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造|散落在民间的人造神明与宗教

2016-10-08
来自:凤凰青年

“台湾是一个宗教社会。”大雷在台湾生活了半年之后,这么跟我们说起她的观察研究成果——“妈祖是神,王爷是神,甚至一只土狗也可以是神,只要你能感受到他们的灵气。走在台湾街头,不时地就会撞见一个庙宇,或大或小。你若好奇,大可以走进去拜一拜,不管有没有贡品,佛祖都不会怪你。”这个话题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于是我们邀请这个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的女孩来聊一聊,在这个因为感受到灵气就能造神的社会,宗教上还有什么特别。

只要是在台湾长期待过的异文化者,大多都能感受到宗教对台湾社会的影响。我的田野地,就在台北市的万华区。

万华区是台北的老街区,也是电影《艋钾》的故事发生地。这是一个不怎么富裕、充斥着流浪汉、被上流社会瞧不起的社区,但也恰恰是台北生活气息最浓郁、宗教色彩最纯粹的区域。

万华区有一个龙山寺,坊间传说是台湾求姻缘最灵的寺庙,每天香火不断,相传是一位福建泉州人士,将胸前佩戴的香火袋挂在竹枝上忘了带走,第二天香火袋上出现了“龙山寺观音佛祖”的字眼,由此建寺,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主供观世音菩萨,当然,妈祖、土地公等也是供奉的神明。我对宗教的兴趣也算是从这开的始。

龙山寺的正殿对面有一个求签的地方,一条桌案上供着观世音菩萨,也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吃食,信徒匍匐在地,潜心问事,通过掷卦(两块月牙状的木块)来解疑答惑。如果运气好出现三次笑卦(两正为阳卦,两反为阴卦,一正一反为笑卦),则可以到签筒抽签,然后再根据竹签上的签文号,去旁边的柜子里抽取自己的签文;拿着签文可到后方找师傅解签,全程都是免费的。

一般都会有一个师傅一直在案桌之前活动,他会悄声告诉你,“心里要一直记着自己求的事儿”,笑呵呵的,好像他就是佛祖。

有好几个师傅负责解签,来的人可以选择任何一个有眼缘的师傅给解,但给我解签的师傅好像没有什么耐心,匆匆看完我的签文,又匆匆问完所求何事之后,就给我下了个结论——“好了,下一个”。

龙山寺正对着的是龙山寺地铁站,呈回型,上面有一圈顶棚,因此,这里聚居着台北最多的流浪汉,台湾社会学家戴伯芬曾与这些流浪汉接触了两年,做出了细致的研究,在戴伯芬的研究中,流浪汉是最精明的社会底层,这些流浪汉每天收到各界捐助的便当,在香客与民众之间进行周旋。龙山寺前的流浪汉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跪在地铁口要钱的乞讨者,他们有的穿着鲜艳,有的是“大学老师”,如果不是坐在一堆“家当”中间,你可能只会认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自有一套独特的生活哲学。

如果接着绕到龙山寺附近的大理街,就更能感受到浓浓生活气息中的宗教味。大理街左右两边都是居民住宅区,这是饿了随便就可以在路边找到一家大肠面线、50台币吃得满心欢喜的地方。而宗教活动场所跟大肠面线店一样常见——我在糖廍社区中绕了一圈,遇见了包括道教、佛教、天主教、甚至是说不上名字来的民间信仰等9个宗教场所。台湾的社区宗教的两大特点一览无遗:1、数量多,教派广;2、以祭祀圈为核心。

在台湾,我们经常会看到“陈姓王爷”、“苏王爷”,可陈王爷、苏王爷到底是谁呢?没有人知道。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号,叫做祖先。以姓氏为命名的“王爷”,多是附近居民共同的祖先,也就意味着,供奉“陈姓王爷”的周围住着很多姓陈的民众,即便随着人口的迁移,这种特征已不十分明显,但不变的是,不管人们走到哪里,仍旧属于同一个祭祀圈,会回到这里祭拜祖先。不要小看祭祀圈,它在民众日常生活中的作用非常大,比如建一个宫庙,都是以祭祀圈为单位进行募款。

更值得注意的是,台湾社区中有许多以家户为单位建立起来的宫庙,这些“宫主”大多为乩童——所谓的乩童就是我们通俗理解的“神媒”、“神婆子”——在大陆社会中存在于乡村角落的神婆,台湾社会中光明正大的存在着,当然,他们也面临着被质疑、被污名化的相似命运。只不过,社会肯定了他们的存在。

遇见了一位乩童,福姐,她主供哪吒,宫庙很小,就像我们日常的门市房一样,位于糖廍社区的内部。宫庙分为两部分,外宫和内宫,內宫摆一张方正案桌,按照地位供奉着哪吒及其手下,外宫有一个简易的盒子状的香炉,供奉五常将军。“五常将军就是通常理解的小弟啦,有人来问事之后,我禀报给神明,神明派五常将军先去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然后等他回来禀报后,神明再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再去告诉信众,是这样子啦”。

福姐告诉我,现在人的生活压力很大,有很多事情是无法自己解决的,这种情况下,到宫里来拜一拜,或许会缓解一下内心的压力。“当然,我知道,很多人不信,觉得我们在开宫骗钱,可是,我跟你讲,我真的是为了做善事,我们自己的日子也过得紧巴巴,并没有我去找一份工作赚得多,只是老天爷既然给你这个使命了,你就要去做而已”。福姐表示,她与丈夫之前对神明这一套,并不相信,只是后来有“师父”找到他们,并把他们之前所做的事情详细描述出来,福姐才觉得,可能自己真的和别人“不太一样”,逐渐的接受并认可自己。

“在台湾待得那一段时间,刚好是妈祖诞辰纪念活动,台湾的每一个城市都浩浩荡荡的举行纪念活动,舞龙舞狮已经不算什么了,各种各样的花车游行,或许比我们的国庆活动还要更隆重、更丰富一点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一定很难想象宗教活动会使一个繁华商圈的交通瘫痪,不管是信与不信,人们都愿意停下脚步去看一看,“佛祖可能会因此多保佑一下吧”。

在台湾社会中,宗教信仰更像是一种心灵慰藉,求佛问事也更像一次东方式的心理咨询。但其实有一点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中国的心理咨询发展如此缓慢?经济原因吗?好像不全是。台湾的宗教现状倒是给了我一个新的突破点,或许在中国的社会中,有一种比心理咨询更有效的方式,那就是求神问事。心理咨询大多能给人们带来心理疏导性治疗,可“神婆”不仅能为你答疑解惑,如果你愿意花点钱,他们还可以为你消灾祈福,岂不乐哉?

很多时候,我们会把宗教,特别是民间信仰,定义为迷信,似乎很难区分彼此之间的界限,抨击又无法完全舍弃。“举头三尺有神明”,有所畏惧,并不一定是坏事,而宗教,就是提供这种畏惧。现在,不仅台湾的宗教生活丰富多彩,大陆的许多地方重新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庙、造神活动,祭拜神明的钱甚至由冥币换成真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又无可奈何。

宗教,信与不信都无可厚非,只是,我们要做的,是清醒的认识什么是宗教,一味的迷信化,对于自己、对于社会并无裨益。

文| 隋雯雯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前往凤凰青年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专注

100Points百人计划

2017-04-13

101

21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