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百人计划|造龙——齐兴华和他的“百龙计划”

2016-10-12
来自:凤凰青年

九月的一个周五上午,我在团结湖社区见到了齐兴华。一顶棒球帽,一双运动鞋,一件文化衫,还沾了些上次作画遗留的颜料。见到他的第一眼是很难把眼前的这个人和拥有“中国首位3D地画艺术家,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正式参展艺术家,四次吉尼斯世界最大、世界最长3D立体绘画的记录创造者”这么长头衔的、值得在今天尊称“老师”的人联系在一起的,直到六个小时后,我见证了“团结湖之龙”的诞生。这是他“百龙计划”的第六条。

创作从上午十点半开始,齐老师边作画,边利用休息的间隙向我介绍自己3D艺术创作理念的转变。创作十年,他将传统3D画推向了后3D画,从追求视觉立体到更注重中国水墨画技艺和精神层面的传承。

文| 七月

我在这个社区想创作一条团结湖之龙,我希望这面墙更有灵气。但是墙面太大了,这个比较难控制。我得在最开始先把整体的构图把握起来,先把大的势给控制住。

面对完全空白的墙面,齐老师先勾勒了一份草图。

俗话老说“画龙点睛”,但我倒认为这个“点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势头的控制力,势的掌控特别重要。整个龙的势态,它的扭曲、它的下压上浮,对这种势态的控制实际上最难。点一个睛呢只能说是一个通俗意义上的点睛,实际操作还是要把这种大的势头先画好了。气势、包括大体的布局,这个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我过去画的龙基本上都只有半条,或者是龙从地下钻出来这样。这个墙面特别长,大概有25米左右吧。这样的话就可以让我画一条完整的龙。我采用的构图形态不是整条龙从头到尾完全不动的,而采用画一半引一半再画一半再引一半这样的形式,给大家留一个想象空间。

泼墨,勾勒出龙的大体形态。

我认为艺术最重要的是想象空间,这跟设计有本质区别。设计是要把一个不确定的东西变确定,就像广告一样。艺术要干的事儿完全相反,它是把一个确定的东西变成不确定的,这样才有想象空间。

在观看一个作品的时候,我希望大家永远都不要去想一个问题:哎这画我怎么看不懂呢?因为艺术是没有懂的。包括艺术家本人,他都有可能对这个画并不是很懂。因为懂与不懂只存在于数学里面,在真实人类情感中是没有懂与不懂的,我们只有对一件事情了解得深入与不深入。这种情感的外化才是一种艺术。懂是一个答案,但艺术没有终极答案。所以在看我作品的时候,我更希望每个人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可能有些人看我画的龙觉得挺有意思的,有些人就会说:“你画的什么?是一条凤凰吗?”这都没关系。实际上如果所有的人看到的都是同一个东西,或者所有人看到以后都“啊,挺好!”,这样反而你会比较沮丧。

龙这个物像是一个很具有实体意义的东西。我们是龙的传人,那我们每个人对于龙都会有一个精神上的认同。而且龙又是无相无形的,这样在艺术创作上就给我了一个很大很自由的空间。我就可以在画一条龙的时候根据不同的心境,根据时间、地点、气候的不一样而创作得不一样,这样创作的自由空间度会比较大。

而且我女儿是属龙的,我特别希望在她成长的时候以一种她也喜欢我也觉得比较有意义的形象来进行创作。每次创作之后我都会带着我女儿来实地拍照。这样随着她成长,画的龙越来越多,就会记把一个人生的过程记录下来;甚至走出国门的时候,我也希望更多地给国外展现一种中国人的内心精神文化吧

前一段时间画的颜色以黑白为多,但这一次是应社区的要求,来居民小区里作画。有时候不能完全以自己的兴趣点出发,也要考虑到周围居民、受众。所以这次画的呢就稍微萌一点,比较Q一点,颜色也更丰富一点。

其实在公共空间里做公共艺术的时候,最难的还不是(身体的)劳累,心理压力才是最大的。这不像纸,画完之后你说我不喜欢我就换掉了,或者实在不行换一个画框。这个墙你画不好的话不能推倒,刷墙也很难。所以实际上在面对一面墙的时候你要做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准备”。

每一张作品我都试图去展现不一样的创作感觉。艺术创作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它不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最近一段时间我可能想更多地展现一种自我精神的外化,更多地探求自己的内心。我内心更多地自由释放出来,作品就应该是什么样的形态。

有负面声音的话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我们这个社会包容万象,人们欣赏的角度也是不一样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和支持,包容不同的意见。比如埃菲尔铁塔刚刚立起来的时候,大部分巴黎居民写请愿信,一定要把它裁掉。我们原来看的是卢浮宫,是特别古典的美学的东西。但突然来一个铁架子放在这儿,可能完全接受不了。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呢,现在就变成了巴黎的地标性建筑了。其实有很多东西是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的。

我做了十年3D立体画的创作,今年我在总结前十年创作经验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过去可能更在乎的是视觉的效果,比如地面出现深坑啊,或墙面上出来什么东西。在今年我去迪拜作画的时候萌生了一种,要使用中国的绘画语言来创作3D画的想法。回国以后我就开始使用水墨这种形式来创作3D画。

我不想当成一个熟练工种,我的创作希望是往前探索,视觉上的东西远远不是立体画的全部,我希望把传统3D画这个艺术门类无论从形态、内容,还是语言,各个方面都要往前推进。所以我就想,从视觉带到精神,从传统3D推向后3D,这其实也是整个艺术史发展的规律。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更追求精神层面,跟我们情感上的一种交流。

(这其中)最主要的变化就是不再追求视觉的立体,而是追求精神的立体。也就是说这画本身是否立体已经不是非常重要了,而是追求这个画面跟观众跟整个环境的强烈的互动关系。这样的画我认为就是进入到了后3D画的境界。

有人会问后3D哪3D了哪立体了?我怎么没看出来了。我说没关系,看不出来很正常,因为画面已经不是第一追求了。从我自己得到的反馈来说,我在画前3D的时候大家看到好,不错,很立体,基本上是这样。现在更多的人的感受是:哇,能触动他的心灵。或者会心一笑,但实际上在后3D里面我觉得我才真正的触摸到了观者的心灵,我才跟观众有心灵上的互动,所以这也是我特别高兴的一点。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