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东京女子图鉴》中的日本豪门,真那么难嫁吗

2017-03-27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MONO 文| 俞天任

有人说,20岁到40岁的每个女人都能在《东京女子图鉴》这部网络电视剧中找到共鸣。

日本女性基本上是这样,中国女性多少也有些这样,但欧美女性可能会不一定。

以“女子无才便是德”为核心的传统东方文化对女性社会地位和社会责任的要求,和现代女性对独立人格的向往和要求之间,有很大的矛盾,这种矛盾在日本社会表现得更突出一些。

现在起码在发达国家,敢公开声称“男尊女卑”的地方是没有的,所有国家的主流意识都是男女平等,最多还存在一些“男尊女卑”的残余。但在日本,社会的“主流潜意识”却还顽固地在坚持着男尊女卑。

如果只看内阁有多少女性阁员、国会有多少女性议员这些数字指标的话,或许日本在世界上的排名还不那么靠后。但这些数字基本上都是屈服于普世价值后的一种表面让步,实际上日本社会的主流潜意识对女性社会地位和作用的看法,还是和普世价值有很大一段距离。

但日本的所谓“男尊女卑”并不是男性无条件压迫女性,在更大程度上是以一种“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表现出来的。虽然这种社会分工方式不为现在的普世价值认可,但在日本还是为很大一部分人所接受、并且得到了不少社会学家的支持。日本社会本身就基本上是围绕着这个概念设计、完成并运行的。

比如现在日本各地行政当局所面临的最大问题,都是所谓“待机儿童”问题,也就是社会无法向工作女性提供足够的“保育所”服务。日本的“保育所”是一种从早上07:00到晚上19:00甚至22:00接受0岁到小学入学前儿童的机构,如果这个年龄段孩子的母亲想要工作的话,得不到这个服务是不可能的。因为一般的幼稚园只接受四岁以上的儿童,而且只有半天,下午就要家长接回家去。

也就是说在日本女性的工作和育儿从一开始就是冲突的,女性必须二者择其一,想要两全其美十分困难。

《东京女子图鉴》剧中好几处强调了“1985年”这个概念,在这一年日本制定了《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企图扭转这种现象,实现男女平等,但实际上一直到现在也还相距甚远。这就是《东京女子图鉴》的社会背景。

这部电视剧的主人公斋藤绫以及其他几位出场的女性,都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是在服装行业或者奢侈品牌行业中打拼。实际上日本社会基本上也只有在这些很有限的行业,才有容许女性打拼的余地。在其他的行业中,即使有女性想像剧中人物那样付出家庭或感情为代价,也很难获得打拼的机会。

包括日本在内的东方社会,基本上都没有欧洲国家那样强烈的阶级意识,这也是奢侈品销售在日本等东方国家比在欧洲国家更加热烈的原因,在日本并不存在哪个阶层的人“不配”用某种奢侈品牌的顾虑,只要付得出钱就行。但阶级意识不强烈并不是说没有阶级,日本也存在着大量封闭的社会圈,其封闭程度甚至比欧洲尤甚。

剧中的主角斋藤绫曾经有过一个家住东京高级住宅区密集的港区的开业律师情人洋介,洋介对斋藤绫说他只能娶港区出身的女人,其他女人只能作为情人。

洋介的这席话对于斋藤绫很不公平,但实际上不公平的不是洋介律师或者他的那个社会阶层,不公平的是日本社会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其实如果理解日本社会的现实,就不难理解洋介律师的这席话。

洋介律师的意思是说,他们这种世家子弟的婚姻对象,只能在已经几代人交往的圈子里选择,不会扩大到圈子之外。这是因为日本特有的“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使得洋介所属的社会阶层对女主人的要求非常高,不是这个圈子里的女人们很难担负得起这种责任。日本的男人不要说对孩子们上的学校或者成绩一无所知,就是他们的替换衣服在哪儿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是负责在外面打拼、挣钱养家的。维持这个家则是女主人的职责,男人们不懂。

而这个阶层对女性的要求,就不单是照顾男人的吃喝拉撒睡那么简单了。

剧中有一段,绫去银座的著名点心店“空也”(kuuya)去买一种叫“最中”的日式点心。空也这种最中饼,每天只做大约7000个,完全预约制,而且不能使用平常用来装高级品的木箱,而只能用纸盒,否则会发生串味现象。

其实这个小细节中的这些莫名其妙的知识,就构成了绫无法被这个阶层所接受的理由。日本文化有很多繁琐的礼节,日本人对这些礼节的极为重视。各种场合的相互馈赠以及回赠,如何选择赠品,如何包装,在各种礼仪中如何应对,都是十分繁琐但又极其重要的学问。

日本文化中有不少极为简单同极为复杂同时存在,比如一块被称为“风吕敷”的包袱布,可以用在各种场合包裹各种物品,但包裹每一种物品都有其特殊的包裹方法,如果发生错误,不但不能达到包裹的目的,还有可能会导致家族蒙羞。

对于这些社会交往极为广泛而且重要的名家,是不能容许在礼仪上出现错误的。日本豪门或者名家的女主人,在这些方面是要负全部责任的,当然有可能有佣人相帮,但女主人的工作是指挥佣人,向佣人讨教是要惹笑话的。更何况佣人也不一定是这方面的专家。除了从小就在生活中耳濡目染以及专门培训之外,一个外来的普通家庭出身的女性,几乎无法胜任这种角色。至少大家会怀疑是否能够胜任。

所以剧中满怀灰姑娘梦想的绫,第一次在争夺一位叫隆之的商社精英时败于一位名门女,第二次又被那位叫洋介的律师直接告知她这种出身普通家庭的女性只能做情妇而不能做妻子。实际上剧中错的是绫,因为普通的女性不是灰姑娘,灰姑娘本来就是公主。

虽然作者借剧中一位角色的嘴说,职业女性的基因是优秀的,她们不能生育实际上是社会的损失,形成了当前的“群氓政治”,但日本社会尤其是上流社会,并不赞同这种离经叛道的论点。他们认为在维持家系的问题上,“女主人”的资质才是最重要的。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是否具有在职场上打拼的才能并不重要,主持家政的才能才是真正重要的。

如果仅仅根据这部电视剧,就下“一个普通人再怎么奋斗也难突破阶层天花板”的结论,也不合适。即便在日本,男性突破阶层天花板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日文中除了“军阀”“学阀”“党阀”这些词之外,还有一个“闺阀”,指的就是被豪门名家入选的女婿。日本的名家一直有选择有潜力的年轻人作女婿的传统,现代日本的政界、军界和商界,这些女婿不少,其中外务省尤为以闺阀而闻名,因为外交官们的外在可能比别的高级公务员更加潇洒一些。

也就是说,豪门名家在择婿或者择媳时所注意的,还都是才能而不是外貌。绫之所以不被接纳,原因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她向往的那个阶层太封闭。更大程度上是那个阶层怀疑绫是否具有他们所需要的那种治家、社交才能,女强人在职场上打拼的才能,并不是这些家族所需要的。

这个阶层当然需要具有打拼才能的人,但在日本社会中,那是男人的活动范围。所以能见到攀龙门的女婿,而很难见到灰姑娘。在选婿时可以根据已有的业绩或者资格来判断,而对女性所要求的那些才能,却无从事先判断而只能看实际表现。对于斋藤绫们来说,不公平的实际上是社会文化和社会构造,而并不是那个她所向往的阶层。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也是闲着

潮人开包记| 我们在有货潮流新品节翻了翻潮人的包

2017-09-05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