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实地记录非洲马拉松选手,他们的秘密你无法想象(下)

2016-10-27
来自:澎湃新闻网

【作者前言】

很多人都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然而,没有跑过马拉松的人,或者没有长跑过的人也许很难理解这其中的含义。2016年以前我也从来没有真正地体验过一场长跑,直到我来到肯尼亚马拉松的圣地:埃腾。

在这片神奇的红土高原,我第一次真正地审视自身,当我拖着受伤的腿在埃腾微弱的路灯下一步步完成半马的时候;当我看到我跟拍的运动员破洞的球鞋的时候;

当我拍到他们训练时坚毅的脚步的时候;当我看着操场上扬起的红土的时候;我真正地理解了摄影的意义,我真正地明确了自己要坚持的梦想,我真正地知道了马拉松人生的意义。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号“波布非洲”,授权澎湃新闻刊载ID:hshafrica)

跑了5年,却一无所获图尔卡纳跑者

早晨8点,阳光斜斜地洒入走廊,上班的已经去上班,现在跑者们都结束了早锻炼,都在家做每天的家务。跑者也是人,洗衣烧饭都是必备的功课。

Wilson接下来的任务是到楼下去打水。

楼下已经排着长队在等水了,这里排队很简单,水桶放在水龙头边,谁在就帮着接水。

平时他们没有事情就在房间里睡觉,因为睡眠是训练的保障,只有迅速地恢复体能,才能进行接下来的训练。

至于我们国内运动员有的其他设施,这里一概没有。没有电视,没有零食,没有女友,没有娱乐。我们晚上8点肥皂剧的时候,他们已经吃完晚饭准备睡觉了。

这时图尔卡纳的跑者Noha端着早茶也过来接水,和Wilson攀谈起来。

图尔卡纳的跑者Noha,今年28岁。来自图尔卡纳的他,家里条件非常糟糕,哥哥病重,家里希望Noha能跑出名堂,以改善家里的条件。

无奈,Noha在Iten训练了5年,最远也就去过内罗毕,跑过唯一的国际赛事就是内罗毕的渣打马拉松,时间2:28:00,排第16名,一直无缘其他国际赛事。

虽然经济条件很差,但是Noha的小家整理的比Wilson干净多了。小碎花的窗帘布把6个平方米大房间隔出了卧室和客厅,墙角还用木板订出鞋架子,用报纸糊满了墙面就当做墙纸了。

对于Noha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鞋子。他的跑鞋,鞋帮已经磨破,鞋底也磨的没有了花纹。

Wilson和我说,这就是没有跑出成绩的跑者的真实情况。没有好成绩,就没有好出路。对于Noha来说只有继续努力才行。

Noha十分腼腆,不善言辞的他一直对着我傻笑。楼下的枇杷树的果子黄了,Noha说感谢我给他拍照片。他把这几个琵琶摘下来给我吃。

MMD,牙齿差点个酸掉了。

时间很快。10点,Wilson就得出发去做上午训练了。上午的训练是爬坡跑,要在坡度大的地方往返反复跑。

这次和他一起训练的,是曾经2013年参加过曼谷马拉松,并获得第三名的Daniel,他的成绩是2:17:48秒。

2014年,Daniel由于伤痛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今年刚刚开始恢复训练。

在肯尼亚,搭伙一起训练是非常常见的情况,大家一般都按照成绩,各自组团,也有类似师傅带着徒弟的,或者是有些成绩好的退役成为本地教练。

团队训练是对马拉松运动员改善表现,具有不可轻忽的重要性。

跑完爬坡跑,他们还要训练拖轮胎跑。

跑者们每天的训练都是不一样的,他们有着自己的规律和安排。总之对自己都非常的狠。Wilson说: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跑者,丈夫,也是父亲

两周的训练营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告别了Wilson,告别了Levy一家,告别了训练营的教练。

回到了内罗毕,过了快一周了,我接到了Wilson的电话,他说也回到了内罗毕,希望我去他家里做客。

我们约在了周日见面,因为周六他是要去教堂的,他家就住在Nakumatta Gallery附近。

Wilson内罗毕的家里面积也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Wilson努力着给孩子们创造最好的条件。Wilson的妻子和亲戚在厨房忙碌着,做着Chapati,Wilson邀请我在他家吃午餐。

他和我说:“别担心,这里埃腾那边不一样,我家里啥吃的都能做。”

Wilson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内罗毕,加上两个远房亲戚,家里一共七口人,大女儿叫Janet,12岁,学习成绩很不错,在班里排第7,二女儿Sarah,运动成绩很不错,有希望培养成一位女运动员。

