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这么多年过去了,世界对伊朗为什么还是充满偏见?

2017-06-05
来自:南方人物周刊

土耳其阿勒有一个颇为繁忙的车站。不少大巴停靠在这里,从车里涌出拎着大包小包的库尔德人。同去多乌巴亚泽特的一群德国大学生,也是大包小包,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要从多乌巴亚泽特进入伊朗,然后前往德黑兰。

等车的还有一个瘦高的男人,蓝白格子衬衫,黑色西裤,上面落着灰,斜挎着阿迪达斯挎包,像大城市来的售票员。他自我介绍说叫默罕默德·阿里,伊朗大不里士人。

亚拉腊山

阿里的英语说得不错,他说他在读语言学博士,此前在大不里士教过18年英文。平时“最爱旅行”。于是我问他都去过哪里。

“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土耳其!”

他告诉我,不久前他受邀参加希腊的一个语言学会议,于是飞到伊斯坦布尔,又乘大巴到了希腊土耳其边境。尽管他办了申根签证,但还是被拒绝入境。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伊朗人。

与伊朗接壤的多乌巴亚泽特

阿里压抑着怒火,却不敢显示出来,怕一旦态度不好,更授人以驱逐的口实。他得到一份拒绝入境的文件,拿着它一路坐大巴回来,准备去德黑兰的大使馆“讨个说法”。

“这就是他们对伊朗人的偏见,”阿里说,“但我是受过教育的人,我能讲英语!”

在大巴上,阿里继续跟我讲述这个对伊朗充满偏见的世界。他喜欢在每句话后面加一句:“Am I right or not?”而我总是说,你说得对。我告诉他,被拒绝入境不是他的问题,而是欧洲人的傲慢和无礼。但现实世界就是如此,你不必太在意,也没必要把这事放在心上。我的话似乎对阿里起到了神奇的疗效,他不再谈论讨回签证费的事,转而谈论起他似乎更关心的话题。

库尔德人

“中国女人性感吗?”他问我,“中国人每周做几次爱?”

我告诉他,很性感,但做几次爱不一定,要看她们的心情。

“如果我在街上和女人搭讪呢?她们会跟我走吗?”

“如果你在伊朗和女人搭讪会怎么样?”

“性在伊朗是一种禁忌,”他以语言学家的口吻说,“但越禁忌,就越刺激。Am I right or not?”

路上,我们碰到两辆烧焦的油罐车。大巴减速,最后停下来。库尔德司机谨慎地左顾右盼,不确定是不是刚发生了一次炸弹袭击。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连阿里也不再谈论刚才的话题。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凝重的神色。司机小心翼翼地绕过油罐车,透过窗户,我看到它们像尸体一样倒在路中,已经烧成一堆废铁。

这里是库尔德工人党(PKK)活动的区域。他们希望库尔德从土耳其独立,为此已经武装斗争了几十年。

大巴绕过油罐车,继续往前开。车内的空气多少缓和了一些,但还没缓和到让阿里继续谈论他喜欢的话题。德国人大概在商量怎么从多乌巴亚泽特前往伊朗边境。阿里过去插话说,多乌巴亚泽特市内有开往边境的小巴,他可以带着他们过去。

没有人理睬阿里,他又坐了回来。

“你看到了,依然是偏见。”他说,“我只是想帮助他们而已。”

到了多乌巴亚泽特的车站,德国人直接包车走了,而我跟着阿里坐公交车进城。阿里告诉我,他决定不再去大使馆讨说法。他打算就在这里转转,给儿子买个玩具:“就说是从希腊带回来的。”

分别时,我们握了握手。

TIPS

2006年,PKK与土耳其政府签署了停火协议,但土耳其东部的局势依然剑拔弩张。尤其是“伊斯兰国”崛起之后,库尔德人被推到了战争的前线。美国希望借库尔德人的力量打击“伊斯兰国”,而库尔德人也希望通过抵抗“伊斯兰国”获得独立的筹码。土耳其政府不满库尔德人的打算,常借攻打“伊斯兰国”的幌子,攻击库尔德人的武装。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 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