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探险家闪米特】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最残酷的一种惩罚

2017-07-14
来自:凤凰青年

文ㅣ闪米特

公众号/微博搜:探险家闪米特

水上环中国5

用独木舟进行海上探险,你的船就是仅有的咫尺陆地。

想象一下,你坐在一个只有半米宽,也就仅仅比屁股宽一点的狭长船体内,从日出到日落,在摇摇晃晃的茫茫大海里,一边担心翻船,一边寻找正确的前进方向,烈日骄阳下,你完全暴露在海面,没有一点遮阴的地方,不停挥动桨,让自己保持前进,让独木舟保持在浪中的平衡。

没有人和你说话,社会的喧闹与嘈杂带来的那种群居安全感,你无缘体会。

一杯水,你保持一个姿势端一分钟、十分钟,和你一直端着一小时、两小时,八小时,那种感受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你会觉得超过十分钟,手就会断掉。而我一天的挥桨次数,都是以“多少万次”为单位计算的。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最残酷的一种惩罚。

所以,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打败陈友谅后,对陈氏家属的惩罚就是——世世代代不得登上陆地。对朱元璋来说,没什么比永远生活在船上更残忍的惩罚了。他要让失败者尽情体会这种痛苦。

但,我就是喜欢啊!莫非,我是陈友谅的后代?

01 论信息透明

早上出发不久,就进入钦州湾,算是离开了防城港市的地界,进入了广西的第二个沿海城市——钦州市。

钦州港刚刚发生过100吨硫酸泄漏事故,导致学校停课,居民疏散,但对浩瀚无垠的大海来说,并没有产生什么致命影响。

居然又能碰到一艘小渔船,擦肩而过时顺便问了句。

老闪:您好,我划船路过这里,请问钦州的硫酸泄漏,你们害怕吗?

渔民:报道了就不怕,不报才害怕。

这么有哲理的回答,让我真想停下来和他多聊会,奈何今天行程压力太大,只能匆匆赶路。

02 地理地貌VS烤生蚝

滞留在企沙镇的时候,我们吃了不少烤生蚝,3块一个,只只肥美。比起珠海12块一个的生蚝,吃起来痛快了很多。贪吃的我,在独木舟技术还不是相当熟练的时候,就为了吃到新鲜的生蚝和贝类,划着船在海上到处窜,在近海的礁石和荒岛上找吃的。

结果发现,挖出来的生蚝味道都好苦,可见珠海近海污染的严重性。但企沙镇的蚝却很鲜甜。

企沙镇位于多条河道的出海口,河道都不长,多数起源于十万大山的山脉里。河道主要流经山脉腹地,两岸人口少,没什么工业和生活污染排放到河道中,使得河水特别干净,甚少受到污染。

位于出海口海湾外侧的企沙镇,由西到东有防城河、茅岭江、钦江等多条河道,从钦州湾流出北部湾。钦州河流经钦州市的时候,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市区人口的生活排放污染,再加上钦州港的大型化工工业,以及离企沙镇不到20公里远的核电站,导致海水的洁净度降低。却依然比珠海的海水干净。

这样的水,才能养出新鲜肥美的蚝吧!河流入海口的咸淡水交汇处,海中养分丰富,是蚝的优良养殖地。这里的蚝不但肥美,产量也丰富。

原来属于广东省湛江市的企沙镇,发扬了湛江人的厨艺,特别是炭烤蚝,手艺相当出色。加上这里是生蚝的重要产区,蚝从海里的养殖场直接被送到鱼码头岸边的大排档,相当于从海里捞上来就烤,鲜味自然无以伦比。

其实就算厨艺再高,如果原材料不新鲜也是白搭。除非你放很多辣椒和花椒下去掩盖,不过这样的料理,口刁的两广人士,估计是吃不下去的。

03 新的冲积陆地

从卫星地图上看,钦州湾是一个深深向大陆凹进去的大湾。从企沙港一出,海岸线就迅速90度向北拐弯。理论上,我很快就会进入四周都是水,无法看到海岸线的蓝色汪洋。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企沙半岛的海岸线刚消失不久,一条黄色的海岸线,又出现在了我的左侧(北面)。难道我划错了方向?赶紧掏出手机确认自己的位置,一看,位置并没有错,独木舟正在计划的轨道上。

而且从电子地图来看,我应该四周都是汪洋,并不靠近任何陆地的海岸线。这就奇怪了。

为了看清楚这个北边的海岸是什么回事,我用桨把船头向左转,想去看看那条黄色海岸线,是不是钦州湾新冲积出来的陆地。

虽然我也知道,流入钦州湾的钦州河并不像珠江那么长,只有珠江的十分一多点,而且其流经的十万大山,都是渺无人烟,植被丰富的热带丛林,水土流失导致的江水泥沙含量比珠江要少得多,应该不会这么快冲积出大片的陆地。不过还是受好奇心驱使,想弄明白情况。

