不来一趟车。于是,我们选择了出租车。

老闪:去高铁站打表吗?

出租车司机:打什么表,都有规定价格的,这里去火车站50块。

老闪:我看了导航,只有5公里。这样吧,你打表,我下车时给你双倍价格。

司机:你是外地的吧,年轻人要懂道理,不知道北海这里不打表么?打什么表,我说多少就多少。

另外一位蓝牌车的司机凑上来说:“来来来,坐我的车,35块拉你去。”

老闪:我赶时间,你能送到火车站里面吗?

司机:那肯定给你送到啊。

我坐上蓝牌车之后,司机还开导我说:“刚才那司机不是坑你,这个地方是不打表。我今天也是亏本拉你的,刚好要赶回去有点事。”

老闪:5公里,收35块钱怎么亏本了?

司机:这你就不懂了,广西这里,钱是不能一个人赚的。

开了一小会,司机把车停到了高铁站旁边的一个小树林的烂泥地里。

老闪:你怎么停在这里。

司机:你得自己走到高铁站。那里面都是流氓土匪,要是看见我拉你进去,我就要倒霉了。

02 我会直接捅你心脏

匆匆步行到高铁站,将所有随身行李拿出来安检。一名女安检员说我的瑞士军刀超长了,要没收。

老闪:法律规定,主刀长小于10cm的,是合法的工具刀。瑞士军刀不属于违禁品的。

安检员:这里讲的是规矩。我们的规矩你懂不懂?

老闪:但这把刀我带着过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安检,都没有问题啊。你们的规矩也要符合法律吧。

安检员:这里需要你来讲法律,我们的规矩就是法律,总之超过5厘米就要没收。

老闪:既然是中国制定的法律,哪个地方都应该按法律办事

安检员:你这刀要是超过10厘米,我会直接捅你心脏,还让你站在这里叽叽歪歪?

旁边的另外两名安检员听她说完这句话,哈哈大笑起来。

老闪:我出来之前就咨询过律师,即使你们不让我带上高铁,也不能没收,只能代为保管,我会回来取。

安检员:那你现在就找人来取。

老闪:我不能马上找到人,但你们应该有一定期限的保管义务,你们的规矩里应该有这一条。

安检员:七天之内,你可以来取。把你身份证拿出来登记,快点。

▲士军刀的刀刃,这把是羚羊的

时隔两天后,我小跑着去安检处取刀,因为亲戚开着车在道路旁等我,我怕有交警来找他麻烦。

居然还是那个安检员。

老闪:你好!我来取之前你们代为保管的刀具。

安检员:等会,我这里比较忙。

老闪:现在没客人啊。

安检员:跟我来

安检员走到几米远处的一个桌子旁,抽开一个抽屉,我看见里面塞满了东西,居然有好多个指甲剪,还有条双节棍。安检员很轻易地找到瑞士军刀,上面用不干胶贴了我的名字,其他没收的物品上好像都没名字。我看了看名字,道了声谢,就匆匆跑出去了,还好亲戚的车没被交警赶走。

等我回到旅馆,撕掉名字打开瑞士军刀才发现,根本不是我那把。

▲还给我的假瑞士军刀

因为国内太多山寨货,瑞士军刀又是唯一合用又不违法携带的工具刀,所以我特意跑到香港去买的。安检员还给我的这把,撕开不干胶就发现,logo那里的油漆都被沾掉了。

一个地方景色再美,如果处处让人提防,就没什么意思了。北海,真是属于冒险家的地盘啊!

03下海-现实与回忆交织

我打算离陆地远点,用跳岛方式完成接下来的行程。

测算了一下,从北海到涠洲岛的距离是44公里,这跟2011年7月我横渡渤海海峡时,最后一天的划行距离相同。

▲2011年横渡渤海海峡时

因为渤海海峡老铁山水道的洋流异常凶险,我和同伴在横渡的最后一天,5点就下水了。想着划行14小时,赶在晚上7点也就是天黑前到达大连,完成渤海海峡最后一段——从北皇岛到大连的横渡。

而这次的涠洲岛横渡,理论上是逆风。虽然洋流远远没有渤海海峡厉害,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我把出发时间,从平时的7:15am提前到了早上6:00。计划横渡12小时,晚上6点到达涠洲岛。现在7:30pm才天黑,如果中间有什么意外,还有一个半小时的白天时间给我缓冲。

长距离渡海,再谨慎也不为过。

五月的北海,天气已是非常炎热。过去几天的独木舟划行,人闷热得很难受。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长袖衣服加上蒙头盖脸的物理防晒,看上去已经像个阿拉伯人。

救生衣更加是个暖宝宝,一个鸡蛋厚的救生衣裹在身上,烈日骄阳下高强度运动,虽然四周都水,但真的一点都不凉快啊!

▲掀开防浪裙,露出大长腿

有时实在难受了,我就跳下水凉快凉快。不过,这个大家不要轻易模仿,很多人跳下去就没办法再次爬上艇了。

开始两天我还带着防浪裙,以防海情恶劣把海水灌进座舱里。黑色气密性的防浪裙,保暖作用超级强啊!厚厚的救生衣、密封性的黑色防浪裙,在烈日骄阳下被加温,独木舟简直成了电烤炉,分分钟中暑翻倒在大海里。看着炫目的太阳君,我怀疑它和大海一起,密谋煲一锅汤,主料就是我。

实在闷热难耐时,我就把防浪裙从仓盖上掀开,好让空气流动。

不过早上6点的海边,气温却异常冷,我套上防浪裙不是为了防浪,而是用来防寒。等朝阳升起,气温升高之后,我才掀开防浪裙。

静悄悄的海面上,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任何出海的渔船。

休渔期,让我和独木舟,变得额外孤独。天气预报是南风1-2级,这意味着海上不会有大浪,但是逆风。1-2级的逆风,对我影响并不大。

登山和独木舟探险,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对天气有预判能力,不能完全依赖手机里的天气预报,不然会死得很惨。

在太阳还没升起来之前,海上大部分时间几乎是没有风的,有经验的人会尽量利用这段时间,因为在一次可以预见的逆风划行计划中,赶在早上起风之前划得越远,那么整天的行程就会越轻松。

旭日东升后,风一下子就猛烈起来,但并不是天气预报的南风1-2级,而是吹的西北风,3级。

起风一个半小时后,我的航线偏移已经相当厉害,这还是在发现风向不对,专门针对西北风进行航线调整后的结果。在我过往十年的独木舟生涯中,突然而来的清劲西北风,很少会出现在五月的南中国海。

记得六年前横渡渤海海峡时,在最后一段,连续两天从北皇岛出发横渡到大连,都因为大雾和风向不对,出发后一小时,就返航回北皇岛放弃横渡。

▲成功从烟台横渡到大连的嘚瑟照

难道今天我也要返航回北海?

停下来喝口水,调整心情,再拿手机出来确认位置。发现西北风正把我吹向东南方向,也就是雷州半岛的盐灶。

测量了一下,63公里,比去涠洲岛远19公里,但按照现在的海情,到达盐灶的63公里,感觉比强行在西北风下横渡去涠洲岛要可行得多。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