三儿子Moses,4岁,非常调皮,感觉像上了发条一下,没有一刻停的下来的,不停的在我身边爬来爬去,可爱极了,一下子有趴到Wilson的肩膀上骑大马。

这是一个快乐的家庭,幸福的一家五口。

跑者的简单希望

Wilson捧出厚厚的两本资料夹,里面都是他参加的国际比赛,报纸上对他的报道,还有他的曾经获得国际田联的证书,参加比赛的号牌。

他的奖牌都放在父母家里,在这个小家里,他只有2座奖杯,当二女儿Sarah捧出这两个奖杯的时候,小儿子Moses看着奖杯愣愣的出神。

威尔逊说,希望小儿子今后也能成为一名马拉松运动员。

这就是一个肯尼亚跑者真正的生活。有着自己的人生目标,有付出,有汗水,有勤劳,有坚持,有痛苦,也有收获,还有幸福相随。

Wilson说,今年40岁了,还有3-5年的马拉松生涯,他要好好把握,希望能跑出马拉松生涯的另一个巅峰。

Wilson说,希望中国的经纪人能祝他一臂之力,机票和其他费用他自己承担。

而退役之后,他想回到老家去种田,然后做一些体育用品生意,希望在中国找到一家能够为他的品牌做OEM的服装厂家。

是的,这就是一名跑者简单的希望。

肯尼亚马拉松运动员的秘密

Wilson的故事印证了肯尼亚跑者们的秘密。他们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吃着牛羊肉,他们的饮食实际上是富含碳水化合物的低脂饮食,他们有些一周也吃不上一次肉,条件好的马拉松选手一周也就吃2-3次肉;

这里的选手受伤后会马上休息,也会找本地的“马杀鸡”医生,或者自己学习一些按摩的技巧;

之所有那么多人都选择埃腾训练,是因为团体的练习和氛围对改进成绩和坚持是非常重要的;

在埃腾,很少见到带着手表或者是马拉松专业手表的跑着,他们跑步的时候不计算跑程,放空思想,只专注在当下;

跑步很重要,但是睡觉更加重要,这里的运动员除了跑步,就是睡觉,大部分的运动员睡眠时间达到15小时;

跑步的技巧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很重要,可是对于肯尼亚跑者来说,却并非如此,他们认为,坚持不懈的练习才是最重要的;

很多人认为,运动员是要牺牲和风险的,运动员自己也会认为我在为运动事业献身,但是肯尼亚马拉松运动员并不认为跑步不是一种牺牲,因为大部分在跑的都热爱跑步。

选择跑步的有些可能是因为家里穷,跑步是一种出路,但是大部分人都会告诉你,他喜欢跑步,他爱和风赛跑的感觉;

我们认为,对于跑步来说,鞋子很重要,但是埃腾大部分的运动员都是穿二手鞋子跑步训练的,甚至有很多是光脚训练的,如果选择鞋子的话,他们也会选轻便有弹性的鞋子;

还有一点很关键,很多运动员会觉得丢了比赛,或者成绩不好而沮丧。肯尼亚的运动员完全不会!彻底不会!

今天跑不好就不好嘛,明天再来过,就算是大型比赛失利,也很少见他们垂头丧气的,因为上帝说,这次轮不到我,但下次就是我了。

正是这种乐观和无畏的精神,让肯尼亚马拉松运动员们拥有源源不断的动力;

还有一个点,就是对成功的极度渴望。之前说到过,很多的马拉松选手指望着跑步可以改变他以及家人的一生。事实也是如此。

埃腾一幢幢的小楼,都是成名的马拉松选手的,埃腾的酒店和训练营大部分都是成名的马拉松选手建的。跑步不仅仅让他们成名,更改变了自己和家人的一生。

在这样的动力下,很多肯尼亚跑者不是所谓的全力以赴,而是把未来压在了一场场比赛上。

我曾经遇到好几位马拉松选手,没有钱交房租,没有钱买鞋,要是在比赛的时候没有取得好成绩,他们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证。

这就是肯尼亚马拉松选手的普通现实。

在埃腾,跑者的氛围感染着每一位住在这里的人。慕名而来的世界各地的跑者们,也跟着这些肯尼亚的跑者们,践行着肯尼亚的长跑哲学。

这里你不需要娱乐,当一天的跑步训练结束的时候,你只想着早点睡觉,于是你的生活变的和肯尼亚选手一样,只需要很少的生活要素,却可以把百分之百的精力全部用在跑步上面。

跑步已经成为埃腾的一部分,

在这里,奔跑就是一种信仰,你要做的就是坚持。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前往凤凰青年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孙大清 PP004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