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野生青年陈月龙:感人的事做多了意义不大,放归自己才能继续解救生活

2017-03-20
来自:凤凰青年

文|七月

这是“百人计划”的01篇文章

五年前,陈月龙剪掉辫子、主动降半薪加入了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中心。五年间,他救活了狗獾、豹猫、狨猴、穿山甲,不动声色的两爬们,放归野外的动物不计其数。在更多人开始认识了他的时候,他选择了离开。

野生动物救护,不只是动物饲养员或者铲屎官那么简单。被送来救护中心的动物什么种类、什么状态的都有:热带的、两爬的、濒危的、受伤的、营养不良的、奄奄一息的……最终目的是帮助动物们恢复健康和野性,重新回归野外。

去年年初的时候,救护中心来了一只异常虚弱,连香蕉都嚼不动的小狨猴。兽医检查后得出的结论是严重营养不良,陈月龙就每天六七趟地往icu跑,变着花样给小猴子做饭:把各种好消化的食物打碎做成糊,有的还得上秤蒸煮。小狨猴的腰椎受过严重的伤,陈月龙尝试了很多方法帮助它恢复,做牵拉、用食物引导它做动作、增加它的活动量和爬跳的机会,而不是病仄仄地缩在笼子的角落里等着被投喂。从刚被救助时连坐都坐不起来,到后来能够适应动荡的麻绳和晃动的水果串,甚至一跃跳到六十多厘米。

野生动物救助中心的狨猴

我问陈月龙,像这样救活了很多动物会很有成就感吧?他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没时间满足,更多的还没救过来呢。平时下班的时候,大家打招呼都是,完活了?陈月龙反问我,“我怎么从没觉得自己完过活呢?”在告别的那篇文章里,他写:不管怎么看,时间到了:

“当突然有一天,你环顾四周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做了几乎所有能做的事情,以你现在的角度和位置无法再为动物们提供更多的时候,也是你该做决定的时候了。虽然继续的坚持下去还是可以在那些小小的方面尽最大的努力给动物们带来无限的福利,但当我不能给这个地方带来帮助且这个地方不能给我带来帮助的时候,我就会选择离开。”

好在陈月龙没有离开动物。一转身,他去了猫盟CFCA。这是一个由生态爱好者和科学家组成、研究和保护中国野生猫科动物的民间志愿者团队。动物救护和动物保护,一字之差,实际效果可能是千差万别,“救护做一辈子,救的动物数量都比不上保护好一座山头里面的动物。”

访谈的最后,我问起了他的小辫子。最初他来救护中心应聘的时候,小辫子已经留了一年多,领导不同意,说是影响单位形象,让他必须剪了,陈月龙顺从了。去了单位以后他又重新开始留,这一留,就是五年。

放归了那么多野生动物后,终于,陈月龙也把自己放归了。

陈月龙用来做头像的豹猫

救护发生在最感人的那一刻

凤凰青年:你怎么知道动物的哪个行为想表达什么意思?

陈月龙:观察,积累,跟它们接触,跟动物在一起,它们的所有信息都能帮助你了解它们。比如说爬行动物,它们是变温动物,体温随着外界的温度变化,但是它们一定有一个最适合的温度。这个温度可以去用温度计感受,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感受。时间长了,积累经验够多了,你的皮肤就会有温度记忆,知道什么温度它最舒服。你放在动物身上的时间精力越多,也就越容易了解他们。

凤凰青年:不同物种有不同的生活喜好,这么多你能记得过来?

陈月龙:按物种划分,肯定会有趋近的动物。比如都是热带动物,那就有一个基本上大概的共性,但动物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作为救护动物来说,你要了解的不是物种,你要了解它们每一个的不同。同种动物的这只和另一只还有细小的区别,关注到那些才会对它们更好。

为什么要更好?因为他们已经处在一个困难的境地中了,你要帮他们脱离困境重回野外,最终目的是让他们重回野外。

救护动物的话,刚刚虽然说了这么多,好像付出了很多,但是对于那些动物,你的努力实际上是很少的,你用所有的时间去帮助动物都是极其有限的。后来我觉得那样的角度和位置已经不能让我帮助更多的动物了,而且我所能做的努力已经全部都做过了。

凤凰青年:离职的时候在文章里写,自己的生活也需要救助,这是为什么?

陈月龙:当你尝试做更多,但你的角度和位置已经不能让你做更多了,这时候你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呢?所以你要找到更好的地方实现你的价值。这个才是对我自己的救助。听起来是装逼的,但我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凤凰青年:选择猫盟的原因是?

