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国产美颜软件为什么能征服老外

2017-05-05
来自:凤凰青年

文/曹园

来源/新周刊(微信公众号:new-weekly)

粉嫩的皮肤下,无辜细眉,墨绿瞳孔,卷翘睫毛,桃色小嘴,扎克伯格的新形象在梦幻般的背景下惊艳亮相。Facebook创始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被网友用中国的美颜软件P成了花仙子。

作妖的美国人已经玩疯了。拥有同样“遭遇”的大咖还有91岁的英国女王、过气的奥巴马、全球首富比尔·盖茨、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以及奥斯卡影后布丽·拉尔森等。继老干妈和辣条之后,中国的美颜术在海外一夜成名。整个互联网已经沦陷,Twitter和Instagram上已没有素颜真人。

扎克伯格的照片被网友用中国美颜软件P过多次后,变成了外星人。

“亚洲四大邪术”之一的中国美颜术绝非浪得虚名。被美化的照片有着共同的审美特征:blingbling的大眼睛、吹弹可破的皮肤和阴柔的气质,所有人都幻化成了粉红小甜心。

而这些自拍风格听上去也有着虚无缥缈的主题名:天使、童话、花瓣、美人鱼、女爵。美颜后的照片有如卡通人物,欧美人当然拒绝不了一秒变芭比的邀请。同时,他们也可选择走日韩漫画风或中国古典风,不少人钟意大热古装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同款仿妆。

美图是漂亮的种族主义者?

在国外社交网络上,不可思议的惊叹占据了半壁江山,网友赞美道,“该死,美图会上瘾,而且能把你变得相当漂亮”(@PranavDixit),“我简直爱死美图了”(@Mimssneko),“笑到无法呼吸!这个软件很强大”(@ohmygodjim)。

P图热不仅风靡欧美,在俄罗斯也非常受欢迎。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美颜软件尤其适合俄罗斯网友的口味,仅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就已超过1000万次。他们利用美图删除没用的背景,去掉痘痘、眼袋和黑眼圈,让身材更苗条、腿看起来更长。

但也有网友直指这种美化相当辣眼。即便在没有手绘特效的美颜自拍中,照片也将得到不同级别的磨皮,第三级别看起来还算自然,最高的第七级别就有点过于“殷勤”了。

英女王照片也被网友拿来美颜了一番。

仅仅做成美白神器显然不够,来一场说变就变的“虚拟整容”才有些“黑科技”的调子。科技博客Gizmodo编辑Eve Peyser认为,美颜出来的这种可爱“会毁掉你的偶像”:“虽然美图是摧毁敌人的完美工具,令其深陷卡哇伊的沼泽,但也会将你偶像的颜值提高到人类未知的级别。”

此外,软件会自动放大你的眼睛,缩小你的脸,如果循环处理同一张照片,你的脸将被模糊甚至腐蚀掉。网友@kshipwhitecat表示:“在4轮循环美图后,我的女儿被P消失了。”

推特网友@kshipwhitecat 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模板为女儿P图,经过四次修图后,女儿被P没了。

还有人声称,来自中国的美图软件是“黄色过滤器”,存在种族偏见。一些白人和黑人用户将自己的照片美化后,都得到了黄种人的肤色效果。网友@churlishmeg发布了黑人饶舌歌手坎耶·维斯特美化后的照片,除了五官更加精致,“侃爷”的肤色也变淡了不少,@churlishmeg因此写道:“美图是漂亮的种族主义者。”

不少用户也表达了对变美之外的担忧。Mashable记者Brett Williams指出,这种自拍软件可能跟踪你的手机数据:“它需要允许的权限名单未免也太长了:全网接入、USB存储、通讯录、短信和IMEI号码等。美图已经实现了它的15分钟成名时间(安迪·沃霍尔曾说,每个人都有15分钟成名的机会),很有可能一切都结束了。”

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记者Katie Notopoulos倒是点明了此类P图的真义:“你长得可能不太卡通,美图能帮助你,它是个让自拍看起来更美(或者有点美过头了)的软件。它让你好看,但却不像你了。”

左至右:桑德斯,奥巴马,库克。

P图冒充纯天然的自拍,是否可耻?

