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戏剧演员黄湘丽: 重复会让戏剧丧失生命力

2017-06-22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成就人生主角”的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文|七月

在舞台上被称为独角戏女王的黄湘丽看起来最多100斤。不知是舞台的空旷凸显了她的单薄,还是高挑的个子衬得她格外瘦削,这位孟京辉御用女主演,自中戏毕业来在蜂巢剧场一站十年,先后塑造了《恋爱的犀牛》里的明明、《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你好,忧愁》《九又二分之一的爱情》独角戏女主等角色。

作为一种无法复刻的艺术形式,话剧艺术由于表演者、观众状态的瞬息万变,在这个提倡速食和批量化的当下更像一种珍贵的孤品。从业者的热爱和坚守自不必说,那愿意走进剧场、花两个小时、掏出几百甚至上千元来看一场话剧的都是什么人呢?文艺青年。不是手里拎着鸟笼子,把玩着手串的油头中年人,而是受过良好教育、对精神世界有着一定追求的年轻人——也就是你所熟知的那个被嘲弄、被污名了的“文艺青年”。这不是一场正名,话剧作为一种小众的艺术形式本身,它的感染力注定吸引到气质相投的人。而对世界保持旺盛的饥饿感和好奇心,提倡多元文化和多元生活审美的人,大概什么时候也不会过时。

不是明星,不是演员,黄湘丽称自己为文艺工作者。

演出是一个能量积累的过程

凤凰青年:每场戏演下来都会很辛苦吧?

黄湘丽:现在我有三个独角戏,每场独角戏都在两个小时左右。上台之前我会调整好状态,在台上完全释放。在过程当中不会觉得累,演完了之后都湿透了,反而很享受。

凤凰青年:你会把在台上称为一种释放?

黄湘丽:对。到现在为止光这三个独角戏就已经演了500多场了,如果我不能够在台上享受这两个小时,那可能演不了这么久。我说的释放是一种能量的释放,你需要跟观众在剧场里面进行能量的互换和交流。

凤凰青年:听起来有点抽象,你是怎么理解这个能量的?

黄湘丽:这么多场演下来我的感受是:舞台不仅仅是释放能量,我也在吸收观众给我的能量,这是一种眼睛看不到,但你能够从剧场空间里感受到的东西。也只有当你跟观众互换了这种能量,剧场的气流才会变得不一样,你才会觉得今天的演出是活的,每一天都不是在重复。

凤凰青年:500多场演下来,你应该很怕重复吧?

黄湘丽:对,包括孟京辉导演也要求所有的演员一定不要重复前一天的演出。如果我们只是在重复的话,那它就会失去生命力,像行尸走肉一样。今天走进剧场的观众跟昨天的不一样,那这个剧场的气流、你感受到的某种东西也不一样。对于我来说,我要特别敏锐地捕捉到这种变化,把这种变化作用到当天的演出上面,主动做一些调整,然后enjoy,这个是很重要的。我们会找各种各样的办法,让每一天的演出能够变得新鲜。

凤凰青年:放得开了。

黄湘丽:其实放开现在说起来很简单,但其实没有那么容易。你想在台上自由,要慢慢地才能够达到。

凤凰青年:那你是演了多少年,在什么时候达到了这样一个“放得开”的状态?

黄湘丽:我从毕业就到工作室,大概快十年的时间,演出了两千多场。“放得开了”还是从《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开始。因为独角戏是一个演员站在舞台上面对观众,可能第一场的时候我还不能那么自由,但有一天演到一个片段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怎么这么来劲,我就想怎么演就怎么演。以前是不敢的,以前觉得好像是固定好了的东西,但那一时刻我觉得,空气是自由的,我也是自由的,不管现在我怎么演这段戏都是可以的。然后我把这一段延伸到整个戏里面,就找到了这种自由感。

凤凰青年:自己的风格也就这么形成了?

黄湘丽:风格我也不好说……但是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他自己的特性。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是一个有个性的演员,我觉得自己是慢慢地被挖掘,然后在这么长时间的演出中形成了自己比较强烈的一些个性吧。

演员的表达欲会让表演变简单

凤凰青年:那你的个性是什么?

黄湘丽:你是说我,还是说在舞台上的角色?

凤凰青年:在舞台上,塑造出来的。

黄湘丽:有观众因为三个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你好,忧愁》《九又二分之一的爱情》,均为黄湘丽的独角戏)都看了,说好像有某种特别偏执,坚持的某种东西,很用力,又特别强烈的……

凤凰青年:很有力量感。

黄湘丽:对,我觉得力量感可能跟这种能量的释放有关。

凤凰青年:那这样一种风格,跟每部戏里具体阐释的角色有关系吗?

黄湘丽:我觉得演员最好是像一个可变的容器一样,你想让他变成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这三个戏虽然说都是我演,也都会带着我非常强烈的个人个性,但这三个戏想要讲述的主题不一样,所以我努力让它们变得更加丰富,让大家在三个独角戏里看到十几种、二十几种我的不同的方面。

凤凰青年:那在独角戏里面呈现出来的每种人格都是你吗?

