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气象学博士后李汀:雾霾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

2017-05-23
来自:凤凰青年

文|张一川

编辑|七月

今年年初,微博大V@大脸撑在小胸、中国科学院气象学博士后李汀发现临汾的SO2浓度数据已经超过了1000μg/m³,她吓得连夜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作为“伦敦杀人雾”主要成分之一的SO2的危害,并致电临汾有关部门举报监督。李汀接连发表的三篇文章《昨天,临汾的空气怎么了》《临汾,在污染源数据中消失的城市》《临汾市市长被环保部约谈》在网上发酵成“千万级”的舆论事件,最终以环保部约谈临汾市政府负责人,临汾市长道歉而告一段落。

公共舆论的力量自不可小觑。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自然科学领域的风险议题通过产品流水线和人类的社会行动,扩张形成整个社会都需要面临的社会风险议题。在诸如环境、能源、食品安全、医药卫生等关乎人类福祉的热点事件背后,像李汀这样的自然科学知识分子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主动发声,则是中国舆论场上伴随自媒体兴起而产生的新趋势。

很多问题在中国是一个舆论话题

凤凰青年:您科普的气象学知识,谈论的门槛应该是比较高的,但您的微博粉丝却从2015年的12万增长到现在的近800万。您觉得自己为什么能够收获这么大的影响力呢?

李汀:我没法说我个人影响力增长的原因,可能很多粉丝并不一定是因为气象知识而关注我的。但就这个话题的影响力来说,其实很多问题在中国是一个舆论话题,并不仅仅是一个专业的科学话题。比如说雾霾,每一个人谈雾霾,说七说八最后都要落到对政策的讨论上去。那这样它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了,而是一个科学加经济学加公共政策的问题。所以人人都关心,人人都可以谈。但他可能在科学事实上有偏差。我坐出租车的时候,有些师傅会说机动车哪对雾霾有影响嘛,全都放屁什么什么的。

凤凰青年:您在一次演讲中点名批评了姚晨和崔永元对“机动车排放对雾霾贡献”这个事情上的一些错误认知。就自然科学领域而言,您对其他公共人物的发言有何期待?

李汀:从这些人的影响力上来说,我当然希望一个人的主张首先应该符合科学事实,在科学事实的前提下来谈主张。就像丁仲礼院士,他反对西方给我们的减排方案,但他并不否认全球变暖,也不否认人类活动对全球变暖的决定性贡献。他在尊重这个科学事实的前提下一样可以坚持自己的价值判断。当然我觉得这是最高级的一种,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有这个境界。

凤凰青年:您怎样看待持不同意见者在微博上的不友好评论?

李汀:我觉得骂我骂得比较难听的人有两种类型。第一类是有利益驱动的。有一次我提到地震云是伪科学,一个在网上卖地震云的书的人——就是“如何通过地震云来预测地震”那种书——和他的粉丝就跑来骂我,骂得特别恶毒。利益是一方面,再就是立场。很多问题不是单纯的科学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有个人的价值判断的,这个价值判断是成体系、不会轻易改变的。

比如说全球变暖,就存在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这两方面的分歧。在事实层面上,有的人根本不承认全球在变暖,也不承认人类活动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而在价值层面上,即使是承认上面两点的人,也依然会有特别大的分歧,那就是我们应该怎么来应对它?这就是一个价值判断:有的人倾向于环保主义,认为必须改善,因为这是人类共同的家园;而有些人就比较保守,觉得我们先要发展,牺牲环境是发展工业的必然代价。这就不再是科学问题,而是价值判断问题。一个人的价值观是很难改变的,科普或许可以让人承认事实,但很难让他改变价值判断方式。我这两年的想法是,网上没有绝对的科普问题,没有纯粹的知识方面的欠缺或盲点,它背后是有价值选择的。

凤凰青年:实际上是自己的价值观导致了对一些知识可能视而不见,或者是阻碍了他们去获取新的知识。

李汀:对,大概就是这样的。

凤凰青年:您认为现在雾霾议题有政治化、商业化、立场化的倾向?

李汀:是的,现在在网上特别容易被标签化,观点也很容易会被口号化。我以前写雾霾方面的科普文章限于专业,写得比较轻松,这东西本来就知道,只用把它写得通俗易懂。现在雷区太多了,我要考虑民间的政治正确,要考虑官方的雷区,既不能犯科学错误,还要把这个道理讲清楚;如果提及政策,除了科学道理,还要涉及经济和公共政策的知识。这就变成一个艰难的话题。现在你不给我三五天一个礼拜,我是写不出一篇雾霾方面的科普文章的。

太多客观因素阻碍自然科学知识分子站出来

凤凰青年:虽然近几年科学事实在公共议题中愈发成为一个重要的基础,但现在舆论场中,像您这样主动发声的自然科学知识分子似乎比较少。

李汀:我觉得有几个原因。第一是专业性比较强的理工科,他们专业圈子比较小,加上专业领域的科研已经占用了他们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关注外面的东西就不太多。