尽管媒体在大肆报道,但中国美图软件在白人世界的走红还没有得到合理解释。研究过文化他者化的人类学者克里斯特尔·阿比丁博士(Dr. Crystal Abidin)指出,美图是一种亚洲风情的文化扩散。

她提到,自2016年9月日本神曲“PPAP”病毒式流行过后,美图成为又一个成功出口西方世界的产品,在英语世界里激起大量兴趣。它被吹捧为“奇妙怪诞的世界”和“不可思议的魅力自拍软件”,置身于新奇事物和异国情调的报道语境。因此,这场流行被视为互联网上的跨文化交流。

相比于老外,国人的自拍水准在美颜软件的帮助下遥遥领先。图/Clem Onojeghuo

美图以中国女性的审美为标准,对照片进行“增强”和“修正”。尽管这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产品,代表中国文化现象,但阿比丁认为,这些手绘功能更多地被看作是日本文化语言——因为它所产生的卡哇伊动漫效果。

“欧美女性制造视觉上的可爱时,往往会从中日韩的文化里寻找线索。”她说。

但自拍修图似乎又触犯了东亚人内隐的文化规范。有眼光地选择自拍照并P图,是否是一件值得羞愧或被鄙视的行为?使用数码把戏将P好的照片冒充纯天然的自拍,又是否可耻?

理性技术上,处理图片的手段包括对曝光度、饱和度、颜色和尺寸的编辑。实际上,人们的调整小到眉毛,大到身高,这些修改将完善一个人的整体形象。残酷地说,人无完人,如果照片里的他们看起来很完美,那很可能是P过了。

推特用户@Kiera Rose将自拍照美颜后,认为自己超可爱。

而在P图界,作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特征,白皙皮肤似乎成为不少亚洲女性在美颜时的第一要务。一种经常冒出来困扰阿比丁的观点是,也有白人用户认为,亚洲人用美图软件是企图变得更白。但她认为,这种论述掩盖了整个亚洲的多样性。

“讲英语的白人世界不可能是永远的中心,东亚人也不只是追求高加索人的白皙皮肤。”阿比丁分析道。从历史上看,在以户外农耕为准则的社会,拥有嫩白肌肤被看作是贵族的标签,因为上层阶级的人们不用在烈日下辛勤劳作。

而在现代都市,古铜色皮肤反而被认为是休闲且高级的标志,因为这个群体有时间和金钱享受户外活动,闲散地在沙滩上打发时间。这是个过度简化的例子,但阿比丁的重点是,“皮肤颜色不总是与种族嫉妒联系在一起”。

其实自恋也有好处

自古以来,“认知自我”就是道难题,无论是在镜子中、自画像中,还是在自拍照中。在镜子前,人们只能自恋地欣赏,而在自画像和自拍照中,人们却可以自恋地美化。

但不管是弗洛伊德给出的“自恋”定义,还是法国思想家拉康“自我认证和自我确立”的“镜像阶段”,自恋并不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情,正如英国哲学家西蒙·布莱克本(Simon Blackburn)所说,“现代病这么多,别再对自恋症穷追不舍了,毕竟自恋也有好处”。

1839年摄影被发明后,人们好奇地走到镜头前,自拍也常因呈现出自恋倾向而饱受偏见。很多人认为,自拍根本称不上合格的艺术创作,直到美国摄影师南·戈尔丁发布了那张标志性自拍《被殴打后一个月的南·戈尔丁》。照片里的戈尔丁脸部肿胀,眼睛充血,淤青明显,强势展现了遭受男友折磨的不幸,自拍照里的她却也涂好了口红,神情冷峻且倔强。

自拍是当代人面对自我的方式。

现代意义的自拍大多不需要背负沉重的主题,它们更多的是人们自娱自乐的发明。手机前置摄像头和自拍杆的诞生拓宽了自拍的施展空间,Instagram等图片编辑和社交软件的遍地开花更是满足了人们的分享精神——此时的自拍和P图,都是为了之后上传去收割万千赞美。

享受个中乐趣的,有躲在曲棍球队员自拍镜头后微笑的英国女王,有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自拍合影的一众好莱坞巨星,有出的书整整352页全是自拍照的名媛金·卡戴珊,甚至有印尼国家公园里学摄影师人模人样地拿起相机自拍的黑冠猕猴。

还有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小镇的一个男孩,他在街头发现了坐在长凳上聊天的沃伦·巴菲特和保罗·麦卡特尼,于是站在他们前面把镜头对准了自己,获得了一张堪称史上最贵的自拍照片。想和大咖合照?直接把他们装进你的自拍背景里就好了。

男孩与巴菲特的自拍。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 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郭宁溪 PSY056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