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我在开放自由行的摩洛哥做中国人的旅游生意 上篇

2017-06-27
来自:凤凰网综合

本文转载自:中国三明治(china30s)

去年圣诞前一个多月,我觉得应该去一下摩洛哥了,我相信,一个免签国家的旅游爆发,是分分钟的事。

我给合作伙伴邮件说我们一起去下摩洛哥吧。他回复说没有问题,唯一担心就是在圣诞期间去摩洛哥可能会有恐怖袭击。

我不想他带着这样的担忧去,于是一个人去了摩洛哥。

1

我认识李老师是三年前了,李老师是汉办派出的老师,开始在马拉维的阿弥陀佛研究中心教汉语。

马拉维在1990年代跟中国建交以后,台湾的大使馆拆了,星空大师的弟子慧礼法师所建立的阿弥陀佛研究中心仍然继续,他们还在马拉维收养孤儿。大陆的汉办开始派遣汉语老师到马拉维教学。

李老师说她现在到摩洛哥工作了,在首都拉巴特教中文。我说我们的旅游也正好做到了摩洛哥,给我介绍个熟人吧。

李老师把一个旅游学校校长介绍给了我,这个校长又介绍了尤赛夫给我。尤赛夫成了我深入交往的第一个摩洛哥人。

早上9点,在沙滩上玩足球的摩洛哥年轻人

摩洛哥人大多会说阿拉伯语和法语,但鲜有英文。尤赛夫会英文、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法语和柏柏尔语,可见他的特别之处。

不仅如此,很多北非人并不喜欢说自己来自非洲,他们宁愿说来自中东。而尤赛夫做了个旅行公司,公司的名字就叫“VIP非洲”。不仅如此,他把自己叫作非洲尤赛夫,他的妈妈叫非洲妈妈。

有了尤赛夫,我融入得很快。我从卡萨布兰卡下飞机来到了摩洛哥最北面的城市丹吉尔,尤赛夫的家和公司,非洲妈妈的家都在这里。尤赛夫把他的公寓让给了我,带我出入各种场所,去旅游局长的办公室,去银行行长的办公室,去上流社会人士才去的酒店,去非洲妈妈的家里吃饭,我每天被穆斯林祷告的扩音器叫醒,又每天去丹吉尔海港的沙漠晨练。

尤赛夫虽然30多岁,但是从12岁就开始接触旅游了,他有两个硕士学位,正在读一个博士学位,他做过很多公司,买过几百个域名,都是跟摩洛哥旅游相关的,他的梦想超出了他现在赚的钱。他现在的公司不是一个大公司,我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就知道所有的成本。

我们一起设计整体方案和其中的每个细节:接机牌,买SIM卡,订酒店。

第一个月,尤赛夫把我们用现代车的团全部升级成了奔驰。我们的第一个团,尤赛夫亲自做了丹吉尔的本地导游,陪顾客参加音乐教室,参加烹饪课程。最后,顾客给了他34迪那姆(相当于20 人民币)的小费。

尤赛夫笑了笑,这可能是他拿到的最少的小费了,我说,别担心,不是顾客不满意,是中国人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那个冬天是撒哈拉最冷的年份,撒哈拉下了70 年来的第一场雪。从菲斯到撒哈拉,要穿过阿特拉斯山脉,山上皑皑白雪,路被封了,旅游车排成长龙,很多车已经放弃了撒哈拉,转道马拉喀什,到底去不去撒哈拉?去了,怕封在半路,不去,终生遗憾。

顾客也想放弃了。

尤赛夫打电话给他还在撒哈拉的童年伙伴穆巴拉克,穆巴拉克开着越野车碾过厚厚的雪层,从沙漠往菲斯,他探明了这条路是通的。之后,所有的旅行车,都跟着这辆车进了沙漠。

尤赛夫喜欢做别人做不到的事。

一个月后,我们的顾客越来越多,要解决的问题也多了,现在的团开始需要中文导游,我们拜访了一些专业的旅游学校,才知道这个国至今还没有颁发中文导游证书,在卡萨布兰卡和拉巴特的两所孔子学院是唯一的教授中文的机构。

对于庞大的中国市场,这个国家还没有准备好。  

摩洛哥是《权力的游戏》拍摄地

中国人喜欢上网,顾客的安全感都来源于能够上网,能够看微信和发朋友圈,我们要在顾客下飞机的时候就给他们SIM 卡,可是每张护照只能买两个SIM 卡。我们开始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摩洛哥的网络还不错,3G 和4G 网络几乎覆盖全国,即使在撒哈拉也是如此。我开始满大街买SIM卡,用包月10G流量的方式给顾客使用,到小店里买,到促销的人那里买。摩洛哥法律规定一次一个护照只有买2张卡,尤赛夫和我反复地买。

