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探险家闪米特】致命高反——八千米雪山连载3

2017-02-24
来自:凤凰青年

文|探险家闪米特

全世界十四座最高峰,有八座在尼泊尔,引得全世界的攀登者趋之若鹜。

但以人类现在的攀登技术,这些让常人可望不可及的雪山之巅,只在特定的时期,才能允许人们去挑战。也就是俗称的“窗口期”。

在八千米雪山的窗口期,对营地的需求越来越多。要想搭建供登山者进行海拔适应性训练的大本营,以及登顶过程中的休憩营地,就不得不借助高山向导之力。

中国境内的雪山向导之职,基本都被藏民包揽,而尼泊尔这边,自然就是夏尔巴了。

之前在《绝命海拔》和《喜马拉雅天梯》这两部电影里,窥见过八千米雪山大本营的样子,但实际见到时,还是被震惊了。

湛蓝如洗的天空,鲜艳圣洁的经幡,气势磅礴的冰雪山川,设施齐全的帐幕……大本营里舒适而宁静的氛围,能满足你远离尘世喧嚣的独处欲望。

曾经不断在你脑海中滴答滴答作响的时钟,也停止了摇摆。时间,被冻结在雪山之中,你在闲适和安静中,轻而易举获得了沉静和深邃。

▲闪米特手机中的马纳斯鲁峰

01

与国内5、6000米的雪山大本营相比,马纳斯鲁峰大本营显得非常奢华。据说在里面做饭的尼泊尔大厨,在四川成都受过培训,能做出地道川菜。

在陌生的国度,高寒的雪山,能品尝到熟悉的味道,对中国的登山者来说,是莫大的享受与安慰吧。

大本营设有活动帐幕和后勤帐幕。活动帐幕相当于客厅,专供登山队员使用。里面放了一张长条矮桌和一些折叠椅子,吃饭喝茶闲聊都用它。门口则放了一个很大的不锈钢保温水罐,目测有一百升容量,上面带有水阀,里面的温水,是用来给队员刷牙洗脸和如厕后洗手用的。

后勤帐幕分为三块,厨房、食材仓库和攀登装备储存室。

厨房帐篷中间,有一个特制的炉灶。一个三米多长的不锈钢大平台上,内置了三个大火力炉头。明显的中国制造,通过打气加压来产生火力。平台的其余地方,用来放置各种待处理的食材。

四个大高压锅摆在厨房很显眼的位置。在海拔接近5,000米的雪山大本营,水的沸点很低,大概只有70度左右。普通的烹调方式,即煮不熟米饭,也不可能煲出靓汤。但有了高压锅这个神器,饮食的品质就可以和低海拔地区做得一样了。

在萨马贡的客栈里,厨房工具大部分使用铁器。而现在所处的雪山大本营,看不到一件黑色的厨房器皿,取而代之的,都是银光闪闪的不锈钢材质。

所有帐幕内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圆桶炉头,都是从山脚下搬运到大本营的。雪山上的搬运,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我们报名费中的很大一部分,是要支付大本营的各种装备运输。

马匹和牦牛是搬运的主力,也有人工搬运,那主要是因为人工价格太过廉价,而不是因为牛马不够。

▲厨房帐幕门口

02

我留意看了看饮用水的处理,想知道如何才能取用洁净的水。在我们队伍和国际队营地之间,有一条小溪流,融雪供应了源源不断的水源。

厨房里外各有几个圆滚滚的厚实塑料桶一字排开,顶部扣了一个密封盖子,这就是营地用来储水的容器。饮用水装到厚实密封的圆桶后,既可以保温防止水结冰,又能防尘保持洁净度。

厨房帐幕面积很大,无论烧水还是煮饭,只要几个大功率炉头一开,伴随着“呜”的嘹亮声音,炉头燃烧放出的热量,很快会使得厨房暖烘烘的。所有的夏尔巴都聚在厨房帐幕里休息,空间也并不显得拥挤。

▲坐在厨房里取暖的夏尔巴

相比之下,登山服务公司为队员们准备的活动帐篷,表面上看比厨房高档,却让人感觉冷冰冰的。

虽然9月还是夏季,我们的所在地也是尼泊尔低纬度亚热带地区,但因为海拔高之故,白天的气温只有几度,晚上就直接降到零下了。

极寒之下,我们想去厨房帐幕取暖,但登山队员却被禁止进入。因为在海拔接近5,000米的大本营,气压下降导致氧气含量降低,加上厨房里几个加压炉头一开,本来就不多的氧气,会被更加快速的消耗掉。

人在这样的缺氧环境中,很容易出现高反。夏尔巴们习惯了,往往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登山队员还在适应期,为了安全起见,登山服务公司做了这样的规定。

