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有时候毁掉你的,恰恰是领导的“欣赏”

2017-03-10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人神共奋”

人在职场,身似飘萍,能得到领导一句“年轻人,我很欣赏你哦”的评价,自然觉得腾云驾雾,前途一片光明。

可有些人恰恰是死在了这句话上。

比如《红楼梦》中的晴雯。

晴雯直到死之前,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

《红楼梦》第77回讲的是晴雯被赶出贾府后病重,临终前宝玉去探望她。回目名的前半句叫“俏丫鬟抱屈夭风流”,指的是她最后对宝玉说的那段长长的告白,其实也是在内心质问当初那个改变她命运的大领导。

那个大领导不是宝玉,不是赶她出府的王夫人,那个人的名字,她从不敢提及,因为她始终相信,那个人会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只要这一句话,就够了。

但她至死也没有听到这句话。

晴雯这段内心告白主要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是“抱屈”:我确实长得比别人漂亮,却从来没有勾引过你,为什么她们要冤枉我是个狐狸精?

第二层是“后悔”:后悔自己“痴心傻意”,以为“大家横竖是在一处”。

这第二层的意思就有意思了,“大家”当然指自己和宝玉,“横竖是在一处”,就是说自己一直以为早晚会给宝玉当通房丫头的。这通房丫头是可以陪男主人上床的,所以是下人中地位最高的,仅次于妾。想通这一点,也就明白晴雯平日里为什么那么心高气傲了。

可问题是,她凭什么一口认定“大家横竖是在一处”呢?

她后来明明知道,袭人已经上了王夫人的提拔名单,她为什么认定自己还有机会呢?

换句话说,是谁给了她这个承诺?难道是她一厢情景,真的很“傻”?

晴雯虽是一个对自身的危险处境有点无知的人,但在这件事上,她还真不是一厢情愿。

紧接着第78回,王夫人把晴雯赶走后,忽然意识到晴雯实际上还是老太太房里的人,就这么先斩后奏了,她还真有点忐忑不安,于是找了一个“贾母喜欢”的机会,回禀了这件事。

贾母的回答为晴雯作了旁证,贾母确实很喜欢晴雯,“我看他甚好”,包括“言谈、针线”,所以把晴雯派到了宝玉房里,目的是“将来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

既然是“将来”,那这个“使唤”当然不光是做个丫环那么简单了。

我们现在明白了,晴雯的“抱屈”,不光是被污为“狐狸精”,还有贾母明明已经安排了她的未来,为什么这时候也不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呢?

其实,王夫人也是担心这件事的,她的解释也是煞费苦心,先是肯定“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是她命里没造化”,强调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历史问题:“女大十八变,未免就有些调歪”,“事事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

最后的结果是贾母没有追究,反而说“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误的?”

贾母是真的信了王夫人的话吗?从平时贾母对她的评价来看,未必。也许她觉得没必要为这点小事让王夫人下不来台。

总之,那个让贾母喜欢的晴雯,那个早被贾母安排好未来的晴雯,就这样不留半点痕迹地从她的生命中翻过了这一页。

就像领导曾经给了你这么个意思:“老张科长马上就要退了,小张,我欣赏你哦。”

可领导说过什么?他可是什么也没说啊。如果你真的把自己当成未来的“小张科长”,现在的位置难免坐得心浮气燥。领导将来也许又会换成这句话:

“小张这个年轻人,怪可惜了的,不珍惜自己啊,枉费大家对他的信任……”

职场人最残酷的一件事,就是你把自己的命运放在一个人手里,而你的价值对于这个人而言,不过是需要一点好处才能牺牲掉的筹码。

客观的分析,领导表达出对一个人的喜欢,可能有两种不同的含义。

第一种是你的性格比较符合领导的口味,这是通常意义上的“喜欢”。

我们知道,贾母是一个很注重品质生活的老太太,在“品人”方面,她的品味更是与众不同。

一般领导都喜欢听话乖巧的,比如王夫人对好姑娘的要求就是“笨、老实”,而贾母却对那些有血性的姑娘情有独钟。比如睛雯、王熙凤、林黛玉。这些姑娘都有一个共同点,聪明但不好管。

敢用那些不太好驾驭的聪明人,说明这个领导有自信。但如果把领导对于个性的欣赏当成领导“就是看中你”,那就大错特错了。

厉害的领导往往有一个特点,性格中感性和理性的因素都相当强烈,感性起来像个多愁善感的诗人,理性起来又没有半点感情可言。

比如在宝玉婚姻大事上,大家都看得出贾母钟情于黛玉。所以精明如凤姐,就常常拿这件事开黛玉的玩笑。但喜欢归喜欢,贾母就是不肯点头,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为什么呢?