塔吉锅料理是摩洛哥人的传统食物,却是很多中国顾客的噩梦。尤赛夫给他熟悉的菲斯老板电话,要提供中餐,找遍菲斯城,只有一个会做中餐的厨师,还是意大利人。

找不到厨师,能不能让顾客自己做?我们开始尝试,在丹吉尔找了一家公寓式酒店。丹吉尔有世界上最好的金枪鱼、龙虾、鲨鱼和海胆等,而且都很常见。

码头上刚刚上来的鱼,可卖给当地人的价格和游客的价格迥然不同,我带上了非洲妈妈,非洲妈妈到了鱼市开始砍价,她把一条苏梅鱼活生生的砍到了65迪那姆,还在为了5 迪那姆锲而不舍。

整个码头男人们鸦雀无声,顾客看中了的,手指一指,非洲妈妈走到摊位前,摊位前的男人什么也不敢讲,他们连报个高价的勇气也没有,他们有着安德鲁西亚和阿拉伯人血统,他们却惧怕一个柏柏尔女人的眼神,男人们开始躲避非洲妈妈,可是鱼是逃不了的。

在收获了海胆、鲨鱼、苏梅鱼、金枪鱼后,我们还是觉得不能放弃那条龙虾,那是一条3 公斤重的龙虾,非洲妈妈的女儿说,这个非常非常贵,不要买。

“多少钱?”

“1200迪那姆”(合800人民币)。

“一定要买。”

最后,我们以800 迪那姆的价格买下了这条龙虾,虾膏做成汤,虾肉做成冷盘,那是顾客一辈子吃到的最大一只龙虾。于是,我们在丹吉尔增加了一个旅游项目,鱼市购物,自助晚餐。

后来我才知道,非洲妈妈是嫁过六个男人的柏柏尔女人。

2

在现代的社会中,一个穆斯林有点难。不能抽烟,不能喝酒,甚至不能喝可乐。我也去过当地的酒吧,年轻人抽烟喝酒与非穆斯林并无二致,可是他们做这一切,是承受着压力的。

我们的团越来越多,只一个月一天发十多个团,我们做的是小团定制,工作量一点也不少。一天接100多个电话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加上时差,我的工作时间是摩洛哥和中国的工作时间总和,一天只能睡四个小时。

我开始抽烟,尤赛夫也抽。每次抽完烟,尤赛夫会刷牙,洗脸,为了不让妈妈闻出烟草的味道。

一次,尤赛夫决定戒烟,他把香烟拆开,放在桌子上让我看,香烟被拆成了烟丝,尤赛夫说,你看,这纸都被点烟抽进了肺里,看这烟丝,多恶心。

时间长了,压力之下,我慢慢地不那么喜欢摩洛哥了,一个穆斯林国家,所有一切好像都是不公开不透明的,一切都要靠长期建立的隐蔽的关系,要靠潜规则,靠套路。

摩洛哥旅游业很发达,不过都是给欧美和日本人准备的,他们知道他们的服务会得到小费。可是中国人不给小费。

越来越多的服务员在给账单时加一句:这个账单是不包含小费的。一次在我听到一个服务员提醒我了三次后,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我在付款时故意用信用卡付款,假装不懂小费,我看到他的手在颤抖。

一切不像最初的样子了。摩洛哥的旅游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合作方开始时为了跟我们合作,给我们一个超低价,现在开始提价了。摩洛哥人的习惯跟中国有些相似,他总是告诉你,我们不仅仅是商业关系,我们是兄弟,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这种感觉对于一个身处异乡,语言不通,没有宗教的人来说,十分有感召力,可是当你陷入其中后,我就发现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了。

摩洛哥有一套民生受惠的旅游制度,比中国好的地方在于,它的大多数景点都是免费的,这样顾客就不会因为门票的顾忌而不去某个景点。顾客旅游带动了这个地方的消费,大多数摩洛哥人,都处于这个旅游产业的一环,无论旅游车的司机、餐饮业招待、或者是手工艺人。但是回扣这个问题很严重。

譬如,摩洛哥规定在每个城市,旅行团都需要请一个城市导游进行这个地方的景点介绍,没有城市导游是非法的。而城市导游工作时,离不开介绍饭馆和购物场所给顾客,这样,从这些消费场所得到回扣就成了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表面上一个城市导游热心推荐购物,吃饭,实际上却收受了回扣。这种行为中国人非常憎恶,大家发现最好的方式是不跟当地人接触。我们得有一个机制,去避免回扣的问题。

