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六神磊磊读金庸公众号创始人王晓磊:中国很多事情都是线的艺术

2017-06-30
来自:凤凰文化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成就人生主角”的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作者|徐鹏远

编辑|胡艺瑛

六神磊磊有过两个江湖。

一个是微信公号所在的自媒体江湖,一个新华社记者身份曾涉之官媒江湖。

之所以说“曾”,是这位因为在重庆整整跑了8年政法新闻的新华社记者,在2015年年底正式辞职,专心耕耘属于“六神磊磊”的创作。

从2014年年末业务培训期间注册公共号开始,记者王晓磊有了新身份。“六神磊磊读金庸”盛名累积,记者同行们即使对他臧否各异,也不得不叹服,“新华社拥有上万记者编辑,每天生产上千新闻稿件,但其在朋友圈的存在感经常比不过六神一个人。”(朱迅垚《六神磊磊,社会主义价值观不用你去添乱了》) 

这段时间往往被媒体形容成一个小号逆袭的三年,其实也是王晓磊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三年。

旧时的说书人,怀里揣着的故事若有两端头绪,尚且按下一头说一头。新时代里的王晓磊有好技艺可以平衡。不过当他谈起这三年的“并行不悖”时,只道当时不过是寻常。 

踩线的艺术

凤凰青年:投身自媒体大军对你来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六神磊磊:自媒体这个行业,最开心的就是在这里写作我不用走夹缝。我自己写完觉得OK,就发了,我自己承担责任。

凤凰青年:什么叫“走夹缝”?

六神磊磊:我理解就是,这个稿子必须顺利地通过一层层的审核,然后还要通过新闻规律,还不能太扯淡。最后成功的稿子艰难的走出来。还有就好像公司里面写个文案,小头目说这个文案要这样写,二头目说不行那样改,大头目说这个还改回来……那样叫走向夹缝。

凤凰青年:曾经一度你身兼新华社记者和六神磊磊读金庸创始人的身份,在不同的写作环境中,你的判断标准是?

六神磊磊:中国很多事情都是线的艺术。有的事情大家都觉得这么敏感你敢写?其实我觉得一点都不敏感。比如说批评政府,大家觉得很敏感,其实不。可以批评。但是有些东西不能骂,有些东西不能质疑……很多线的东西是微妙的。

凤凰青年:你对于这条“线”的拿捏自信来自于?

六神磊磊:我还是比较知道线在哪里。你看有些号上来就死掉了。有可能是新华社的锻炼吧,我眼睛里有一条红线在。我知道这一脚踩到什么位置,就够了。有的人不知道,一上来一脚,踩过线,就把自己爆了。

凤凰青年:外界对于你从新华社离职有很多猜测的声音,你如何回应?

六神磊磊:有人说这叫逃离体制。认为我与体制对立,无法兼容,自由的性格跟体制无法兼容。我知道大家想象的剧情——一个人在新华社写东西,环境不允许,要跟体制对抗,选择出走。他有机会因为‘出走体制、和党媒决裂’的剧情成为另一个层面和意义上的新闻人物。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老东家对我不错,分社对我不错。这么多年评优秀啊评职称啊全都没有亏待我。我对它也很有感情。

凤凰青年:怎样评价在新华社的工作环境?

六神磊磊:工作氛围很单纯,就是靠业务说话,很好玩。领导就是业务强,这感觉很爽。我不如他们。 

凤凰青年:以前的同事对于你创办公众号的态度如何?

