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黄橙橙】我是性少数,我是人,不是妖怪

2016-11-18
来自:凤凰青年

文 | 黄橙橙 豆子

“如果你不出来说清楚,我们就死给你看。”11月17日,婚姻平权法案开审,在台湾立法院门前抗议的护家盟(台湾宗教团体爱护家庭大联盟)大喊出这一句。他们高举“家庭结构完全崩坏、影响下一代教育”的标语,宣告“黑暗来临”。“我们不反对同志的人权,但不赞成同性婚姻。”护家盟解释他们的立场。

图片来自《联合报》,摄影|杨万云

同性婚姻法的支持者可不吃那一套,在立法院门前直接顶撞护家盟。“这是一种假友善,背后是对同志赤裸裸的歧视。他们的脑子没救了。”

尽管CNN认为台湾对于同志的包容度,已经超越了现在多数国家和地区,台湾2014年的本地研究报告也指出,台湾社会已经普遍接纳同性恋者,不会因其性倾向而拒绝他们享有交友、求职等权利,多数反对过去对同性恋的种种刻板印象。为同志议题努力了十四年的台湾,今年也似乎真的看见了通过婚姻平权法案的希望。然而,今天的台湾立法院,两种声音在激烈地对峙着,谁也不愿退让半步。

“假友善啊,还以为我们真的感受不到你们的歧视。其实我们知道,很多人口中的支持,是同情我们,不是真的拿我们当正常人。但是我要说,我们很正常没有病!我们只是需要平等的婚姻权利,因为我们和所有人一样正常!”很多同志知道,现实并不像他们所看到所听到的那样乐观,社会的歧视依然无处不在。

台湾同志游行,彩虹旗飘荡的14年

“当天空灰暗,当气温失常。你用巨大的坚强,总能抵挡。当尖锐眼光,当刺耳声响。你用彩虹的浪漫,温柔包装。衣柜不算太宽,藏着你的天堂,依然欢迎我分享。”这是阿妹献给同志的一首歌——《彩虹》。因为这首歌,我才知道彩虹旗是LGBT(LGBT指的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骄傲旗。而彩虹旗上的六种颜色,分别象征着“性爱、力量、希望、自然、自由、艺术”。

2016年10月29日,我第一次参与同志游行,在台北。

摄影|豆子

台北的秋季常常下雨,那天也不例外。我到达凯达格兰大道时大约四点,现场气氛火爆,丝毫没有因为天气不好而降温。游行的队伍在观看完演出便出发,尚未回来。我的身边挤满了戴着彩虹帽脸颊涂着小彩虹的人们,彩虹旗在凯达格兰大道的上空飘着,四处都是彩虹气球,和派发小册子的宣传者。我很讶异,参与的人里有不少还经过了一番夸张的装扮,我看见穿着丝袜脚踩高跟鞋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哥和赤裸上身只穿着三角裤壮硕的男人,甚至还有人cosplay动漫人物。这样的游行,羊羊已经参与了两次。事实上,今年大家穿得算多,之前更少。用羊羊的话说:“放眼望去,今年同志更加正典阳光。”游行的人用暴露的衣着来表明不应该羞耻于自己的身体,人们总有使用自己身体的权力。

摄影|刘祎佳

和其他的游行相比,我参与的更像一场狂欢的盛事,少了压抑沉重的气氛,多了欢乐和笑声。大家伴着舞台播放的音乐,在台北的街道上起舞和歌唱,争相和网络知名博主合影。在飘着雨的下午四点半,游行队伍从分岔路口相继归来,向道路两旁的观摩群众挥手,欢呼声此起彼伏。

为了参加游行,一位在成功大学交换的陆生跟随学校的拉酷社(研究性别平权的社团)从台南一路北上到台北。他说:“一开始我比较惊讶参与者们的夸张打扮,但并没有人向他们投去异样的眼光,我感觉这更多的是一种身份的自我认同。”他在游行中得知很多同学也都是第一次参与。身边的同性恋朋友告诉他在这次游行中感受到的友善和尊重让他们对自己的未来也有了更多的信心,对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有了更大的希望和勇气。

