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 | 欧阳娜娜:选择了冒险,就要为梦想接受牺牲

2017-06-07
来自:凤凰青年
正在加载...
播放列表:

在热点频出的当下,每一种流行文化,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 这也是我们做“100 points百人计划”的初衷。

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百人计划以“人”为标识,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成就人生主角”的青年,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我们相信,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

欧阳娜娜 

文| 胡艺瑛 

十三天前的下午四时,台北。

司法院大法官宣布禁止同性结婚违反宪法,以台湾为震中的民主自由震荡与音速同步蔓延至整个亚洲地区,人人毫不吝啬地歌颂社会大气候下史无前例的开明。

五天前的晚上七点半,上海。

少女欧阳娜娜在她的法定节日这一天,坐在我一米开外的沙发上,谈起大众对她的“不满”,困惑地问正在发问的我:“我决定要不要在学校念书,真的需要向全世界交代吗?”

这是2017年。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冻卵成为丁克以外的第三种生育选择,Alpha Go在柯洁之上篡位世界第一。看似开明至此的民主社会,在面对这个少女从世界一级音乐学院休学进入娱乐圈的个人决定时,却透露出难以言表的抵触。

七个世纪前的某一天,意大利。

草芥市民和世俗知识分子拾掇起人文主义的碎片,人们在接受的过程中付诸了分裂和斗争。若干个世纪过去,人类终于能够理解,当时的社会嬗变实质上是一场文艺复兴。

今天的社会剖面,与过去的某一帧异常吻合。

但此刻,似乎整个社会都在跟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过不去——在她进入娱乐圈之前,台媒已大肆报道,区别于后来报章上提及的生涩娇柔的演技、疑点重重的炒作、双重人格的举动,她曾经被誉为难得一遇的音乐天才——12岁即考入世界顶尖的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两年后却宣布休学正式进入娱乐圈。

娱乐圈的生存环境向来险象丛生,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更犹如吞噬之势。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欧阳娜娜义无反顾地从古典音乐演奏过渡到大众娱乐层面,也完成了自己从少女到女星的多变转型——她的微博关注高达880万人次,出道以来所有的参演作品卖座率及收视率都极高,多场个人演奏会均呈听众年龄低开走向。我们已不能否认,欧阳娜娜籍大提琴演奏家身份空降娱乐圈的同时,亦为古典音乐的市场带来大量低龄化新鲜血液的涌入,年轻一代如此之近地接触到古典音乐与高雅艺术,这一次,是因为欧阳娜娜。

同性婚姻合法的公告在场群众坐等了两个月,文艺复兴的内讧外战持续了整整三个世纪,若干年后欧阳娜娜会否成为古典音乐与大众娱乐、雅俗文化真正共赏的交互切口我们不得而知,但眼下,这个被洪水猛兽般的舆论反复攻击的少女明星,正引发了人们对娱乐圈见机投食举措的质疑。

在泛娱乐化现象盛行的今天,大众对于艺人本身的过度消费,让社会演变成为一个裁判员超载而参与者寥寥的失衡托盘——舆论暴力化身一跃开始夺取道德制高点,未成年身份从自保盔甲变成话题争端,所以我们诚挚邀请引起争端的主角——欧阳娜娜一起来聊聊,关于娱乐圈的生态环境对于一个未成年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少女的头衔是刚需还是本色?眼下这种雅俗共赏的局面是否表面维和?收入的背后是否透露着娱乐行业的收益式微?泛娱乐化的大环境下两岸的舆论表态是否近似?诸多标签的现象,是一种反复试水后的碰壁,还是一种有意的经营?如何回应及评价自己的演奏及演技?

关键词:未成年

长大都不是突然的

凤凰青年:儿童节快乐娜娜。

娜娜:谢谢,其实我今天也收到很多祝福,因为明年才正式不算是儿童。

凤凰青年:那在你心里觉得自己还是儿童吗?这几年来有没有某一个时刻让你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

娜娜:我觉得长大都不是突然的,一定会有一个突破,我也会因为某些事情感觉自己从一个阶段跨越到另一个阶段。

这种跨越就好像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了;以前没有了解到的事情,现在更了解了,或是以前老师给你说的事情你本来并不懂的,现在好像渐渐懂了,这种时候就会觉得自己长大了。

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是儿童,起码不工作的时候,都会是一个儿童。

凤凰青年:那作为一个未成年人,一个“未成年艺人”,大家频频提到的这个标签同时也把你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目前所承受的这一切,已经超越了自身年龄所承受的范围?

娜娜:算是我自己的选择吧。其实也有一些好朋友会劝我:“你改年龄吧,你把自己改得大一点,烦恼相应就会少一些”。我曾经也感到疑惑,为什么没有人把我当成小孩看,为什么你们要这样辱骂我,而且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就要为它负责,为它去努力。我不能说因为我的未成年,那么我做了别人可能看不顺眼的事情就要怪罪到“未成年”身上,因为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年纪。

但是未成年就出来工作、追求自己的梦想,真的有什么不对吗?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你认为应该一帆风顺吗?所以我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遭到全网谩骂也不算什么。是我自己选择在大学毕业之前出来冒险,所以这就是我要为冒险做的牺牲。

凤凰青年:那么你觉得女明星和少女这两个身份,在你身上哪个属性占比会更明显?