同样,夏尔巴也不被允许进入登山队员的活动帐篷,不过这个规定,纯粹是出于服务意识考量,而非什么安全顾虑。

在面对大自然时,环境带来的危险并非人们最主要的死因,疾病和人类暴力才是首要因素。然而,环境危险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很大,甚至胜过疾病,因为人类更容易看出环境危险的因果关系。

所以,夏尔巴们喜欢讨论天气变化和缺氧的危险,因为这些危险很直观。而更高一级的登山服务公司,更关注营地的卫生条件和登山队的营养供给。

▲呆在活动帐幕里的队员们

03

遛完大本营一圈,已是傍晚五点半,我离开冰冷的活动帐幕,去自己的帐篷里套上睡袋保暖。思绪飘零间,隐约听到女性的沉重呼吸声。

帐篷外的雨声干扰了听觉,我一边侧耳倾听一边默数帐篷。左右两边的都是男队员的帐篷,那么女性呼吸声与我之间,至少隔了一个帐篷。

也许是阿玲吧,她不是登山队员,而是国内登山公司安排的大本营工作人员。从萨玛贡到大本营的攀爬,貌似让她感到有些辛苦。被雨水淋湿的头发,可能带来了身体的轻度不适,所以呼吸声大点也正常吧。我暗自揣度。

但很快,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沉重,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原来的呼吸声变成了呻吟。有点不对劲,我慌忙穿羽绒服,但大冷天,手脚不麻利,穿羽绒裤相当费劲,我扔下裤子,抓起羽绒衣披上,赶紧从帐篷里钻出来。

帐篷外是尖锐的碎石,不能光着脚出去,赶紧把鞋带收到鞋子里,直接把脚往鞋里一套,在乱石中间,急匆匆向发出呻吟声的帐篷跑去。外面的雨不是很大,但打在脸上,好冷。

▲大本营一角

“是阿玲吗?你怎么了?”

“赶紧叫当当过来。”痛苦的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

情况可能比较严重。因为这几天的相处中,阿玲一直表现出一副倔强和要强的个性,轻易不会向他人求助。我连跟她说句话都顾不上,穿着没绑鞋带的鞋子,磕磕碰碰在乱石上飞奔去活动帐幕,寻找临时领队当当。

“赶紧过去看看阿玲,她情况有点不对,一直在呻吟。

当当听完匆忙向外走去,我蹲下绑好鞋带,再次返回到阿玲帐篷前,看见当当蹲在内外帐之间,神色疑重。

“情况怎么样?”

“她心脏可能有点问题,刚刚还吐了。”

当当停顿了一会继续说:“现在先让她吸氧,看看会不会好点。她现在全身冰凉,因为心脏工作不正常,制造不了足够的热量,躺在睡袋里,也一点都暖和不起来。看看吸氧后,身体能不能缓过来吧。”

“在吸氧了吗?”

“没有,夏尔巴去找氧气了。”

“如果吸氧也不能恢复正常,得连夜把她送下去吗?”

“嗯,如果不能尽快让身体发热,就得连夜把她送到萨马贡。如果在萨马贡也不能缓解过来,就要用直升机送到加德满都的医院里去。”

同行者高反我不是没见过,但严重到要动用直升机的,我还没有遇到。原以为最坏的情况,就是送到3,500米海拔的萨玛贡,毕竟阿玲之前呆在那里的时候,没有发生高反。

其实我很好奇阿玲的状况,但还是没有把头伸进帐篷里去瞧瞧。引起高反的原因本来就是缺氧,我再伸头进去吸两口,阿玲的氧气就更少了。虽然知道已经有夏尔巴去拿氧气了,但在帐篷外听着她的呻吟声,心里还是很难受。

远处的夏尔巴营帐里,传来一阵阵的欢笑声,估计他们又在喝酒聊天吧。带队经验丰富,经历过各种场景的夏尔巴们,早就对高反见怪不怪了。

好在阿玲吸氧一小时后,体温逐渐回升,身体状况得以好转。

这是一次伴随着幸运的紧急事件,如果当时不是我碰巧回到帐篷里,在嘈杂的雨声中听到她的异常呼吸声,真不知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以当时阿玲的帐篷与活动帐幕之间的距离来看,大家是无法在雨声中,听到她的呼救声的。

雪山上的许多死亡事故,往往发生在不经意的一瞬间。

夜幕即将来临,不断下降的气温带着一种忧郁的情绪,四处弥漫开来。连绵起伏的白色山峰,映衬得大本营寒冷而荒凉。

我钻入自己的小帐篷,期待明日的祭神活动,能将噩运带走。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也是闲着

潮人开包记| 我们在有货潮流新品节翻了翻潮人的包

2017-09-05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