打破假友善,争取婚姻平权

婚姻平权法案不是今年才被提出来,但民进党上台后,法案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燃起了许多支持者的希望。今年游行的口号是“一起FUN出来——打破‘假友善’,你我撑自在”(FUN Together)。游行已经不再是要接受大家的“好意”,而是要改变大众对同志根深蒂固的负面看法,撕下社会的“假友善”的面具。

台湾的相关研究报告里指出,不少家长表示支持尊重同性恋,但对于自己的孩子,态度却有所保留。一名台湾记者认为:“同志议题已成台湾社会无法对话、无法沟通的社会死穴之一。”直到今天,有人在争取着,有人在反对着,声音越来越大。

今年的游行人数达到八万人次,成为了亚洲最大的同志游行活动。随着年月的积累,游行关注的范围从同性恋者到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再到酷儿(Queer,指对性爱表达方式所持立场与传统标准不同的人)、双性人(Intersexuality)、无性恋者(Asexual,指对“性”本身没有兴趣的人),越来越多人参与和加入到游行队伍中。

摄影|豆子

除了性别议题,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也常常被台湾同志游行参与者所关注。羊羊学校的游行队伍旗子上写着:“要婚姻平权,更要劳工假。”在台湾政府试图削减劳工假的时候,学生们站出来,在同志游行的时候一并呼吁保障劳工权益。巧合的是,羊羊的队伍正好走在民进党的队伍前面。

“不管何种权益,只是说说而已的话,那就是假的。除非真的立法,法律比大家嘴里的话真实可靠。”

“观念的改变不可能一日实现,14年也不一定足够,只能慢慢来。”

“你们可以等,那么那些受到伤害的人,谁给过他们宽容。谁承诺等待一定会成功?”

2000年的时候,台湾的校园里曾发生一起性霸凌事件。一个名叫叶永志的初三男生,因为个性上比较斯文秀气,时常遭到同学欺侮。同学称其为“娘娘腔”,多次在下课上厕所时对其进行骚扰,要求他脱裤子以验“真身”。叶永志只能选择与同学分开上厕所,有时挑在上课期间,有时甚至偷偷使用女厕。4月20日,在音乐课临近下课时,叶永志向老师申请去上厕所,不幸发生意外,因颅内出血而死。像叶永志这样因性别饱受歧视,极度弱势的个体,官方将其称之为“性难民”,代表一种“sufferers”的概念。叶永志事件在台湾造成很大的轰动,引起了各方对性别问题的关注,最终在2004年促成《性别平等教育法》的实施。

困境重重,道阻且长

Range是今年台湾同志游行的志愿者,在他的帮助下,我得以登上摄影平台。站到升降机上,视野瞬间开阔了:游行队伍远远地向我们走来,一面面巨型的彩虹旗缓缓向前移动,好几十人,每人揪着一角,边走边向路人挥手。我问身旁的Range:“当工作人员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不用人挤人真好,我的位置很特殊,拥有观看游行最好的视角。”Range开心地说。

摄影|豆子

Range很支持同志的游行,但是欢呼的背后,他告诉我更多游盟的困境。“游盟处在内忧外患之中。游行很烧钱,每年都几百万这样在烧,只能通过企业捐款和义卖来募集资金。而且有些同志,自己的权益还在靠别人争取着,却只知道在那边吃喝玩乐。”对于这种现象,他很气愤,还与我分享了一则PTT(一个台湾本地论坛)上的文章,控诉同志中高低阶层之间的霸凌与某些同志利用游行进行性狂欢。在他看来,游行的意义在于让人看见,让大家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的存在。“感觉每年都是男同志占大宗,其他族群就比较少,这点我觉得满可惜的。”Range遗憾地说。

台湾同志大游行如今已经举行了14年,14年的坚持,让台湾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被更多人看见与关注。性别平权的路或许艰难又漫长,可努力着就是希望呀。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前往凤凰青年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