娜娜:我感觉他们每天都在打架。

 

关键词:休学

念书当然很重要,但已经重要到可以衡量一切了吗?

凤凰青年:今年已经是你进入娱乐圈的第四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休学进娱乐圈,你会在柯蒂斯音乐学院过着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娜娜:其实很难说,我在这个娱乐圈里多久了。

我出生在娱乐圈,一直以来就被所有人用放大镜来检视。不过说实话,其实我拍《北爱》那年,并没有想象自己日后要当演员。也并不知道当了演员以后,生活会有什么改变,当时只是觉得拍戏很好玩,我喜欢拍戏,我喜欢团队工作的感觉,我喜欢和导演、编剧演员一起去探讨这个角色,当时真的只是这么想。

凤凰青年:但现在的情况是,大家会把同样是从柯蒂斯毕业的郎朗,作为将你与之相提并论的对象。

娜娜:首先我觉得人们能把我跟郎朗放在一起对比,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荣幸的事,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能跟他相提并论。

这几年人们拼命问我,会不会后悔做这个决定。我不后悔,只是我是不是必须得跟所有人交代清楚这个问题,何必呢。我始终觉得这是一件比较私人的事情。但其实在柯蒂斯度过的那两年反而是我人生中最轻松的两年。柯蒂斯于我,就像一个加油站,我灌满油之后,往下一个加油站出发,这很自然。当然我很感激这两年时间带给我的一切。

凤凰青年:那么到目前为止,你自己有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到底为什么要进娱乐圈?

娜娜:我有结论啊,我的结论特别简单,就是我喜欢。

其实我的家人就跟普通人一样,也会绕不过“为什么要从这么好的学校退学”这个问题。但这些重要吗,就连“为什么要进娱乐圈”这件事本身都不重要,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罢了。

但是以我善变的个性,随时我就撒手不干了。

凤凰青年:网络上很多的骂声都在指责你:“为什么你要退学”,“为什么要出来当演员”——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娜娜:所以我就有一点疑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在读书,或者为什么书一定要在学校读。当然读书绝对不是我的强项,我肯定是右脑比较发达。

但我自己经常会想,“读书”这件事当然很重要,但它已经重要到可以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了吗?

但是作为父母,其实他们的顾虑是长远的。我都16岁了,我爸还跟我说:“宝贝,你要多练习成语啊,每天解释4个成语给爸爸听”,还是有这种事情发生。

凤凰青年:真的有在念吗?

娜娜:他就给我下一个APP,让他的办公室助理给我买历史书,我能理解他们。

关键词:收入

一个人的收入居然可以演变成一则新闻,太匪夷所思了。

凤凰青年:有些媒体通过粗略的估算,报道你近年来的收入已经超过两千万,这个说法可信吗?

娜娜:其实当时我看到这个新闻,反而没有太大的反应,我觉得就是,也不是无聊,就是挺……挺无聊真的。

这个数字不知从何说起,毕竟连我本人都不太清楚自己的具体收入。这样一个话题居然会演变成一则热闻,我觉得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收入这种东西,本来就是非常私人的。但是如果大家习惯把它当成茶余饭后的一种谈资,我觉得也无所谓。不过这个数字确实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凤凰青年:当这个数字被摆在眼前并反复提起,大家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你的休学会跟金钱收益有直接关系。

娜娜:其实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撇开艺人身份,每一个人工作,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生存对吧,这很正常。

简单来说,我演戏,我可以不要钱,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拉琴也是。人家还给你酬劳,那不是一件,好像是得了便宜的事情。

 

关键词:舆论暴力

现在人跟人都不需要相处,就可以直接帮你贴标签。

凤凰青年:你第一次被观众认出来,是什么时候?

娜娜:应该第二部电影上映之后。

那是第一次,有人因为我的作品去认识我本人,当时觉得还蛮惊讶的。

后来开始接拍连续剧,或者是《偶像来了》,大家才开始认真议论我这个人,或是定义我——所以这个才是最大的改变。以前都是相处之后人家才知道你的个性,但现在好像是,人跟人都不需要相处,人家就可以帮你贴标签。

凤凰青年:网络上有许多来自陌生人的恶意,你有因此感觉遭到过暴击吗?

娜娜:被暴击肯定有。

一个是我决定休学这件事情,第二个是在《是!尚先生》开播之后,很多人用偏激的语调去讨论这个角色和剧情。

 

关键词:两岸舆论环境

台湾会不会比大陆宽容?绝对不会。

凤凰青年:你出生在台北,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台湾,舆论环境比大陆会不会稍微要宽容一点?

