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爱哭鬼、伪90后、败家女,咪蒙和她月薪5万的助理们

2017-05-24
来自:凤凰青年

 《人物》:刘夏

咪蒙那篇《说来惭愧,我的助理月薪才5万》,让安迪、黄小污、钟小钟,这三个90后助理火遍了全中国。

在咪蒙看来,90后很真实,他们喜欢钱、喜欢装逼,从不掩饰,因为这是人类的本性,他们不会因为你资格老,你年龄大就服你,但会因为你牛逼而对你五体投地,甚至给你跪了,他们的心里就是,「哇,你好牛逼,你说什么都对。」

罗海洋是望京SOHO的一名保安。

他上班第一天是个夜班,凌晨三四点光景,整个SOHO大楼静得可怕,门口的彩色喷泉也停了下来,远远的街灯照在这片京城最恢宏的建筑上影影绰绰。

这时候,他远远看到有一个长头发的白衣女鬼从楼里面飘出去,之所以说飘,是因为双腿是完全不动的,上半身僵硬,就这么以极快的速度飘远了,消失在夜色中。

过了几天担惊受怕的日子,罗海洋开始向保安队队长吐槽,「你不知道那个女鬼,脚不沾地,行走如飞,可吓人了。」

队长给了他一个白眼,「什么鬼,她们是B座12楼的那帮夜游神,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1

白衣女鬼是安迪,网红安迪,网络大V咪蒙的助理安迪。自从咪蒙那篇《说来惭愧,我的助理月薪才5万》,让安迪、黄小污、钟小钟,这三个90后助理火遍了全中国。

每天凌晨这个时候,正是咪蒙团队的下班时间,安迪就会直挺挺的站在她那辆微型电动车上,从楼里面飘出来,远远看上去确实怪瘆人的。

两年前的冬天,22岁的安迪跟着咪蒙来到北京,当晚就去了天安门想看看那个从小在新闻联播中出现的雄伟建筑,可是,一到现场她懵逼了,这么矮?这么小?好失望。

更让人失望的是他们公司搬到了北京某个小区一处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十个人有男有女,吃喝拉撒全在这个房子,看起来太不正规,来采访过他们的记者说,很像传销组织,而安迪也坦言,确实有过因为编剧们半夜还在讨论剧本而被朝阳群众举报过。

咪蒙、黄小污、钟小钟对安迪的评价是「超级爱哭」、「爱哭鬼」、「爱哭包」。不过安迪坦言这是她情绪发泄的一种方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多大事儿哭哭就好了,哭过之后她复原能力超级强,这边哭完眼圈通红,那边已经开始在电话里给客户侃大山了。

咪蒙说,她对手下的员工用的是一种拔苗助长的培养方式,在她下面工作两年的员工比在外面工作10年成长的还快。

安迪就是一个例子。24岁的安迪在青春的容颜下远比同龄人更成熟,她是公司的商务总监,所有的合作和对外都要经过她。她最近谈的一个是和东北某家大型汽车公司的一个商务合作,用她的话来说,这一回深切的感受到了90后和60、70、80后的区别。

在北方这座老工业城市,到处是钢铁、煤炭的踪迹,人们的性格也像钢铁一样坚硬、粗狂,不修边幅。

安迪介绍方案的时候,在座的东北大叔们几乎没有人说话,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然后默默地做笔记,现场除了安迪的声音再无其它杂音,她一旦停止说话,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安迪想缓解下气氛,于是故作镇定地讲了个笑话,但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结果除了她自己魔性的笑声之外,现场没有一个人笑,那些60后的大叔们一脸懵逼地看着安迪,安迪也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白天不懂夜的黑,安迪只能收声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讲PPT。

后来去机场的路上,安迪觉得自己可能把这场重要的会议给搞砸了,这时候她接到了对方的电话,负责人对她们的方案极为满意,当下就敲定合作了,等她们离开了才通知她们。安迪说,「大叔们和90后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很谨慎隐忍,不随便说话,但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如果非常牛逼,他们会认可,即便内心早已心潮澎湃的赞赏,但表面仍如冬天般寒冷。」

在咪蒙印象中,安迪最牛逼的一件事情,就是随口让她做个半年的商务规划,她做了一个金额超过4000万有意向合作品牌的详细规划,逻辑清晰,链条严谨,「那一刻我第一次用崇拜的眼光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真想给她跪了,但我硬是强忍住了。」

安迪说,她活动范围不超过方圆三公里,每天几乎都是2、3点下班,早上10点来上班,平时靠奶茶、咖啡续命,周末一天都是昏睡在床上,身体累但心不累,她喜欢这种奋斗的感觉,很燃很有激情。「反正单身,无牵无挂无所谓,有种想把生命献给工作的冲动。」

 

 

安迪

2

相比安迪,黄小污可能更惨一点。

新婚不到一年的她经常因为加班而无法见到老公,比如最近这一个月周一到周五,她几乎天天通宵,两人很久连个照面都没打到,她老公抗议了,我是不是娶了个假老婆?