摩洛哥的沙漠、骆驼和海

这是摩洛哥免签后的第一个春节,摩洛哥的中国人蜂拥而至,酒店本来都是有热水的,可所有的房间都住满人时热水就有问题了。

中国人也非常喜欢生气,生气的理由很多,接机时没有看到接机人员会生气,看不懂菜单会生气,吃饭时找不到酒会生气,看到酒店的毛巾破了会生气。

摩洛哥人不懂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生气。

我会把顾客对我的气,发在尤赛夫身上。

尤赛夫一直以为我的顾客都是VIP。他现在明白了,我的顾客,要的是VIP的服务,但是价格却不是。

我跟尤赛夫解释说:中国的顾客不一样,中国人不喜欢VIP。中国的社会阶层,每个阶层都有消费能力,顾客要的是体验,一个行程,他可以坐火车,可以徒步,但是,他们也能承受在沙漠中住1500 元一位的奢华帐篷酒店的能力。

摩洛哥的社会阶层不是如此,上层永远是上层,这个王朝已经几百年了。

尤赛夫的梦想,就是做VIP。他说我的目标跟他的梦想不符合。

我不认同尤赛夫理解的VIP:不差钱,不用进行成本预算,顾客满意就行,有这样的好事吗?

3

尤赛夫受不了跟中国人合作的压力,他想去西班牙。的确,同中国人合作,钱少,压力大。

那个夜里,尤赛夫到我的卧室。他第二天要去西班牙想要给非洲妈妈在西班牙买一份健康保险。非洲妈妈六十多岁了,他几次买保险都没有成功,没有保险公司愿意接受一个非洲老妇人,但他这次还想试一试。

尤赛夫翻遍了保险柜,找到了厚厚的一撂信件,我才完整地知道了这个撒哈拉少年的成长。看到这些,尤赛夫跟我讲述了他的成长。

尤赛夫6岁没有爸爸了,他12岁时就要赚钱养家,他在沙漠里长大,他每天带美国人,欧洲人在沙漠里旅游,带他们到店里购物,他得到了导游费和回扣。

这是大多数住在撒哈拉边上的少年都会做的一件事,他们都是一边上学,一边工作。

与其它撒哈拉少年不同的是,尤赛夫会留下他的所有顾客的联系方式,他会给每一个他的顾客写信,有欧洲的、日本的、美国的、加拿大的,他没有走出过沙漠,他的信却走遍了世界,他的眼界也穿过了撒哈拉。

他的保险箱里只留了一小部分他的信,有六百多封,每封信都是顾客给他的回信,热情洋溢,顾客会告诉尤赛夫他的生活,尤赛夫会回信,顾客还会寄来衣服、钱物,也会回信告诉尤赛夫他们的生活。

因为通信很不发达,这个撒哈拉的村庄的邮件隔一个月来一次信,“有的时候,我从邮局会同时收到几十封信。”尤赛夫说到这个,骄傲写在脸上。

摩洛哥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都几乎是免费的,尤赛夫读到了大学,他从撒哈拉到了摩洛哥最北面的城市丹吉尔。

丹吉尔与西班牙只隔了一个海峡,船程只有一个多小时,这里有更多的欧洲顾客,尤赛夫在这里读大学。丹吉尔有灯塔、非洲洞,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这里出过一个名人伊本·白图泰,这个人是蒸汽时代之前全球旅行最长距离的人,曾经去过几十个国家,据他的游记记载,他也来过中国,但是,他记载的中国,跟中国的历史不一样,很多史学家认为,他根本没有来过中国。

尤赛夫现在来到了丹吉尔。

尤赛夫开始做城市导游。

当然,这个城市导游是非法的。

撒哈拉深处的酒店

在摩洛哥,导游必须要持证上岗,拿一个导游证书并不容易,既有名额的限制,拿到一张证书得30 多岁了,有时候,你要贿赂。

尤赛夫做黑导游也被警察抓过,他给丹吉尔旅游局长写信,写了一封又一封,直到局长知道了这个撒哈拉少年。

尤赛夫没有钱贿赂,他说,他不想贿赂,他要让别人知道他的尊严在哪里。

考导游证书时,一般人的陈述时间是5 分钟,尤赛夫说了45 分钟。

后来,他拿到了意大利语的导游证书。

在介绍摩洛哥旅游的书籍中,尤赛夫排在了第一位。

尤赛夫从赚小费变成了赚合法收入,他赚钱不是很难了。

一天,他给非洲妈妈打电话说,来丹吉尔吧,我养活你们。

尤赛夫租了三套房子,一套给妈妈和姐姐住,一套自己住,一套是办公室。这些房子,他一下租了五年,以很低的价格。

我来丹吉尔后,尤赛夫把他住的那套公寓让给了我,我们戏称为:Colonized apartment(殖民公寓),丹吉尔曾经被八个国家殖民过,现在,中国人来了,商人建工业园区,我来“殖民”他的公寓。

对于尤赛夫在这个繁忙节骨眼上去西班牙,我很不开心。

继续阅读:我在开放自由行的摩洛哥做中国人的旅游生意 下篇

 

责任编辑:周思诗 PSY022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