六神磊磊:办这个公众号,他们一开始就知道。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有人会觉得新华社应该是很那个吧,很严肃,很关着,管得很严,不准记者乱说话。是,也是。但是我办这个号,我写这样那样的东西,没一个人说过我。我们社长说,工作是工作,那个是那个。他说我看你还是分得很清楚。这是真相。历史的真相没有那么的戏剧性、有人说,这个人在社里面写这些东西,肯定会受到很多压力。并没有,一句话也没有,大家转着玩儿。

凤凰青年:其实新华社对于大众而言还是有些距离感的。

六神磊磊:外界对我们这种单位有很多误解。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跑的地方都是容易出乱子的口。有时候半夜三更接了一个电话,安全交通生产的,出事故了,什么地方工地桥垮了……我必须把这个东西如实向上级和公众反映。就算遇到阻力,我们要尽力的反映真实情况。国家赋予的这个职能,让你在地方,让你做这个事情。

凤凰青年:外界有一种揣测,你不断强调新华社对自己不错,是一种最安全的策略,是一种兼有优越感和试图通吃体制内外的隐隐的野心。你如何回应这种“妖魔化”的说法?

六神磊磊:想太多了。人不要活的太复杂。我就说我自己,我就说我自己。

我希望自己永远站在弘扬主旋律的桥头

凤凰青年:起初你的公众号是另一个设计形式——解读《新闻联播》。你会给读者分析,为什么《新闻联播》会把这条人排在那个人前面,为什么这条新闻排在那条新闻的前面,为什么这条时长更长一点,为什么要这样措辞。这种做法的初衷是?

六神磊磊:比如说前不久的有个事情。有条新闻——《朝鲜功勋国家合唱团和牡丹峰乐团取消在华演出》,“大家当时纷纷猜测什么原因,说三胖怎么指使了,或者说发核武了,我们这边抗议,不让演了……各种猜疑。但是新华社发了一条通告,字数很短。”“原定于12月19日朝鲜牡丹峰乐团的演出,因工作层面原因,沟通衔接问题未能如期进行,中方重视中朝文化交流,愿意同朝方一道,推动两国文化。”

这个的点在哪里呢?这个key在哪里?里面的核心在哪里?

‘工作层面’四个字。你如果在机关里待过你就知道什么叫‘工作层面’,工作层面对应的是什么层面呢?领导层面。可能群众不知道什么叫工作层面,不知道这个消息向外传递什么消息。其实想向外传递的消息就是,这个是矛盾是工作层面的,员工执行层面的矛盾。不涉及到什么国家政策,不涉及到外交政策,不涉及到什么核弹,就这个意思。它想向外面传递的,是这个消息:不关大佬的事。但这不能说,也说不清楚,总不能说此事和两国高层无关……没法写……它是很虚的话。

凤凰青年:后来这个做法没有延续是因为设想本身不现实吗?

六神磊磊:而且不可能天天看新闻联播,疯掉了是吧,会看傻的。

凤凰青年:当人们忙不迭地把政治语言从自己的日常语言里剔除时,你选择这样打造自己的公共发言,你的想法是?

六神磊磊:我希望自己永远站在弘扬主旋律的桥头,新锐是一种思维方式,弘扬的仍然是主旋律,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很多人背不出来,对吧?你看我就背的出来。(他现场给我背了一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凤凰青年:你平时是否也是这样讲话?还是习惯线上春秋笔法,对着媒体皮里阳秋?

六神磊磊:不是啊。我真是这样,就是三观正。你看我为什么和人家有点不一样呢?因为我12年的党龄,就是不一样。党这么多年培养锤炼锻造教育,不是白学的。‘习马会’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先生是个好称呼》。很正,对不对?‘快播’的案子我写了一篇《请捂脸,坚持直播勇气》。中央政法委原文转了,不正他们怎么会转呢?我真不是胡说八道的。

凤凰青年:有读者留言:“一直挺喜欢你的文章,被删了也追着看,可是这篇无法苟同,一番站在高处鄙视人家的嘴脸,透露着一番我学富五车学贯东西的得瑟,年轻人只知道课本怎么了?没有你学识渊博怎么了?至少心是热的,你一个文人嘲笑一大群年轻人的热情,原来你也不过如此罢了。”你的回应是?