陈月龙:猫盟是做动物保护的,以前我是做动物救护的。保护和救护不太一样,救护是发生在最感人的那一刻,就比如洪水冲了哪个村子,抗洪的战士拉着手下水救人,就是这种感人的画面叫救护。保护做的是让水别冲这村子。救护是在动物已经身处困境了,保护是在动物还没深处困境的时候就给它们解决了那些问题,让他们不至于身处困境。我做救护一辈子,救的动物数量都比不上保护一座山头里面的动物。

凤凰青年:就是提前防止危害的发生?

陈月龙:对,那就是保护。保护会从很多角度,但是一定能帮助到更多的动物。

凤凰青年:现在在猫盟做什么?

陈月龙:猫盟在山西和顺做华北豹的保护。华北豹是中国特有的一个豹的亚种,数量非常稀有。那个地方地广人稀少,现在的冲突在于当地人过于贫穷,生计主要靠养牛来维持。但是他们又没有能力进行大型的集约化专业养殖,就把牛赶到山上放养。这样一来挤压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牛被豹子咬死,村民损失惨重,就开始在被豹子咬死的牛里面下毒,豹子吃完后中毒死亡。猫盟针对此做了很多事情,包括前期往里搭了很多钱,找机构资助,以及在网上众筹,得到的钱按一定的比例支付村民的损失。实际上那个地方是自然保护区,不是养牛的地方,当地也是没有办法,困难的人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生存。

猫盟在前期做过大量的调查,包括有多少豹、在哪里、当地其他动物的准确密度。在今年的时候政府已经答应拿出钱来赔牛。保护组织就是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在实际的问题和资源之间,把资源正确的引入到问题当中,去解决问题。

我把自己放归了

凤凰青年:为什么今年穿山甲火起来了?

陈月龙:就是几年前吃穿山甲的微博被挖出来了,然后开始有报道,组织开始发声,我们其实也希望穿山甲火。我们在把穿山甲往一个更可爱的形象推,当然可能有点费劲。因为人们保护一种动物,不是因为它的生态价值,不是因为动物濒危了,多少年之后人类也会灭亡或者受到什么样的威胁,这即便是真的,说出来也没人信。因为太远了,对人们的触动太小。真正能触动人们的就是当时他们喜欢。

凤凰青年:所以动物也是要看颜值的么?

陈月龙:那一定的啊。贫困山区的小孩,被资助收养的,哪个不是挑好看的?为什么照片拍大眼睛那个?好看啊。

凤凰青年:你会形容自己像哪种动物?

陈月龙:狗獾。因为我觉得不管是我影响了它,还是它影响了我,我觉得我们已经建立了更多的联系。不实际发生,但存在。

凤凰青年:类似于心灵感应?

陈月龙:不是。就是你会尝试按照它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凤凰青年:狗獾会有什么样的方式?

陈月龙:因为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行为习惯。狗獾的方式就是比较执着。

凤凰青年:你从小开始养动物?

陈月龙:对。四五岁吧。

凤凰青年:第一个动物是什么?

陈月龙:鱼鸟龟吧。

凤凰青年:养死过吗?

陈月龙:多了。

陈月龙从小开始养的狗獾

凤凰青年:从什么时候开始成功率比较高了?

陈月龙:自从去了救助中心,成功率就低下来了。

凤凰青年:因为送到那儿的都是比较……

陈月龙:对啊。

凤凰青年:救活了心里会很开心,很有满足感吗?

陈月龙:没时间满足。因为更多的没救过来。

凤凰青年:没救活会很难受吗?

陈月龙:有很多事情在不断发生的时候你就知道它是不可避免的。你不会伤心,你会有压力。不是说你知道它们死了它们就死了,而是你知道它们要死你还要努力不让它们死,但仍然没法挽救它们。即便如此你从来也没法放弃努力啊。所以你要不停地去做无穷尽的工作。我觉得我从来没下过班。大家打招呼都是,完活了?我就从来没完过活。只是我要吃饭了,要维持正常生命体征了,我才去做,其他时间我都在尝试给动物做努力。我从来不听领导的,我只听动物的。我不是给单位打工的。

凤凰青年:你为什么管自己叫野生青年呢?

陈月龙:这个事情发生了改变。最开始是因为和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我在那儿救了很多动物,放归了很多动物,让他们重新回到野外,让自己也重新回到野外。现在我选择了猫盟,猫盟就是那个能让我重新回到野外的地方,我把自己放归了。一只被圈养了很长时间的动物,它会在多多少少,刚被放归野外的时候面临一些困难。但是重要的是,如果他像一只狗獾一样勇敢执着不放弃,那就一定能不断地学会生存的技能,适应野外的生活。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