娜娜:绝对不会。

我在台北的时间其实蛮少的,但偶尔还是会碰到那些娱记,他们的年龄,也不过是我的哥哥姐姐。他们在报道中用尽尖酸刻薄的语言,却对我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我们没有新闻了,所以就拿你的新闻写一写”。

所以有时候我想,扫一眼就算了。我也是后来才发现,原来网络环境已经这么复杂,有水军,有营销,有大号,其实这些东西我一开始都是一知半解的。我说居然还有人可以花钱请一个一个人给你打字,那人工费得多贵。

所以你说这样子怎么做儿童。儿童不应该懂这些事情,你说是不是很险恶,其实是,但有没有纯净的部分,其实也是有的,对吧。

 

关键词:标签

你们今天看到的一切,看似需要苦心经营,但站在我的角度,就是一种顺其自然。

凤凰青年:出道四年,你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大家不再仅用一个“天才少女”就能概括你。你希望大家对你的首要定位是什么?

娜娜:其实这是采访提纲上最让我纠结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以前我只有一个标签,因为当时我只有一个身份。

现在我既要做好一个演员,又希望以演奏家的身份和大家分享音乐。你们知道我可能是因为鹿小葵,也可能是刘星阳,但她们都不是我,纵然我身上的标签很多,但我本人却没有特别大的改变。

我本身非常在乎外人对我的看法,但我也知道很难去左右他们的意见。我只是希望他们试图去给我贴标签的时候,也尝试稍微去了解我,而不是说你看了某一部剧的某一个剪片,你就觉得我是一个脑残。

凤凰青年:这是一种反复试水后的碰壁,还是一种有意的经营?

娜娜:怎么样才算碰壁,你说演一个连续剧大家讨厌这叫碰壁吗,遇到挫折我觉得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我知道我就算爬上了一个山顶,也还是永远会一直掉下来再爬上去。如果不掉下来,你就一直在这个山顶上面,到不了另外一个山顶,所以碰壁也算是一步一步在前进,都是很顺其自然的事情。

凤凰青年:所以进入娱乐圈对于你或者你的家庭来说,算不算是一个意外的选择?

娜娜:从小就没这个打算。因为爸爸妈妈都是这个行业的,姐姐妹妹自小就表现出强大的演艺天赋,而我则非常尽责地拉琴。

关键词:音乐天才

音乐选中了我,我也选中了音乐。

凤凰青年:网上很多帖子在点评你的音乐上前后期的变化,你怎样评价自己的演奏水平?

娜娜:艺术这种东西,你没法像数学一样,有明确的对错。但是像基本技巧,是一辈子都要学的。

很多人反复问我:“你现在钢琴几级?大提琴几级?”我其实从来都不清楚这些等级,谁有资格去定义这个东西,其实没有吧。

但我觉得这和全网谩骂不同,关于我演技怎么改善,琴艺怎么增进的言论,我特别接受。

凤凰青年:如果以进入娱乐圈作为一条分割线?

娜娜:应该是2014年。

2014年我还在柯蒂斯音乐学院,往后我经历多了,在音乐感情投入方面,有了鲜明的对比。

凤凰青年:那是不是可以说,你对待音乐更有技巧性?

娜娜:应该是更有规划。

老生常谈,一天不练琴自己知道,两天不练琴老师知道,三天不练琴观众都知道。

最大的改变,应该是我强迫自己开拓音乐领域了。我的粉丝或乐迷,他们很大程度上都并不了解古典音乐,如果能够因为我,更多的人接触古典音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我一场音乐会下来也就两个小时,我不可能整整两个小时都给台下的观众灌他们觉得难以消化的音乐作品。所以我把一半时间匀给流行音乐。

凤凰青年:你认为自己的确拥有音乐天分吗?

娜娜:我觉得天分是必然的,我出生在这个世界,跟音乐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关系。

但是我到底是不是天才,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说音乐选中了我,我也选中了音乐。

但不管怎样,一分天份,99分努力。

 

关键词:演技

演技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天分的,跟拉琴一样。

凤凰青年:如何评价自己的演技?

娜娜:演技吗?我觉得演技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天份的,跟拉琴一样。

凤凰青年:你觉得自己的天份更在拉琴的部分,还是演技的部分?

娜娜:这个东西其实我还没办法知道。

《北爱》是4年前开拍的,我回想起当我拉琴拉了4年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没天份。当时也有很多置疑,我爸都说你拉成这样,以后是想去西餐厅配乐吗?

哪有人一开始演戏就能拿影后,而演戏跟拉琴又不太一样,它不能靠死磕,更在于经历。

凤凰青年:最近在剧组里最好玩的是什么?

娜娜:最近就是吵架的戏,我在《秘果》里面大吵了一架。我从来没试过这样吵架,这么畅快淋漓。

你知道我每次去做按摩的时候,理疗师都说你是不是经常生闷气,胸闷。我能把这个气在戏里发泄出来,特别开心。

 

关键词:成就

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凤凰青年:现在有没有觉得成就了你的人生主角?

娜娜:现在回想起来这几年,算是有吧,我觉得已经有一小部分了。不管是心理层面还是实际上的,都至少有一个基础。

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我不知道这种“喜欢”能持续多久,说不定过个两三年,我突然想做一个建筑设计师,我就会往那方向发展。

但是这一刻我只知道,希望自己永远在做喜欢的事情,然后把正能量带给所有我认识的人,或是爱我的人,我爱的人。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