六神磊磊:第一,人要更新自己的知识。第二,对于重大问题,没有知识,就不要轻率有观点。这不苛求。第三,“年轻人”也是成年人,今日中国,年轻人更要有担当,要进步。第四,同情心勿滥施,姑娘。 

其实大家都小过,我也小过,现在回头翻小时候写的作文,也非常地脸红——警告美帝国主义,钢浇铁铸的义和拳……这种征文。小学中学不就带着写这种东西吗?我们都理解,大家都小过来。

一群年轻人特别愤怒地对攻击民进党几个人的号。可以啊,你讨厌民进党,你喝他的血都可以,但是我觉得至少要得懂知识,民进党干嘛的,民进党怎么来的。台湾是个什么情况、现状。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就只知道一点网上或者说中学课本里的东西,就冲过去骂人。我觉得着急了一点,着急了一点。

金庸是个实用主义者,理想藏在他脑子里。

凤凰青年:你如何评价金庸这个人以及他对你的影响?

六神磊磊:金庸,我觉得是个这样的人,一方面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有自己的理想、价值观,但又是个很坚定的实用主义者。因为他毕竟是个商人,而且是个大商人,不是一般的小商人,文化上他也是商人。所以他不会很激烈很偏激的去说他的主张。他不像一个没有社会身份和地位的文人,后者可以很偏激,反对这个反对那个。

凤凰青年:你怎么看待报人金庸和小说家金庸的两面——白天针砭现实政治,晚上颂扬千古侠风?

六神磊磊:金庸是个实用主义者,理想藏在他脑子里。所以他在一个很极端的团队里面无法生存。他原来的老东家是《大公报》,后来《大公报》越来越左,金庸待不下去,觉得跟他的理念冲突矛盾,就走了,这是他理想主义的地方——谈不下去,这个人必定是有棱角的。但是金庸又有超级实用主义的一面,说话从不得罪人,从来不说这个人这个东西不好,那个人那个东西不好。一点都不‘侠’。侠不应该这么说话的,侠应该陟罚臧否嘛,快意恩仇。金庸不这样。你听他说话你就会觉得他怎么……有的时候甚至觉得他圆滑得有点虚伪。但是你要理解他是一个大商人。

而且金庸还做什么事呢?当时香港回归的时候起草基本法,他参与起草,香港人骂他豺狼庸——他起草基本法的时候,香港人觉得他让渡了很多民主权利。但是你想想金庸是个实用主义者,这是金庸能让渡的来吗?金庸知道有些东西必须妥协,能坚守的坚守住就完了,这个基本法。你还想事事都争取,彻底的民主,这怎么可能的?

这是金庸的两面,我觉得我这方面有点像他,我肯定不会去大声疾呼喊口号,我也从来公开场合说不出口说这个人是垃圾,那个人是人渣,虽然我心里可能会这么想,我心里骂他傻X,比我嘴上说的少很多很多,但是你如果让我长期在跟我三观不符合的团队里面,我就待不下去,又不能像有的人在里面无所谓,我又不行,这样有点像金庸,这方面金庸影响我性格了。

凤凰青年:对于网络上“败坏文字”的指责,你的回应是?

六神磊磊:这样被说两句,其实总会有的。金庸小说里面王重阳王真人,武功天下第一,古墓派的人还给他吐口水——古墓派入师门有个仪式,要向他的画像吐口水——王真人这么伟大的人都要被人吐口水,那我这样的……肯定吐口水。所以这个难免。

金庸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如说我才知道原来时评可以这样写,就是用三千常用字,大家都能看懂文字,最纯的白话文。他的时评,用最简单的白话文,慢慢的说娓娓道来,反而我们现在读我们现在很多报纸的社论读不下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可以这样写。

我知道什么叫红,那才叫红

凤凰青年:你如何看待“网红”现象,你觉得“红”能够代表成就人生主角的标准吗?