第二他们其实还是受“好好做自己的学问,不要整天在外面出风头”这种想法的影响。他们内心深处会觉得在网上频繁地发声是出风头,觉得这样比较危险,会害怕和警惕。

第三就是,我觉得中国在舆论方面的法律是不健全的。一个人如果在网上攻击你,他可以不用承担任何代价,但如果被攻击者要维权,就要付出超高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网上逐渐活下来的都是一些特别强硬,或者内心很强大的人。而知识分子,尤其是常年在高校里面的知识分子,可能不太适应这种网络纷争的环境。他觉得“我在生活中是一个受人尊重的人,我在网上不小心说了一句什么话,被你们骂得像狗屎一样,我还没有地方去讲理”。这样他上网成本太高了,慢慢地就会选择不上了。

第四点是中国特有的这种体制。虽然我自己在临汾SO2事件上得到单位领导的很多保护,但我也知道不是每一个单位都能做到这样。有时他因为一件事情突然被人关注,卷入了一个麻烦,他的单位领导很可能不会分辨谁是谁非,更不会出来保护你。领导就觉得他惹麻烦了,只是处理他,至于前因后果是怎样,孰是孰非根本就不关心。大量的理工科知识分子,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都是在体制内工作,所以他就会倾向于远离这个是非圈子。

凤凰青年:所以阻碍自然科学知识分子站出来的客观因素还是挺多的。

李汀:是的,虽然不能说全是客观因素,也有人觉得“你们为什么不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但其实对一个群体做道德判断是没有意义的。

近几年社会风气变得更保守了

凤凰青年:除了自己的专业相关的议题外,您在微博上还关注了很多其他公共事务,这种关注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汀:我关注公共事务应该是在我关注科学问题之前。并不是我有节奏地先来搞科普,火了之后再慢慢关注这些。我本身是比较热心这些事的,进入视野的公共事务都会关心。近两年大家会觉得我关注的面窄了,其实不是我不关心了,而是因为自己影响力大了以后,对一些自己不是特别擅长的东西,不太敢轻易地发表评论了,所以看起来好像没关心那么多事了。其实我还是关心的。

凤凰青年:我注意到您会在微博关注一些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女性主义”的一些公共事务。

李汀:我对女性话题更关注,是因为我自己本身是女性。有关这方面的划分也比较混乱,但如果让我自己来定位,我可能算是一个温和的女权主义者,争取的是“平权”。实际上我对极端两头的人特别讨厌。比如说到生育问题,大家俗称的“直男癌”觉得女性一定要生孩子,不生孩子就不完整;另一边极端女权觉得只要生孩子就成为了男权的奴隶。这两种人我都很讨厌。

凤凰青年:您是一名女性科研工作者,女性科研工作者在科学家群体中算少数吗?中国的情况和世界的情况相比又是怎样?

李汀:那肯定是少数。在欧美发达国家,它在这方面的法律比较健全,对女性的保障体系更完善,情况会好一些,但女性科学家也依然是少数。当然了,这种保障也许有时候只是停留在表面和形式上,要求的是一个性别比例之类的。而中国还处在“野蛮生长”的状态。中国有些男性导师可以在公开场合直接说“我不想教女生”,他说这些话不会有任何风险。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导师在欧美会怎么样。

凤凰青年:您觉得这与中国现代化的发展程度是匹配的吗?或者说,就是客观整体状况的一个反映?

李汀:随着社会进步和更开放,女性的地位会提升一些。不过近几年风气更保守了一些,似乎在重新强调女性在生育和家庭方面的价值和意义。我小时候大家觉得晚结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女性可以更多地参与事业。我小时候唱的好多儿歌都说,妈妈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工作辛苦了之类的,女性是作为一个劳动者形象出现的。但是近几年我感觉社会变得更保守了,更强调女性在婚姻、生育中的价值,让很多接受过去价值观熏陶的女性变得无所适从。

凤凰青年:您是这样一个例子吗?

李汀:我还好,因为我知道它是为什么,这是一个规律,跟经济和国家的气氛有关系。我还比较坚定,没有那么迷茫。但是我感受到我周遭的很多人有点迷乱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就是这种感觉。

凤凰青年:您在自己的第一本书《武侠,从牛A到牛C》里面引用过一个段子,说“女大学生是黄蓉,女研究生是李莫愁,女博士生是灭绝师太,女博士后是东方不败”,当时是借用这个段子表达什么?

李汀:当时其实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好玩,而且当时网络环境更自由、更开放。我现在要是在网上发这么一个段子,大家肯定叫我删了,会觉得我有涉嫌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什么的。但是当年其实真的只是一个玩笑。

凤凰青年:您现在对这个段子的看法也有一些变化?

李汀:其实我没有那么敏感。每个人敏感的阈值不一样,有的人可能更轻易地感受到冒犯,有的人可能相对来说更迟钝一些。我也不说什么宽容不宽容这些有价值倾向性的话,只是有的可能更迟钝一些。我觉得我在这方面还好,我没有那么容易觉得这些东西伤害到我。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