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探险家闪米特】在雷暴雨中前行,好担心被雷劈

2017-07-03
来自:凤凰青年

文ㅣ闪米特

公众号/微博搜:探险家闪米特

水上环中国3

一个人划着独木舟,漫步在浩瀚海洋。眼前的世界,慢慢蜕化成一片水上荒野。

当大海风平浪静时,你能感觉到它的心跳;而当它波翻浪涌时,独木舟被强推到浪尖,让你误以为自己可以触摸到大海的指尖,那是一种朝圣般的感觉。

无论在海面遭遇怎样的风雨,只要你仰望苍穹,就会相信,残酷的境遇终将结束,大海与你,最终会握手言和。

01

东北风让行程变得异常艰苦,独木舟在逆风逆流中,不进则退。划行速度堪比龟速。

上午十点,雨慢慢变小,天上原本整片的黑云,变成一团团深灰色云团,天空宛如被浓烟熏过。云朵像被一股魔力掌控,彼此间互相冲撞,向着不同的方向游走。左前方两块巨大云团,由南北两个方向碰撞在一起,混成一团。

随着云团的碰撞与融合,强烈的光柱由云端吐向海面,然后炸开一声巨响。

隆隆雷鸣先通过空气震动我的耳膜和身体,然后再由独木舟到我的脚,一直往上传递。

大概一分钟后,又一道闪电,巨响声紧跟而至。我一边冷静地划船,一边计算闪电和雷声之间的时差。脑海中填满数字,心算的结果显示,雷电离我大概4-5公里,在我左前方。

为了拉远与雷公的距离,避免引雷烧身,我把独木舟的方向,往右调整了15度。

在如此空旷的海面,没有任何高的物体可以引雷。左看右看,就我最高。谁说广东人最矮的,你们真是图样图森破。直白点说,在海上打雷的时候,我就成了海面上的避雷针。但我想做的,其实是定海神针。毕竟被雷劈后,我就不可能保持很酷的状态了。

此处科普一下,所谓的避雷针,不是真的能避雷。避雷针的作用是把雷电引向它自己,以防止雷电劈打到其他建筑物或人身上。所以你们也可以称此时的我为“引雷针”。

实际上我改变航向的努力,只是在安慰自己。依靠双手作为动力的独木舟,它的移动速度,跟雷电相比,几乎相当于静止。不过雷电在我左前方4-5公里远,与我平行相反方向移动。

只要雷电的移动方向不改变,应该就不会劈到我。而且我的人品一向非常好!

▲不说了先上张本人私藏的祈祷图片

02

但我的挣扎并没有起作用,雷电很快就改变了方向,不断向我靠近。不管我有多努力,也无法拖延雷电靠近我的速度。

霍嚓......霹雳......隆......我连人带艇同时被闪电雷鸣震动得摇晃起来,一股寒意从我的心脏传到头顶。NND,大事不妙,闪电就在眼前,我没敢犹豫,一手抓住桨,侧身霍地从独木舟上跳了下去。 

“你大爷的,就不能提前打声招呼么!”

头顶”嚯嚓“”一声巨响。 电闪雷鸣、天空昏暗,墨黑色的大海,让人感觉危机四伏。

要不是长期浸淫在大海,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估计早就糊了,那里还能如此迅速地跳到海里。就算刚好被吓翻船了,此时估计也得尿裤子。

很多人会认为,坐在艇里肯定比跳下海安全。大海深不见底,脚底的冰凉总会让人怀疑,水底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会拉扯自己。

如果不能克服对大海的恐惧,不能在极端环境中保持冷静并快速做出决断,坐在艇上的人,无疑会成为真正的海面引雷针。

03

虽然跳到海里,我露出水面的头,依然突出水面20cm。别怀疑这个数据,我以前量过自己的头长。而且据说这个长度的头,是最有智慧的。

虽然这20cm还是有一定的引雷性,但相对于坐在艇上,离海面一米高相比,招引雷劈的概率要低得多。

雷电并不频繁,大概将近一分钟才响起一次,相对于2014年珠江漂流的时候,遇到一分钟10多20次高密度雷电袭击,这次要安全得多。

但珠江那次,我是躲在一个1.5米高的堤坝底下。而我现在泡在大海里,成为了海中的最高点。看来还是大江大河靠谱,好歹有个岸。

正当我勇敢面对雷电时,救生衣左边的口袋在震动,有电话!什么鬼这个时候打电话。拉开口袋拉链,把手机从浸泡在海水里的救生衣中掏出来,是羚羊。

▲正在给我打电话的羚羊

羚羊:下好大的雨,还打雷,你要不赶紧下撤上岸,海里好危险。

我犹豫了下,自己已经跳到海里躲雷了,而且我离岸边有4-5公里远,顶风逆浪的,要划到岸边,最少也要一个小时,雷电可不会等我一个小时再劈,哪里能下撤。

老闪:你放心,我在海里很安全,不用下撤,你到终点等我就好。

羚羊:你要小心,万一危险就赶紧下撤。

老闪:嗯,我会注意的,太危险我就下撤。

挂断电话,把手机塞回泡在海水中的救生衣里。其实在大海中,已经遇到危险的时候,往往是没有机会下撤的。

不太密集的雷电,继续在我头顶和周围轰炸着。我一手抓住船桨,一手抓住我的独木舟,一旦我的桨或者独木舟被漂走的话,我基本上就没有生存概率了。就算不被雷劈中,我也不可能游回岸边。

现在吹的是离岸风,洋流比人游泳速度快,穿着救生衣更不可能游到4-5公里开外的海岸。就算你能轻松游泳横渡琼州海峡,在这里,你也不可能游到岸边。

04

东北风不断把我吹向深海,我在朝着越南的方向漂,我居然想起以前看过的毛片里,就有一部叫做“胡志明市”。

呸呸呸,我这都想的什么鬼。我已经离目的地越来越远了。

大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对雷声慢慢麻木,轰鸣声开始渐渐远去。我赶紧从海里爬回独木舟,继续划行。

雨并没有随着雷声的远去而变小,风也依然强劲。海面上,白头浪滚滚。但能够回到独木舟上,继续划桨前行,突然感觉到特别的踏实。

再次平视海面,想起李叔同的一句话: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