六神磊磊:我跟人家讲过什么叫红,我感触特别深。我在伊斯坦布尔,土耳其有个作家叫帕慕克,他写那了诺奖。

那是红,真红。他写了一个《纯真博物馆》。我在伊斯坦布尔去找那个纯真博物馆,那天下雨,天极阴冷,我穿双白皮鞋。伊斯坦布尔的地形就像重庆一样,很多小路山城,我顺着去找,走了好多好多路。街上工人在修地,掏地沟,全是污水。摩托车乱钻,有时当地的老大妈就把我一把拉开,摩托车就呼啸而去……越走越偏,我觉得以为这么恶劣的天气,这么偏的地方谁会来看?估计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好奇去看。

没想到到那个地方,很小的巷子边上的纯真博物馆门口一看,小小的一个建筑围满了人。下着雨,天气很恶劣,世界各地的文艺青年都来了,各种肤色,各种头发,各种眼珠子,我就感觉到这才叫红。

这才是红,你见过人家真的红,你见过好多作品怎么影响人的心灵,就会对我们这种就微微一笑,什么红不红。

我知道什么叫红,那才叫红。 

看书不能老看我这样的书,我这样的书是很浅的书,是我自己把原著咀嚼了一遍吐出来,是很恶心的,你老吃这种东西你觉得很畅快,这不行,要去啃原著。

凤凰青年:你最敬佩的公众号作者是?

六神磊磊:我专门找到他膜了一下!我五体投地地佩服!你知道吗?我们都做不到它这样,一个号就可以形成一种思潮:膜蛤!这种大面积地形成一种潜流,把大家都裹胁进来,所有人都有共鸣,形成网络的暗语。他真的很厉害了!这个事情简直在思想史上都是一股值得重视的潮流。太厉害了,而且都没几篇文章,就达到了这种效果。现在……它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我那个,就是花样膜、隐晦膜吧……(他边说边举起双手模仿那个两栖动物)

凤凰青年:你有没有可能也会形成一个思潮?

六神磊磊:不,非常难。

凤凰青年:你现在就会有人叫你网红吗?   

六神磊磊:有。

凤凰青年:对这种标签贴有什么感觉?

六神磊磊:我们很无力,人家要怎么叫你没有办法。

当记者可能还是想伸张正义吧

凤凰青年:你有没有现实生活中正义感蛮强的时刻,做过什么“侠义”的事? 

六神磊磊:会有,基本上还是会有。当记者可能还是想伸张正义吧。

有这样的事情,记者生涯里面你会做一些做的比较好的事情,你回想起来觉得很开心的事情;也会有一时冲动误判了的事情,两个人跟你说道理,你听见这个人的说法你就很冲动,你去帮他伸张正义,结果发现事情不是这样;还有一些事情是应该做没做好的事情,留下遗憾的事情,我现在有很多上访信,收到很多上访信,什么内容都有。

凤凰青年:他们知道你离职了吗?

六神磊磊:其实多数都是送到社里,是我的口,领导就转给我,我尽量去读,想办法去写,但是还是有很多,当时也没有办法写,现在离职更没有办法写.

我每次收拾东西,总是把这些信带着,背过来背过去,搬家几次都背过来背过去。你总觉得好像把它丢掉了……(他沉默了好几秒)……总觉得好像把它丢掉就亏欠人家什么。其实留在我,这说实话我也做不了什么。我觉得人的这种责任感,侠义精神好像其实没什么用。就好像这一堆信一样,背在背上,你把它丢掉?好像觉得不应该丢,背着对自己也没什么帮助。

人就是这样矛盾的,在这种社会里面,我们就是一群背着信的人的感觉。

感觉怪怪的。

凤凰青年:金庸先生是双鱼座,这个星座出过的武侠小说作者还有黄易。 

六神磊磊:狮子座出哪个? 

凤凰青年:所以你是狮子座?狮子座出过什么?  

六神磊磊:出过党员江泽民同志。而且和我同一天,8月17日。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