因为王夫人没看中,因为儿子贾政还没态度,贾母虽然是一家之主,也不能凭着个人喜好,一意孤行。

等到贾府最大的后台元春娘娘挑中了宝钗后,贾母就算是再喜欢黛玉,也只能毫不留情地牺牲掉,说服自己接受宝钗了。

当然,宝钗同样是贾母喜欢的人,贾母有一次夸宝钗,说自己的四个孙女都比不上她(这就包括黛玉了),急得宝玉再一旁跳脚也没用。不过,这就是另一种“领导的喜欢”了。

另一种“领导喜欢的人”,是能满足领导利益的人。

这类人,最典型的就是贾母身边的鸳鸯。

鸳鸯既是贾母的生活秘书,还是她的办公室主任,不仅清楚贾母衣食起居的各种习惯与细节,还是掌握着她的小金库。

这么重要的位置上的人,性格早就是模糊一片了。贾母越是表达出对鸳鸯的喜爱,鸳鸯越是体会到,这“喜爱”两字,横看竖看不过是一个“离不开”罢了。

在官场上,作为一个领导“离不开”的秘书,虽然掌握着高于其地位的权力,但内心一直是悬着的,一旦领导出了什么意外,你就神马都不是了。

所以,一个“好”领导,不管多么用惯一个秘书,对他最大的关心,还是在适当的时候,把他“外放”出去,权力小了,但留足了发展空间。

同样,作为一个丫环,你能给她最大好处就是乘自己一口气还在,把她许一个好人家。但贾母却从没有动过这个念头,虽然鸳鸯年纪不小了,虽然书中很隐晦地提到她对贾链有意思,但贾母从没有对她的婚姻大事表示过关心。

贾母并非没有机会,在“鸳鸯抗婚”那一章,贾母发了她在全书中最大的一次脾气,但理由很可笑,不是为了鸳鸯的幸福,而是觉得儿子要图谋自己的财产:“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来要”。在她眼里,鸳鸯就是一个和“好东西”并列的“好人”。

为了抗婚,鸳鸯发了一个重誓,终生不嫁,服伺贾母。这当然是一时的气话,可也是断了自己的后路,贾母是唯一有能力改变这句话的人,可她不但接下了话茬,还清楚地表示,要“留下他伏侍我几年”。

至此,鸳鸯便再无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直到贾母去世,她从哪儿来,又回哪儿去。

因为与领导利益一致而被领导喜欢,无疑是被绑在了领导的利益战车上,我在《不在“小圈子”内一起变坏,就在“小圈子”外独自变态?》中说:

每一个进入圈子的人,都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成为业务骨干,另一种则服务于领导的私人目标,成为他的附庸,后者完全把自身的荣辱寄托在领导的身上。

睛雯昨终之前,可以说是无限悔恨,她说,早知是这个结果,“当日也另有个道理”。

什么叫“另有个道理”呢?

有两种理解,一种是“后悔”:说我是“狐狸精”,索性当初真的勾引了宝玉,今天也不枉我这个罪名。

而另一种理解是“忏悔”,是对昔日为人的反省。

晴雯在贾府的丫环中是一个奇葩的存在,她不仅爱欺负其他同事,打压想往上爬的下属,挤兑和她平级的袭人,就连主子宝玉,她也常常不给好脸色看。

以前用阶级斗争的理论分析《红楼梦》,把她捧成“嫉恶如仇,洁身自好,反抗阶级压迫的底层劳动人民的典型”,太扯了。如果不是她长的漂亮、心灵手巧,几乎就是另一个赵姨娘,难怪王夫人对她有本能的反感。

联系后文,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主子了——因为贾母当初的一个承诺(更有可能是暗示)。

从这点看,“另有个道理”也许是说,安守一个丫环的本份,专心本职工作,搞好同事关系,把领导当领导,把下属当下属。

得到了领导的夸奖,固然是件好事,但也别放在心上,更别放在嘴上。有些领导,每天不夸几个人,心里就不塌实。

得到了领导的口头承诺,也别太当回事,他自己能不能坐稳这位置,还得两说呢。

进了领导的小圈子,更要小心谨慎,尽量往业务骨干的方向走,不要轻易去服务领导的私人目标,更别成为他的附庸。

借用《霸王别姬》里,师傅对程蝶衣说的一句话:“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比如说,别人会因为你的成功,而认为你是个神采飞扬的人;只有你会因为早上看见镜子里“神采飞扬”的脸,而对自己说:“加油,你一定行!”

别人对你的欣赏,从来都是锦上添花,只有你对自己的欣赏,才是你前进路上最大的动力。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