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探险家闪米特】漂流黄河九死一生,竟然还怕海岸线?

2017-06-06
来自:凤凰青年

文ㅣ闪米特

公众号/微博搜:探险家闪米特

1

时隔三年,我又要从河流折返海洋了。

刚好前几天有位记者问我:“你更喜欢平静的水域,还是更享受湍急水流的挑战?在海中划行和河流漂流的感受有什么区别呢?”

这位记者问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其实人都更喜欢新鲜的事物。

所以当我长时间在平静水域时,我会非常渴望去挑战水流湍急的激流、惊涛骇浪的大海。

但当我在白水激流中,应付随时来袭的浪花,身体疲惫不堪、恐惧挥之不散时,我又非常向往风和日丽、平静水上划船的日子。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

大河漂流与大海中划行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海拔落差巨大的激流河道上,危险是在瞬间铺袭而来。

你没有时间去思考,必须立刻采取行动,用你的技术及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经验,本能般快速做出反应,以此去应对每一个来袭的危险,以确保自己能活下来。

这种危险来得快,去得快,电光火石。考验人快速面对、处理危险的能力。它能让人的肾上素迅速提升,危险而刺激。

而在大海里,你必须每一步都要经过计算、预测和判断,然后采取正确的行动。这也是我常说的,数学不好不要去探险,分分钟丢命。

海洋上的任何危险,都是在你犯错之后,极其缓慢地一步一步的向你走近。你几乎无法通过直觉、直观感受到危险什么时候到来。

例如,在狂风将要来袭的前夕,海面上不会有任何征兆,甚至比平时更加平静。而等到狂风真正到来时,采取任何对策和反应,都为时已晚。

海上危险一旦到来,你就不要指望它像河里激流一样,会迅速消失。海上危险会由弱到强,一步一步加剧。一旦你步入了危险地带,就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你将会被缓慢但又不可抗的力量,一步步拖入地狱,在危险加剧的过程中,你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去应对、去求救。

但人的力量,在大海中非常渺小,一旦步入危险,任何的挣扎都是徒劳。灾难非常缓慢的加剧,将人在彻底的绝望中拖入深渊。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我有丰富的海洋经验,时隔三年后我还会如此紧张之故。

尽管我没有停下脚步,没有放下过手中的桨,但毕竟过去三年我都在大河探险。三年不见的亲人都会有生疏感,何况是喜怒无常的海洋。

2

我一边收拾行装,一边思考这次和黄河漂流的区别。

中国海岸线的整个地理地貌和气候都与黄河沿岸九省差别巨大。我需要的装备比上次少了很多。

首先,黄河的源头是海拔4700米的地方。在2015年5月我起漂的时候,那里非常寒冷。

实际上,在整个黄河漂流的过程中,哪怕到了6月中旬,黄河上游依然经常有大雪和冰雹轮番光顾。

我们这些中原地带的人,觉得6月下雪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用“6月飞霜”来描写异常事件,暗示有莫大冤情导致反常气候。

而在黄河源头,海拔4000-5000米的青藏高原,6月下雪是多么平常的事情啊。

因为这个原因,黄漂时不得不携带大量防寒衣服,还有足够抵挡冰雪严寒的睡袋帐篷等露营装备。

加之黄河源头有大片的无人区和人烟稀少的牧区,没有办法进行任何物资补给,我们的当时不得不携带大量物资。

最后的结局导致我们经常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因为车里满满当当、乱七八糟都是装备。

而这次的环中国海,出发点是广西和越南的边界——中越界河的北仑河河口,海拔是零度。

整个探险都是在海上进行,所以从出发到达终点,一直都处在零海拔地带,它的地理地貌和气候相对正常。

5月份天气也暖。而我计划,是在10月份终止活动,因为过了10月,寒流就开始来袭,在冬季季候风来临之后,独木舟基本上没办法在海上航行。

实际上,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也就是西北风来袭的时候,不仅会让天气变得寒冷,狂风会在海上掀起惊涛骇浪。

不要说毫无动力、狭窄不稳定的独木舟,就算是大型的渔船和客轮都很难在这样的气候下安全航行。

所以这次的环海,必须在10月中旬之前终止,不管是否完成。

也就是说,这次的探险,不会在非常寒冷的天气中进行,当然也就不用携带过多冬天的衣服,酷寒地带的露营装备也可以省掉。

相对黄漂而言,我们带的装备终于不必再像搬家和逃难似的了。

3

2015年的黄河漂流,整体物质的准备和收拾,大概花了大半个月,而这次环海,只花了三天时间收收捡捡,简单了很多。

每看到一件装备,在带与不带的取舍之间,都会让我想起黄河的艰难凶险。

从4700米的高海拔,到流入零海拔的出海口,中间海拔落差巨大的地方,峡谷里激流汹涌澎湃,危险异常。

1987年首漂遇难的七位勇士的英魂,依然会闪耀在波涛间吧。我很庆幸,在前人遇难的地方,自己能够顺利安全度过。感谢上苍眷顾!

但黄河毕竟只是一条河,除去水库,最宽的地方不到一公里宽。

也就是说,在黄河里面,不管发生任何危险,只要你水性足够好,有充分的体力,有能力挣扎游完几百米远的河面,爬到岸上,你就安全了。

但这次独木舟环中国海,全程都在茫茫大海上。

变幻莫测喜怒无常的大海,一旦你划着独木舟到海中间,四周都是海水,什么标的物都看不到,各种洋流和风会引起暗流涌动。

一旦遇到什么情况,一个人、一叶无动力的小舟,没人外力的帮助下很难上岸。

所以,相对于黄河的激流,大海,更加危险可怖。单纯从户外探险的角度,独木舟环中国海,难度和危险度会比黄河漂流更高。

但有一点很幸运,整个环海行程都在沿海地区,也就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进行,可能会少啃几顿压缩饼干,少被疯狗追咬几次。

最后的装备收拾和整理打包完成后,我们会从上海出发,开车两千多公里,到达广西的防城港——中越边境。

2014年,单人独木舟漂流珠江;2015年,单人漂流黄河;2016年,登上世界第八高峰。我都平安回来了。这次也希望自己能够平平安安的。

阔别三年的大海,让我感到恐惧又亲切。

但是,紧张没什么用。我需要的是鼓起勇气,去证明自己然有实力,用我的独木舟,继续在海洋上探险。

我需要用行动再次证明,我还是一个走在探险路上的探险者。而不单纯是一个,曾经创造过探险辉煌的人。

闪米特,加油!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 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