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青年研究所:“战斗民族”俄罗斯为什么爱吃兴奋剂?

2017-01-19
来自:世界华人周刊

“为了赢,不惜一切代价!”俄罗斯的体育现状,颇有当年苏联的风采。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楚不易

最近,国际奥委会公布,3名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中国女子举重选手兴奋剂违规成立,被取消成绩。

事实上,自2014年,国际体育界就掀起了一股“反兴奋剂”风暴。陷在风暴中心的,正是“战斗民族”俄罗斯。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发布的《2014年反兴奋剂违规报告》显示,俄罗斯有148名运动员违规服用兴奋剂,高居第一。

违规服用兴奋剂运动员数量排名数据来源:WADA《2014年反兴奋剂违规报告》

该机构发布的另一份《麦克拉伦报告》更加骇人听闻,报告称,自2011年至今,有超过1000名俄运动员有服用兴奋剂行为,报告甚至强调有1166例俄罗斯运动尿样有问题。

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看来,俄罗斯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并非小打小闹,而是“大面积”、“系统性”、“从上到下的”。

俄罗斯也自食恶果:俄罗斯田径受到暂时性的全面禁赛处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被吊销资格,俄罗斯代表团也险些被里约奥约会全面封杀。

里约奥约会开幕式,俄罗斯代表团入场时遭受嘘声

世界各国运动员违规服用兴奋剂,并不鲜见。

“战斗民族”俄罗斯为什么对兴奋剂如此“着迷”?

01.

魔鬼的诱惑,神奇的兴奋剂

兴奋剂被明令禁止,但仍有运动员铤而走险,原因无他,提高成绩尔。

兴奋剂到底有多神奇?

俗称“大力补”的兴奋剂

世界顶尖科技期刊《自然》、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等机构对不同种类的兴奋剂进行了研究。

促蛋白合成类固醇(Anabolic Steroids):可以使男性肌肉力量增加38%,女性服用效果更明显。

人类生长激素(Growth Hormone):可以使运动员的冲刺能力增加4%。

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可以使人体耐力增加34%。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可见,兴奋剂确实能够增强运动的体能与爆发力。虽然有些数据看起来似乎微不足道,但对想要破纪录的运动员来说,毫秒之差就是天壤之别。

大量医学研究也证实兴奋剂有毒副作用,可能造成脱发、不孕不育。但在巨额奖金、冠军荣誉面前,这些都可有可无了。

1967年,前奥运铜牌选手,英国自行车运动员辛普森死于环法比赛途中,死时衣袋中还有未吃完的药品安非他命

“如果我可以给你一颗药丸,吃了它你可以拿得奥运金牌,但是我要在一年后杀了你,你愿意吗?” 1967年,马里兰大学的Gabe Mirkin博士在华盛顿做了一次调查,100名运动员中,超过一半的人选择药丸。

这就是魔鬼的诱惑。

02.

理所当然,源远流长的“兴奋剂文化”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说,俄罗斯有“兴奋剂文化”。

这份“文化”,传承自苏联,可谓“源远流长”。

冷战时期,为了与美国在人体竞赛上一较高下,苏维埃政府体育委员会命令研究机构研发“体能增强辅助品”,并“提高它们能在奥运会上使用的可能性”。

国立乌克兰体育大学运动生物学研究所的前负责人卡连斯基(Michael Kalinski)说:“党对我们没什么别的要求,就是要制造冠军。”

苏联制造冠军的秘密武器,就是兴奋剂。

苏联使用的是“自采血兴奋剂”方案,具体方法是:

事先从运动员体内抽出一部分血液,抽出血液后,身体会自动补充失去的部分。赛前再将血液重新注射回身体里,体内就会多出大量的血红细胞,能够输送更多的氧气到肌肉,提高运动员巅峰状态时的耐久力。

这种手法相当高明,很难被检测出来。在1976 年和1980 年的奥运会上,苏联大肆使用这种手法,一次都没有被查出来。

1988 年的汉城奥运会,苏联更是肆无忌惮,在距离首尔的60 公里处花250 万美元建了一所船上秘密实验室,专门为运动员们提供后勤支持。

汉城奥运会

兴奋剂确实成效显著。1964年和1968年的奥运会上,苏联金牌数尚且大幅落后于美国,1972年却突然反超,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更将差距扩大到28枚。

苏联与美国奥运金牌数对比注:第22、23届奥运会,苏联与美国未同时参赛,故数据未收录

在国家的组织和夺冠的狂热下,服用兴奋剂几乎被苏联人视作理所当然。1991 年在挪威举行的反兴奋剂大会上,苏联代表表示,在240 位顶尖的苏联运动员中,44% 的人都认为兴奋剂“十分必要,不可或缺”。

“为了赢,不惜一切代价!”俄罗斯的体育现状,颇有当年苏联的风采。

03.

特工参与,自上而下的国家行为

踢爆俄罗斯兴奋剂黑幕的,不是别人,正是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RUSADA)前主任罗琴科夫。

罗琴科夫

罗琴科夫在俄实验室里工作了10 年,2016年2月叛逃到美国,其披露的“真相”,堪比一部好莱坞大片。

罗琴科夫说自己研发出了一种新的违禁药,可以帮助运动员们快速恢复体力。但难点是,要确保运动员顺利通过兴奋剂尿检。

运动员的尿液通常被放在特制的小瓶子中,瓶子一旦关闭就会自动上锁,如果强行打开则会破坏安全码,防止有人中途调包。

特制的尿瓶

据罗琴科夫介绍,他和同事会偷走俄罗斯运动员的尿液,然后由特工出马,在不破坏安全码的情况下打开已经上锁的瓶子,把不带兴奋剂的尿液替换到瓶子里。

整个流程,俄罗斯多部门密切协同,环环相扣,“像瑞士钟表一样精确”。

正如《麦克拉伦报告》指控的那样,俄罗斯兴奋剂作弊是一种国家行为。对俄罗斯运动员而言,要么“嗑药”,要么不进国家队,别无选择。

04.

侥幸心理,监管机构难咎其责

直到苏联解体,世界都没能拿到实际证据来大规模惩罚苏联的兴奋剂问题。这让俄罗斯存有侥幸心理。

俄罗斯服用兴奋剂的重灾区是田径项目,而作为监管方的国际田联,却包庇、纵容。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报道称,8名在伦敦奥运会上最终获得金牌和银牌的俄罗斯运动员,为逃避药检,向前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以及前国际田联反兴奋剂总监多勒行贿,金额约为120万欧元,让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在赛外飞行药检中被抽查的几率大大降低。

迪亚克被指控在任期间收受贿赂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也难辞其咎。为了平衡各方利益,未尽全力打击俄罗斯兴奋剂丑闻。该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承认,“原本我们应该做得更多,来防止俄罗斯兴奋剂的发生。”

魔鬼的诱惑,“嗑药”的传统,国际组织的纵容和侥幸心理,让俄罗斯深陷兴奋剂,无法自拔。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之父顾拜旦在著名的《体育颂》里写道:“啊,体育,你就是荣誉!荣誉的赢得要公正无私,反之便毫无意义。”

诚如斯言,如果人类竞技需要靠兴奋剂支撑,那么,应该将所有的奖金与奖牌、光荣与梦想,颁发给兴奋剂。

让体育回归体育,让兴奋剂滚回垃圾桶。

 

 

责任编辑:孙大清 PP004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