渐渐靠近海岸线,在薄雾的海面上,隐隐约约看见海岸线上好像竖立着很多高大的建筑物。如果是新冲积出来的填海陆地,不可能一下子就高楼林立吧。

眼前的景象,与我在电子地图上的位置显示,有点奇怪,让我感到莫名其妙。我打算先方便一下,放松自己后再思考。遇到难解的问题,先放松自己是我惯常的做法。

靠近海岸线后,大海因为北风引起的浪涌平静了许多,我也不用担心,停下桨小解会让我翻船 

04 港口变迁

放轻二两后,太阳慢腾腾地升起,海面薄雾变淡,抬头一看,前面一公里开外的海岸线上,那些建筑物都不见了。海市蜃楼般的林立高楼,原来只是一些光秃秃的树干,密密麻麻地插满海岸线。地图上的汪洋,已然是一片被泥沙冲积出来的新大陆。

真没想到钦州湾被泥沙覆盖得这么快,谷歌地图显示的是2015年的影像,也就是说,短短的一两年时间里,这片新大陆就露出了海面。不知从我的位置,到里面十五公里的钦州港,有没有受到泥沙冲积的影响?外面都变成陆地了,里面的港口怎么办?

这让我想起了广州的黄埔港。由于受到珠江泥沙冲积的影响,黄埔港不到一百年间,原来的港口已经无法停靠大型船只,只好向外搬迁。经过了多次外迁后,现在的黄埔港,已经向珠江口外面迁移了近50公里远。依照这种趋势,黄埔港在不久的将来,将不得不再次向外迁移。

作为广东省省会的广州,一个黄埔港都如此重要。钦州这么小,而且轻工业不太发达,主要的工业都是依靠港口的重型化工企业,核电等支撑,一旦失去了优良港口,经济将受到何等重创,简直不敢想象。

▲和大船相比独木舟就像个玩具

05 涨潮与洋流

这意料之外的海岸线,使得北风对独木舟的影响减少,风洞洋流随之变小,我感觉到桨越来越轻,看来是阻力变小之故。以现在的海情来看,应该不必把航程切割成两段,直抵北海变得可行。

赶紧把航行方向向右调整,目标北海,放弃三娘湾靠岸点。

10公里之后,冲积陆地的海岸线突然消失。没有了海岸线的庇护,北风带来的浪涌,加上潮汐流的浪涌,凶猛而来。两股浪涌刚好相反,叠加后互相碰撞,像沸水般胡乱翻腾。到底哪里会蹦出一个浪,变得无法预计,这让独木舟的平衡难度增加了不少。

虽然阔别海洋三年,庆幸以前累积的经验还在,应付这种情况,还没到困难的地步。而且两股洋流互相抵消,对独木舟的负面影响,反而降低了不少。

从早上的记录来看,涨潮是从早上7:04分就开始了,午时之前,涨潮速度缓慢。因为潮汐导致的反向洋流,速度并不是很快。

从下午开始,涨潮曲线加剧,洋流也随之变强。逆流中的独木舟,划行速度急速下降。但这个时候,想再返回三娘湾登岸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因为我在几小时前就调整了航向。只能咬紧牙关,继续向北海方向划行,

06 在逆流中前

如果洋流随着涨潮继续加剧,我很可能天黑前到不了北海。虽然这次的独木舟比较精良,但逆流中的63公里,绝对是一场艰苦的硬仗。

三年前,我在穿越泰国的时候,同样遇到了顶风逆流的62公里跳岛航程,没有下撤路线,当时是4-5级北风产生的逆流,跟现在的潮汐流不太一样。而那一次,我没有停桨连续划了17小时,在午夜12点才成功登陆沙美岛。

▲穿越泰国时的照片

那次在顶风逆流中,我的划行速度只有3公里,而现在因为用了更快的艇,速度也不过4公里。

疲惫中不断挥动双手划艇的我,开始埋怨起那个无中生有,突然出现的冲积陆地,是它让我临时改变了终点。不然,我现在应该已经在三娘湾登岸了。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探险中更不会有后悔药。任何一个决定,都需要付出代价。如果只是赌运气,是需要为最坏的结果买单的。

休渔期,没有鱼灯为我登岸照明。迎接我的,是黑色的银滩卷浪。一波一波,仿若随时准备在我靠近沙滩时,趁着夜色把我卷翻。

羚羊:怎么不打个电话让我提前去接你。

老闪:又预估不了具体的上岸时间,不想让你干等。

海岸线距离159公里,实际划行距离65公里。

▲独木舟当日划行轨迹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