周末有一些不是太正式的会议,黄小污就会带着老公一起参加。「我在前面长篇大论,他就坐在我身后静静地看着我装逼。」

1989年出生的黄小污经常被公司90后攻击和嫌弃,「啧啧,你太老派了。」虽然相差一年但却未能跨入90后门槛, 让她悔恨不已,「我妈太急了,为啥不能晚出生一年?」「嗯,最近确实在考虑找个熟人改下身份证,我也不想改太多,改到99年就行,哈哈哈。」

黄小污是咪蒙的内容总监,管理着十几人的团队,辅助咪蒙找选题、跟热点,修改标题、段落和句式,她还亲手搭建了咪蒙团队的「新媒体资料库」,如今收藏着上万条从各个公众号摘录的好标题、好句式等。

在咪蒙的三个助理中,黄小污是第一个跟着咪蒙创业的,她最早是咪蒙在《南方都市报》的实习生。

2013年,咪蒙创业,第一个就想到了黄小污。深圳蛇口一家不起眼的小火锅店里,在白色的腾腾热气下,咪蒙跟黄小污聊起自己「做一个成功的影视剧」的梦想,黄小污当时就加入了。

2015年,咪蒙深圳的公司倒闭,咪蒙准备带着一帮人去北京发展,她对黄小污说,可能还会倒闭,可能还会一无所获。黄小污告诉咪蒙,「我没有梦想,但我想帮你实现梦想。」

黄小污说,她们每个稿子取标题都有复杂的流程,通常是新媒体小组的人10分钟先起一轮标题,每人至少取5个,有些脑洞大的像碗口一样粗的同学甚至会取上20个,几乎每一篇文章的标题都会有100个备选,然后咪蒙会从中挑出几个放到3个顾问群里投票,咪蒙最终将参考投票结果来选择用哪一个标题。

「咪蒙有些时候会夹带私货偷偷地把自己的标题放进去,但好几次都是0票,偶尔有1票支持她的,她特别激动说是要把这个人请过来当副总裁。」黄小污说。她表示,迄今为止,公司已经有被咪蒙许诺过的20多个副总裁了,几乎占了将近一半的人。

作为新媒体的负责人,黄小污每天做一次咪蒙公号分析,每周做一次朋友圈爆款文章分析,每月做一次全国新媒体阅读趋势分析。

「像支付宝、海尔、杜蕾斯的微信我都做过分析,觉得他们很好玩,很懂90后,用特别不正经的方式说着一本正经的事情。」黄小污说,不过她也承认,其实她是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因为每个月都要做人们的阅读兴趣调查,很多特别流行的事物基本上一个月就失去新鲜感了,必须要紧跟人们口味的脚步。另外,关于未来新媒体的发展谁也说不准,总是雾里看花,只有努力去做。至于成不成,只好交给老天爷好了。

 

黄小污

3

作为安迪的高中兼大学室友的钟小钟一开始就向记者严正声明了2件事。

第一:当初我让安迪把简历给咪蒙的时候,咪蒙内心是拒绝的,后来,安迪把我照片给了咪蒙看,咪蒙说,赶紧让她来上班吧,因此我是靠颜值走后门进来的。

第二:钟小钟这个名字是公司一个编剧同事在拉屎的时候给我取得,主要是因为我姓钟,朋友们也都喊我小钟。

今年,在咪蒙「不小心」把钟小钟的照片在网络上晒过之后,她已经开始有了庞大的粉丝群,很多粉丝岔岔不平地留言,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啥还要辛苦地码字?