黄湘丽:不可能每个人格都是我,但我肯定见过,或者是我很感兴趣这样的(人)。比如说《你好忧愁》里面的艾尔莎,我就很有欲望把她给表现出来,所以我会去尝试。我这个年纪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经历过,更多的可能是在表演的时候有一个欲望。欲望是很重要的,当一个演员有欲望去表达这个东西的时候,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了。

凤凰青年:每场戏在排练的时候,会不会就提前预设好了让大家思考的方向?

黄湘丽:也不一定。像《你好忧愁》开始排的时候,我们觉得它只是一个青春反叛的一个故事,排到大半了之后,我们突然发现了我们要表达的东西,就它除了是一个青春反叛的故事之外,更多讲的是当跟自己的生活方式不一样的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出现的时候,你跟它之间的一种反抗,这个是我们更想表达的。预设可能有,但其实也不知道它最终会排成什么样子,这也是戏剧的魅力。如果一开始就有非常强烈的预设的话,反而会阻碍很多东西的出现。

凤凰青年:每场演出台下最多能坐300多个观众,你会不会觉得这种投入比产出不高?

黄湘丽:这也就是戏剧的魅力啊,它是不可复制的。你今天看到的是我今天的这个状态,可能明天有细微的不一样。我知道你说的可能是它不会像其他的媒体,但话剧本身的艺术形式就注定了它是这样的一个小众艺术。

凤凰青年:都是什么样的人会走进剧场看话剧?

黄湘丽:现在走进蜂巢的观众都是比较年轻的,有一些所谓的社会精英,或者是文艺青年,也会有误入剧场的。我们之前在大剧院演出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很明显就是游客,看到半场就会走。

凤凰青年:看到半场就走的对台上是不是还挺打击的?

黄湘丽: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受不了。我记得《陌生女人》在国家大剧院演的时候,因为离观众太近了,所以他就直直的从我眼前走过去,我当时我就疯了。因为其实那是一种干扰和打断,但是慢慢地后来因为那么多场,不管是去外地也好,各种剧场,各种各样的状况都有,可是你不能因为这些状况打断自己的演出,你得让自己编的更加的专注和更加的坚强。

“文艺青年”被够歪就成了文艺神经病

凤凰青年:丽丽你觉得自己是文艺青年吗?

黄湘丽:其实文艺青年这个被叫了多少年了。

凤凰青年:但现在这个词被污名化得挺厉害。

黄湘丽:因为一开始文艺青年它就是文艺青年,后来因为这个词太好听了,好多人就想去够,然后够着够着够歪了,就成了文艺神经病。

凤凰青年:碰到马上要开始演出了,但自己情绪状态不太好的情况怎么办?

黄湘丽:没有办法,必须要很快调整好状态,这也是一个演员的职业素养。演员得有一种使命感,不管这一分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想到下一分钟我马上要去见那么多观众,就必须要迅速的调整呼吸调整状态坐上台,我得对这些观众负责。

凤凰青年:就是把个人情绪跟这个工作分开的这样一种职业的习惯。

黄湘丽:不是习惯吧,我觉得这是一个能力,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人家不是说戏比天大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是走上舞台,所有的身后的那些事情忘掉也好,暂时失忆也好,你就必须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凤凰青年:那回头想想,现在的性格也好发展路径也好,跟当年设想的一样吗?

黄湘丽:不太一样。我觉得人的性格是慢慢形成的,小时候各方面都还处在一个生长的状态,是矛盾的、徘徊的,迷茫的。但慢慢地,可能通过一些事情、一些人或者是通过某一段生活,你就形成了自己。以前我只喜欢某个事物,眼睛比较窄,心也比较窄,整个容量都很窄。现在就是会变得愿意去尝试新鲜的事物,这个对于我来说是变化最大的。我以前喜欢安全的东西,改变对于我来说很可怕。但作为演员,你要随时打破安全感。也正因为这个挑战,它就像把我摔碎了,然后重新建立了另外一个我一样。这个特别痛苦,但我好像长出了很多枝角,可以去感受更多,拥抱更多了。

凤凰青年:你是从小就梦想要站到戏剧舞台上演戏,以这种方式成就人生主角吗?

黄湘丽:其实没有,我都不知道我以后会从事跟话剧有关的事情。我小时候是喜欢跳舞的,实现之后呢,我想跳舞不能跳一辈子吧,后来觉得表演到80岁都可以,艺术生命比较长。我也没想到在毕业之后的10年之内会一直站在话剧舞台上演话剧,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吧。(笑)

凤凰青年:那是什么能够让你在这一呆十年?

黄湘丽:首先我就不向往娱乐圈,而且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能感觉到自己一直在进步,这是特别难得的。我同学们有时候为了拍戏可能待着半年没戏拍,有时候会拍的很不痛快,因为自己的很多东西不能施展。但是像我们在工作室,导演是一个特别自由的导演,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就怕你不会。一直都在不断地学习新东西,一直都在进步,这个状态就是我想要的。

凤凰青年:现在还是没有进娱乐圈的打算?

黄湘丽:没有没有。我是真的愿意一辈子都站在话剧舞台上。就像回家一样,我觉得这是属于我的地方。我在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在跟中国最牛的艺术家学习,还有一个舞台能让我每天演出,跟那么多观众进行交流,我就觉得特别高兴。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