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年轻人,去音乐节躁才是正经事

2017-04-24
来自:凤凰青年

作者/昔央

“我要马上就跑,不让别人知道,我的想法从来就没人明了。现实就像广告,没有什么味道。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昨天深夜,脑海突然蹦出“音乐才是我的解药”这句歌词,然后开始单曲循环反光镜的这首同名歌曲。酷爱独立音乐的表妹听的歌比我还要多出许多,新裤子、海龟先生、后海大鲨鱼……昨天她突然说想像《七月与安生》里的安生那样,辍学跟一个吉他手去流浪。“那简直酷毙了”!表妹沾沾自喜。

“考大学吧”!我的劝说理由很简单:考个有Livehouse或者经常举办音乐节的城市,首先北上广,其次西安兰州武汉天津。是朋克去武汉,是硬核留南方,是说唱去重庆,是民谣去南京,金属的话最好去到北京周边。这决定了你以后在哪块草地上和一帮年轻人们聚众甩头。

你可以身着奇装异服、可以pogo(特指在热烈的摇滚乐现场,观众原地纵跳,或是用身体互相撞击,借以表达热情的行为)、可以跳水、可以开火车,可以比着熟练的手势在前排为喜欢的摇滚乐队呐喊助威,一切都是自由的。热血、狂躁等一切充满力量的因子在一处敞亮的空地上得以释放。最重要的是,你还会邂逅一群同类。你和他们在露营区一起谈论人生与梦想,一起喝酒碰杯,醉了以后再大哭,发泄完回到自己的生活里,重整旗鼓,再次上路。

现在国内音乐节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完全不愁青春的荷尔蒙没地儿释放。除去草莓迷笛等标志性音乐节,一些以地域划分出来的音乐节(如张北、舟山音乐节等)也层出不穷。五一、十一小长假期间,文化公园、海边的沙滩上挤满了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年轻人,“音乐节”俨然成为了青年流行文化的一种标配。

在国外,这种以音乐为载体搭建露天演出场地的演出形式,起源于1969年8月15日至17日美国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这届音乐节的举办,已经成为摇滚音乐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全世界五十多万音乐迷、嬉皮士和音乐家聚集在纽约的巴塞尔镇,参加了这场规模空前的音乐会,音乐节的宣传口号定为“和平与音乐的三天”。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他们在苏利文县的牧场缔造了一个嬉皮士的独立王国。

在这里,人类的感知世界被彻底地打开,吸食毒品是合法的,性爱是自由的。这次音乐节还引发了纽约州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交通堵塞。

伍德斯托克的出现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很大关系。20世纪六十年代中晚期,战后激进思潮汹涌澎湃,年轻人有足够的见解却不被重视,挫折感与避世感顿生,他们渴望一种自由的、消除贫富差距、和平与平等的世界,伍德斯托克应运而生。

正如“水门”暗示着公众信任危机,“滑铁卢”代表惨烈的失败。“伍德斯托克”代表着弥漫于六十年代的纵欲及享乐主义。导演李安根据Tom Monte的《伍德斯托克风波:一个关于骚动、音乐会和人生的真实故事》一书拍摄了《制造伍德斯托克》,在2009年的戛纳电影节上收获了好评。

国外著名的音乐节还有迄今为止已有40年历史的英国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每年夏天六月在英国阿瓦隆岛举行,被称为全世界最盛大、最值得参加的音乐节。

这场为期两天、由农场主迈克尔艾维斯与吉恩艾维斯发起的音乐节于1970年创办,在第二年急剧扩张到12000人。主办者开始销售少量门票,并以手脚架搭建起标志性的金子塔形舞台。

这群现代的音乐游牧民族在帐篷设计、服装外型、交通工具上挖空心思地争奇斗艳:有人将荧光灯管缀在皮衣上、装扮成科技感十足的未来人;警察、飞车党与古武士分别从你身旁左右经过。而抬头望向前方不远处,两名童话小矮人正刚从流动厕所中走出来。这不仅仅是场演唱会,更是台上台下两方互动交流的一场庞大集体创作。

每一个转角都有人拿起吉他与萨克斯风席地而坐,与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即兴演奏起美妙的旋律。只要你有新奇的点子与足够行动力,就能透过彩绘与扮装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活动的实验小剧场,对每位经过身边的观众展示上一段小故事。

在这里,你不再是被动的文化接收者,更是主动出击的积极发声者,随时可以跟着他人的音乐展开曼妙的舞步。

70年代,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主题以嬉皮文化为主,进入80年代后,它吸聚了更广泛的文化内涵,规模也急剧膨胀起来。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虽然在90年代初期经历过短暂的混乱和暴力,但是在30年的历史中,它始终呈现出一种积极、热情的状态,它不光是为了彻底释放人性而举办,更重要的是和“伍德斯托克”一样,围绕“爱与和平”等思想为主题去开展。

2007年,该音乐节的创始人在白金汉宫得到女王封爵,这一事件深刻说明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地位以及它带给世界乐迷的无限欢乐。

如今,阳光、草坪、泥浆、音乐、啤酒、帐篷,户外音乐节已经成为全球许多地方度假行程中的一项重要节日,一种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乐迷们在草坪上或席地而坐,或跟着音乐节奏pogo。观众常常自带帐篷等露营工具,以过上几个昼夜无忧无虑与世隔绝的生活。

除此之外,音乐节的装扮也是引起年轻人们广泛热议和关注的话题。那些穿着扎眼、怎么奇怪怎么来(海魂衫,小热裤,露脐装,超短裙等)的一般都是音乐节的“老炮儿”,她们热爱摇滚,喜欢在人群里聚众pogo、跳水等等。扮相小清新,碎花裙子帆布鞋席地而坐的,通常喜欢听民谣。在赵雷、陈鸿宇、花粥等人的台下你会看到她们的身影。

目前,国内已达到品牌效应的“草莓”和“迷笛”音乐节,在音乐风格上就有着明显的区分。

“迷笛音乐节”是由中国地下摇滚乐队的发源地——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创办的国内第一个原创音乐节。每年都有几十支国内外的知名乐队受邀参加演出,大多为摇滚乐队,或是迷笛学校自身的乐队。它也被称为中国的“伍德斯托克”。

每一年,迷笛都致力于通过音乐节的主题和口号启迪、鼓舞中国年轻人的思想和行动。如:2002年的主题是“向劳动者致敬”;2004年的主题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2010年5月的主题是“低碳生活”;2014年则是“减少鸣笛”。

反观国内音乐节现状,虽种类繁,但很少有形成长线运作的相关组织且准备周期较短。但凡国外的音乐节,都有悠久的历史。(国外筹备一届音乐节至少会花费半年到一年,而国内则短至2-3个月)。

正如许巍的键盘手臧鸿飞说的那样:“国内音乐节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志愿者不专业,志愿者如果不足够了解音乐(节),就无法更好的为观众、乐队服务,应该增强对志愿者的培训。第二应该增强对保安的培训,很多保安不知道什么是POGO,什么是MOSH,这样就特别容易与歌迷发生冲突,这会严重影响音乐节的情绪。第三是厕所问题,国内音乐节厕所卫生条件不太好。最后的问题是演出阵容太相似,如果能更多元化,有更细的划分,才更能吸引大家”。

近几年,全国各地不断有新的音乐节涌现,但更多的是办了一两届就昙花一现的品牌。希望更多出现的是像“草莓”、“迷笛”这样设施完善,能将“音乐精神”准确无误传递给年轻人长线品牌。

只要有音乐,我们就永远不会面临世界末日。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