钟小钟表示,这主要有四个原因让自己选择继续码字:

第一,我的脸还不足以让我吃饱饭。

第二,还没有找到瞎眼愿意养我这个败家娘们的男人。

第三,要还花呗,所以要努力的工作。

第四,是因为有梦想和情怀,大概占百分之一吧。

与黄小污和安迪一样,钟小钟除了工作,没有其它的活动,来北京两年没有逛过街,长城、故宫、颐和园统统没去过。

「买买买完全可以通过淘宝解决,有什么必要出门么?」钟小钟不可置否地说。

2015年,钟小钟跟着咪蒙搬到北京的时候,她父母是很担心的,总以为她进入了一家传销公司,那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和她进行视频聊天,万一联系不上就随时准备报警,这样让她父母胆战心惊的日子大约过了大半年,直到公司走上正轨,搬入望京SOHO。

钟小钟说,她父母担心她,是因为不了解咪蒙。咪蒙在钟小钟她们心里的位置亦师亦友,或者说更似同龄人,70后咪蒙和她们完全没有任何代沟,而且更重要的是「咪蒙曾经吹过的牛逼如今都实现了。」

在来咪蒙之前,钟小钟说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懒散无为青年,但进入咪蒙之后她彻底改变了。在她眼里,90后的适应能力是超级强的,如今的90后也是两种极端,一种是喜欢居无定所,身体和灵魂都漂泊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像她这种才华有限青年每天为了那个占比百分之一的梦想不知疲倦地去奋斗。

钟小钟来京城唯一一次喝醉是在去年,当时她熬了好几个月写的剧本,结果网剧因为诸多限制因素,很多笑点都没拍出来,一个杰出精彩的本子被搞成了一个平庸不堪的雷剧,这让她极为伤心,于是那天她喊上几个编剧同事一同喝酒,那天她醉得一塌糊涂,买凶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场大醉之后,钟小钟决定用5年到10年的时间让自己的编剧功底更为成熟,另外,公司以后也将会更多的参与到电影拍摄的流程中去,不仅仅是提供剧本,还包括投资、营销等各个方面,增加话语权,「希望能做一些有趣的、好玩的,自己喜欢的电影。」

咪蒙说,她其实很羡慕钟小钟、黄小污、安迪这些90后,因为她们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被拘束、不被捆绑。

「我们这些70、80后自我意识崛起得特别晚,有时候做回真实的自己,反而会被当成为异类,我们隐忍、低调,芸芸众人矣。」咪蒙说。

在咪蒙看来,90后很真实,他们喜欢钱、喜欢装逼,从不掩饰,因为这是人类的本性,他们不会因为你资格老,你年龄大就服你,但会因为你牛逼而对你五体投地,甚至给你跪了,他们的心里就是,「哇,你好牛逼,你说什么都对。」

「不能说90后什么都对,但他们的处世逻辑中有好的,也是更符合人性的。」咪蒙说,她表示自己和90后最像的就是,都是兴趣驱动自己,从不随波逐流,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个作家,从来没有改变过。

钟小钟

4

谈到钱,谈到消费观,公司里,钟小钟和咪蒙的消费理念极为相似,就是喜欢提前消费,两人基本都是月光族。

钟小钟甚至会提前把未来两三个月的工资提前消费掉了,工资花完了用花呗,然后分期还,今年她用花呗购买的最大的东西就是两个包包,一个是Fendi,一个是MG。

黄小污因为想存钱买房,所以一直消费比较理性,买过最贵的奢侈品,是一个LV的钱包。

而安迪则自称都是一个特别抠的人,这一点她完全不像一个90后,被公司人嘲笑是50后。她从小就觉得应该存钱,她虽然很早就开始了网购,但从来不会往捆绑网购的银行卡里放钱,每次都是要买东西,才会往里面转钱,她以前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冲动消费,不要提前消费。

安迪从小就想买房子,直到一次钟小钟语重心长地给她说,「你真的以为能存够钱买房子吗?」这句话戳中了安迪,她一想,确实自己存钱的速度永远比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当下的开心和快乐更重要。

安迪开始尝试提前消费,她开始用花呗,然后用余额宝里的钱还花呗。她的那辆吓死人不偿命的微型电动车就是用花呗买的,只要1998元。

这种影响是相互的,钟小钟也在安迪的带动下,从原来的敢透支半年的工资的冲动型消费变得更为理性了。

用安迪的话说,这些年,她们都在改变,变得更为理性、懂分寸,不变的仍是真实、无拘束、爱自由。

咪蒙说,她始终记得自己刚来北京时,站在望京SOHO的楼下,满怀憧憬地希望有一天公司可以搬进这座漂亮的建筑。9个月后,她的愿望实现了。

黄小污清晰地记得很多年前的在深圳的那个火锅店里,咪蒙给她描述梦想时,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张出奇而生动的脸庞。

安迪不会忘记那段在民宅的办公岁月,她一个人躲在洗手间畅快痛哭、患得患失的青涩时光。

钟小钟从小没有见过雪,她第一次见到雪是在2015年11月的一天,那也是咪蒙团队第一次进京。那天雪下的特别大,她们一起出门合影,然后吃火锅喝啤酒,又跳又唱,那个夜晚,她似乎嗅到了梦想的味道。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